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學姊之二十.歸來

彥剛瞪著死命啃著靜的手的虎紋貓,有點懷疑學姊哪兒找來的雲豹。啃得津津有味,嘖嘖出聲,兩條兔子似的後腿還拼命蹬。

「學姊,妳…收養雲豹石虎都是違反保育動物法的。」他望著那隻追著狗骨頭飛奔的動物,看錯了嗎?難道是狗?

【Google★廣告贊助】

「貓啦。」靜將她喚做貝塔的貓放下,這隻好奇又精力充沛小貓,撲到彥剛的身上,尖尖的臉好奇的嗅聞著他,然後抱著他的手啃咬起來。

果子狸。這臉蛋應該是果子狸!

「去你的。」靜笑了起來,將爬到電視架上的小薰抱著,「被你一說,我們貝塔成了四不像。」

「這害我想起那首怪獸歌。」彥剛嘆了口氣。

「呵呵…」靜把小薰抱到沙發上,貝塔也跳上來,兩隻小動物玩將起來,「這樣我們貝塔出場就有了主題曲,有怪獸…有怪獸…」

彥剛也跟著笑起來。

「不會咬小薰嗎?」看他們玩成一團。

「呵,不會。貝塔知道什麼人可以咬,什麼人不能。」學姊笑咪咪的。

風塵僕僕,剛剛從德國回來的彥剛,放鬆的靠在學姊的沙發上。他剛離開遠芳,心裡頭的失落空洞,也剛剛開始。

遠芳…見再多的面也不夠啊…親愛的,親愛的遠芳哪…

強烈的思念,突然侵襲而來。像是惡性感冒,相思成疾。

呆呆的,他沒有說話。

小薰放棄了抓小貓的尾巴,蹣跚的走到彥剛的面前,伸出胖胖的臂膀,「哥。抱。」

抱住了小薰,學姊也在沙發的扶手坐下,用力弄亂了彥剛的頭髮。

學姊…小薰…幸好…

彥剛掩著臉。

「我們在,不要忘了。」

是。還有學姊從獸醫那接收過來的怪獸貓,正咬著他的襪子,表示親愛。

抱緊小薰,仰著小臉,甜美的像是沒有翅膀的天使。

「想都不要想。你想對小薰光源氏,門都沒有。」靜抱走小薰。

「喂喂喂~不要剝奪我唯一可以愛的人好不好?我只剩下小薰了…」彥剛把小薰奪回來,「小薰,哥哥等妳長大,等妳長大了,嫁給哥哥好不好?」

小薰用力的點頭。

「妳看,她同意了。」

靜看著彥剛半晌,轉頭問小薰,「小薰,把哥哥打死好不好?」

小薰也用力的點頭。

「你看,她也同意了。」

「學姊~妳怎麼可以挑撥我和小薰的感情~小薰,妳愛哥哥對不對~」

「小薰,不要回答這種低層次的問題。」

面對著門裡面的囂鬧,劍紅站在門外良久。

這趟旅程如此漫長寒冷,門內溫暖的笑語,像是火爐般吸引著疲憊的他。

好想見妳…靜…想看看妳那沈靜的容顏,和少有的,偶而會破冰的笑容。

靜…

甚至,他渴望看見彥剛。希望再一次,和他唇槍舌戰。

終究,他沒有按電鈴。只是在門口抽完了懷念的維珍妮。自從他選擇了以後,他知道,這個門後面的一切,跟他就沒有什麼關係了。

久違的台北街頭,如此寂寥的燈光和沈默的人群。

他回到公司上班。

默默的,像是他從來沒有離開過似的。

但是接到靜的電話,他心裡卻激動的非常厲害。

「靜。」叫完了這一聲,他哽住了。

「回來了?既然來到我家門口,怎不進來坐坐?」

「妳知道?」

「我在門口撿到你的維珍妮。抽到一半就丟掉。隨便亂丟煙蒂,我會被鄰居念的。」

呵。靜,靜的聲音和沒有表情的風趣。

「我好想妳。」

靜輕笑一聲,沒有說話。

下了班,他走進附近的小酒吧。曾經在這裡,為了時月喝得爛醉。他為什麼不記得,爛醉時是誰扛著他呢?

「靜。」

神情自若的靜,嘴角彎著幾乎看不見的笑容,舉了舉杯子。

「螺絲起子?我也一樣吧。」

並肩坐在一起,就像這些日子的分離不存在似的。

不知不覺,劍紅開始說起大陸的工作和風光,但是對時月卻隻字不提。

焦慮的,將所有的話題都說完後。慌張的沈默降臨。

但是靜只是又叫了杯螺絲起子,然後對他一笑。

「哪,這是小薰。」靜把小薰的照片給劍紅看,他像是被焦雷打著。那當然啦…當然…這些年了…

誰的孩子?深雪?彥剛?

劍紅突然強烈的想逃離。

「我姊姊的孩子。很可愛吧?旁邊那隻是我的貓。」

大大的鬆了口氣。又為鬆了這口氣感到羞愧。

「好可愛。」

翻著相本,他看著天使般,剛滿周歲的小女孩。這神情,這種雪白,居然讓他…讓他想起時月。

時月…

「妳不問我嗎?」劍紅開口。

「問什麼?你想說就會說。」靜閉上眼,回味著甘芳的酒香。

趴在桌上,劍紅沒有哭。只是…累。非常累。和時月相互的傷害,像是沒有止境的循環。

靜看著劍紅過肩下的頭髮,散亂的像是稻草一樣。拿出梳子,細心的替劍紅梳頭。

一下又一下,愛撫似的梳理,劍紅閉上眼睛。他相信,靜對他,不是沒有感覺的。

這麼久的疲勞…神經緊張的爭吵…他和時月,總是在爭吵。時月怕孤單,討厭他加班晚歸。她要劍紅全心全意的待著她,但是酷好自由的劍紅只覺得窒息。伊錚的追來,說不定讓劍紅鬆了口氣,但是劍紅還是打了他。

時月尖叫著抱住了伊錚,當夜就離家出走。

又回到原點。他還失去了靜。

「現在還來得及嗎?」劍紅喃喃自語著。

「什麼?」靜從皮包裡拿出條帶子,替劍紅紮了馬尾。

「再追求妳。」

靜點燃了煙,在雪白的煙霧看著他。

一同走出酒吧,劍紅想挽著靜,靜微微的退了一步。

「我想走走,你先回去吧。」

太急躁反而誤事。劍紅聳聳肩膀,微微笑,摸摸靜的長髮,轉身離開。

靜也微笑,望著劍紅的背影。

嗯…那條凱蒂貓的髮帶,本來要給小薰的…給劍紅綁起馬尾,居然不錯看。

只是劍紅一路上都不知道背後有大群的路人在偷笑。

原諒?劍紅又不是我的誰,有什麼好原諒的?

只是…對於這個朝秦暮楚,感情拖拖拉拉的小男人,有點兒不爽罷了。

劍紅馬尾上飛舞的凱蒂貓…靜終於大笑了起來。

想到了家裡的貝塔貓,她輕輕哼著,「有怪獸…有怪獸…」

他的馬尾上,也騎著滿街都看得到的凱蒂怪獸。

呵。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