靜學姊之二.give me five

假日裡,長日漫漫。

靜醒來好一會兒,沒起床,倒是伸手拿打火機。

徐噴以煙。作青雲白鶴觀。美麗的纖塵在朝陽的金光中飛舞。

電鈴粗暴響了起來,該死。靜恨恨的起來,發明電話和電鈴的人,都很該死。

【Google★廣告贊助】

打開門,看見他,靜愕了一下。

「靜靜,好久不見了。」正旭的笑容,還是陽光一般,可惜就是沒法子再影響靜。

「好久不見。」她沒有開門的打算。

正旭有點兒尷尬。「不請我進去嗎?」

「不。」靜很乾脆的。你知道,獨居女子還是要小心死於非命。尤其眼前這個奸險的前任男友,更不可以相信。

「不讓我進去,怎麼把喜餅拿給妳呢?」他晃了晃手上的喜餅,「還是恨我?」

這個帽子大了。就算冒生命危險,也得讓他進來,免得他還以為靜舊情難忘。開了門。

「要結婚了?」靜淡淡的問,倒了杯咖啡到他面前。

「嗯,小花要結婚了。」

小花?不是正旭?靜喝了口咖啡,卻沒有問出口。和他講話是件累事。

「好嗎?靜…這些日子以來?」

「好。」離了你,是1998年最值得放鞭炮的事情。

「我和她…分手了。」

關我鳥事,「很遺憾。」言不由衷著。

禮餅放下,快滾吧。

「靜靜,我很想念妳。」

這是我的不幸。

門鈴又響了,靜從來沒有覺得門鈴這麼悅耳過。

「學姊!早阿~我剛好從這裡經過…」正旭居然擠過來門口。

彥剛用眼睛問了個「誰?」,靜用眼神厭惡的回答,「就是那個天殺的他。」

沒有說話,兩個人都了然在心。

「這位是…」正旭輕輕搭著靜的肩頭,靜不著痕跡的斜了斜肩,卸掉他的手,「我學弟。進來吧。」

「我們有這個學弟嗎?從來沒有見到過呢。」正旭笑著,眼神卻很肅殺。

「我國中的學弟。你怎會見過。」靜開了門,「要喝什麼?」

「金萱。阿,學姊,我來幫妳…」彥剛不忘對著正旭說,「學長,不用忙了,學姊和我來就好了。」

雙雙到了廚房,彥剛悄聲對著靜說,「就是他阿?人模人樣的。」

「我也這麼覺得。就是外面看起來像個人吧。」

彥剛偷偷地笑了起來。

「怎麼來了?」

「我想學姊星期天沒躺到中午起不來的。所以來送牢飯阿。」他晃晃手上的燒餅油條。

「我咬一口。」靜開始啃燒餅油條,彥剛邊燒水邊準備茶具,「吃慢點,別噎著了,學姊。」彥剛給了靜豆漿,端起茶具,「嘿,這茶雖然不是甜的,能不能叫他茶杯下壓紅包阿?」

「讓你嫁給他,我也不忍得。學弟。」靜噗嗤的笑了出來。

聽著彥剛和靜在廚房裡小聲小聲的笑鬧著,正旭很不是滋味。和靜分手半年而已,沒想到她這麼快就有男朋友。

學弟?哼。

彥剛端出茶具,熟練的泡茶,好像他對這裡的東西都很熟悉似的,這讓他心裡更沸騰。

「靜靜,我有話跟妳說。」

「說。」靜端起茶杯,連頭都沒抬。

「哇!圓山ㄟ~」彥剛拿起喜帖,跟靜說,「我還沒去過圓山ㄟ~靜學姊,妳要去喝喜酒嗎?」

「不一定。怎樣?」

「學姊要去的話,我也跟妳去好嗎?」

「當然好阿。」靜笑笑的看著彥剛。

「靜靜,我有話要跟妳說!」正旭的聲音提高了。

「說阿。」

「我不要有外人在這裡。」靜靜一定是在生氣。難怪她。這次他是有點過火。但是,他們不是在一起八年了嗎?這次和以前也一樣,靜靜也會原諒他。

「外人?學長,你說你阿?」彥剛笑嘻嘻的,「我不會介意你這『外人』的。不過,等等我和學姊約好了,所以,學長,下次再說吧。」

靜原本冰封的表情笑了起來,輕輕的在學弟的肩窩打了一拳。

「他說得沒錯。所以,以後再說吧。」靜站起來,作出送客的姿態。

「靜靜,妳聽我說…」

「我們要出門了。」彥剛插在他們中間,打斷正旭的話頭,「學姊,我們不是要去看雷恩大兵?太晚會沒有位置喔。」

正旭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對著彥剛。穿著棒球外套的彥剛,比他還高半個頭,笑笑的。

沒必要和這傢伙硬碰硬。正旭想。反正靜靜會回到我身邊。

「明天我再來找妳。靜靜。」

「真不巧,學姊明天也答應了我呢。學長,你要提早預約說。但是,明天…後天…大後天…這輩子…學姊都被我預約了。看樣子,學長要找靜學姊說話…下輩子吧。」

「別胡說,學弟。」但是靜把手插進彥剛的臂彎,「我們沒啥好說的了。就像他說的,下輩子吧。」

「賤女人…」正旭罵了一句,彥剛猛然上前,碰的一聲,打在木門上,木門的壓花居然裂了,「學長,麻煩你再說一次。」

狼狽的,正旭逃走了,彥剛還在後面說,「路上小心哪,學長。」

「他是你哪門子的學長?你念台大,那傢伙被成大踢出來,又混到東吳去。」

靜笑了出來,眼淚也隨之而下。真是不甘心。居然在這種垃圾身上,浪費了八年寶貴的青春。

彥剛掏出手帕給她。

擦乾眼淚,又是那種沒有表情的冷漠。但是彥剛知道學姊其實很高興的。

輕輕掠掠長長的頭髮,窗外的天空,藍得像是剛剛洗過的一樣。就像靜的心。

「give me five。」

「啥?」

靜把手伸出來,臉上的笑淡得幾乎看不到。

哈。學姊也會give me five阿?

拍了靜的手,靜也拍了他的手,凌空互擊。

勾著手,笑著一起走。

「走咩。去看搶救雷恩大兵啦。」

「我要吃爆米花…可樂…滷味…鹽穌雞…牛肉乾…」

「喂喂喂,學姊,我們是去看電影的ㄟ~」

「還有玉米…甜不辣…巧克力…魷魚…蠶豆酥…」

「…學姊…妳吃下去的東西哪裡去了?瘦得前面後面分不清楚…哎唷~學姊,妳怎麼打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