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學姊之二十二.蝴蝶養貓

「靜,要不要過來幫我?」

在蝴蝶養貓安靜的午後,月季捧著杯子,笑笑的說著。

安靜的,日光斜斜的從窗格緩緩的在地板上行走,店裡只有幾個客人零落的坐著。

月季又瘦了一圈,一個人撐這麼一家店,是有點兒累。

靜為難的笑笑。

【Google★廣告贊助】

「不用現在回答我啦…等妳想一想…雖然蝴蝶養貓真的賺不到什麼錢…」月季搥了搥背。

要不要過去幫月季?我喜不喜歡蝴蝶養貓?

當然,喜歡的,非常喜歡。

臨著辦公大樓往下看,滿街的車子和行人匆忙。她盯著現金帳發呆,不明白怎會差了五塊錢。

為什麼我要為了那五塊錢的誤差,神裡神經的查了一尺厚的單據?浪費這些認為理所當然的時間…

她還是查出了漏失,但是一個下午就過去了。

從來沒有喜歡過會計的工作。但是既然工作難找,當了會計以後,就無可無不可的繼續下去。

這份工作什麼地方值得留戀呢?

安定?或許吧。

下班,習慣的等學弟開完最後的會議,她坐在會客室,耐性的看著書。彥剛一臉疲憊,和靜一起在光害嚴重的台北夜空下伸展著身體。

「好累喔~」彥剛喊完了以後,「學姊,吃飯吃飯~」

他們去吃了飯,然後一起開車回去,聊聊工作,聊聊最近看的書,靜發現,這是一天當中,她最喜歡的光陰。

彥剛會在靜的家裡賴到該睡了才走。

若是過去蝴蝶養貓,這些時光就會消失了。

靜心底有點恐慌和哀戚。

但是月季因為工作過度而倒下的那一天,靜終於下了決定。

對於這個決定,彥剛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後嚷了出來,「學姊~妳要想清楚~那個店賺錢嗎?」

靜微微的笑笑,「慶平留了些房子現金給月季。月季打算將這些錢虧完了事。」

「虧完?」彥剛覺得不可思議,這不像是一向穩健的學姊該做的事情,「學姊,那妳準備去做什麼?」

「投注資金,陪著虧阿。」靜把辭呈寫好。

「學姊!」彥剛真不知道靜中了什麼邪。

「別擔心,」靜對他粲然一笑,「若是不想陪著虧,當然要想辦法賺錢,對吧?」

彥剛凝視著她,一點點的不捨,開始擴大。

再也沒有機會和學姊一起回家了嗎?

遞完辭呈,沈重的沈默籠罩著他們倆。

唯一贊成的,居然是姊姊。

泠看過了店以後,說,「還需要多少資金?」

靜笑了,「現在還不用。以後就說不定了。」

「來找我。」泠俏皮的笑笑。

「一定。」

姊妹倆在艷黃小蝶底下,啜飲著曼特寧。

月季興高采烈的,「早就該昏倒個幾次。」

靜瞪她。

店的生意不一定。客人起起伏伏的,許多昂貴的精裝書租出去就沒了蹤影。為了對於咖啡的堅持,月季的咖啡豆,比別人貴好幾倍。

默默的算著帳冊,靜咬著筆桿。

先換了家咖啡豆的供應商,邀了月季去看,然後用便宜一半的價錢買到相同品質的咖啡豆。

「妳哪來的門路?」驚喜的月季問。

「呵。網路找來的。」

先節流。進書也盡量進中古書,除了書以外,連雜誌都在租借的範圍內。

「這些精裝書不借出去了。」

「為什麼?」月季有點不開心,她希望慶平喜愛的古典文學,也能讓別人喜愛。

「喜歡的人,來店裡看就好了。借出去就丟掉,對於以後想看的人很可憐ㄟ。」靜哄著她,「留在這裡嘛,這些書好難買…」

接著規劃了古典文學的讀書會,本來以為沒有人會來,沒想到還有個三五個人定期聚會。這讓月季大大的高興起來。

廣告。靜衡量了廣告預算,刊登在跳蚤市場上,這是不用錢的。鄰近幾間學校,她拜訪了校刊的主編,然後將她們的蝴蝶養貓,刊登在校刊上。

透過了劍紅,居然也有媒體記者來拍照採訪。彥剛則做了個網站當作賀禮。

靜將報導的新聞,精裝的貼在美美的剪貼簿上,立在門口的看板上,來往的行人可以翻閱,menu 貼在玻璃上,每天換不同的蝴蝶作品照片。

漸漸的,這個小小的店,居然有了一點點名聲。

但是月季和靜就更忙碌了。

靜常常要騎半個鐘頭的車,才能疲累不堪的回到家裡,貝塔早餓得直叫。

餵好了貝塔,清好貓沙,靜已經累得不堪,洗完澡只能上床去睡。

幾天沒見到學弟了?多久沒看到小薰了?姊姊呢?劍紅呢?

她知道他們都會好好的,但是靜就是…就是想看看他們…沒有力氣繼續想下去,她沈入疲勞的夢鄉。

等到九點起床,彥剛早就上班去了,她整理整理,十點半準時去開店門,然後一天又開始。

月季要她乾脆搬過去住,「在路上幹嘛這麼跑?我家就在店的二樓,可以節省很多奔波,不好?」

靜喜歡自己的家。雖然彥剛不來了,劍紅不來了,但是她還是喜歡自己的家。

醒來,發現整個屋子空蕩蕩的,不像以往充滿人聲笑聲,靜不知不覺的啜泣了起來,自己也吃驚。

我只是太累了。

但是一到了蝴蝶養貓,整個店生氣蓬勃的樣子,又讓她將懊惱丟到九霄雲外。

輕聲細語像是圖書館,但是飄著芬芳的咖啡香。幸福。

有時連木質地板都有人聚精會神的坐著看書。

「我們開始賺錢了。」靜把帳冊一合,微笑。

月季拍起手,像是個小孩似的。

靜微笑,覺得裙角有人拉著,低頭,小薰專注的看著她,說,「姨。」

小薰?靜俯身抱住她。泠也笑著,走了進來,提著蛋糕。

「生日快樂,靜。」

我的生日嗎?

彥剛和劍紅也走進來。

意外的生日派對,每個客人都吃到了意外的蛋糕。

圍著櫃台笑著,暖烘烘的情誼,忘情的,靜吻了月季,吻了泠,當然也吻了彥剛和劍紅的臉頰。

彥剛開車載靜回家,劍紅載泠和小薰。

在車子裡,靜少有的多話,像是這段日子的事情,要全部傾瀉在難得的相處上。

第二天再醒來,還是孤單的一個人。靜伸手拿煙,卻沒有再落淚。

這是自己選的路,哭什麼呢?

傍晚。彥剛卻走進蝴蝶養貓。

「學弟?」

「嗨,兩位美麗的小姐,你們是不是要請工讀生阿?」他揚了揚原本貼在外面的廣告,「要不要考慮用我勒?晚上七點到十二點半?」

靜沒說話,在櫃台後面洗著杯子,但是微微彎起的嘴角透露了她的情緒。

還是學弟載她回家。

「謝謝。」靜對他笑。

彥剛也笑了,他喜歡學姊的笑容。揮揮手,他三步併做兩步的爬上樓。

但是靜的笑容卻蒼白的消失了。對於這種依賴。

她回到家裡,睜著眼睛失眠,抽掉了兩包三五,煙霧瀰漫,就像她的心情。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