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學姊之四.婚宴

到了圓山飯店,同學們果然一湧而上,弄得靜有點無奈。

這些人這麼熱情幹什麼?就因為她帶了個「朋友」?

「這是我的學弟。」她笑笑的介紹。

【Google★廣告贊助】

「學弟~」大夥兒轟鬧了起來,「高中學弟?」

「不,國中。」鬧得更兇了。真是一群無聊人。

彥剛倒是很大方的對著大家微笑和點頭。到了宴席上,同桌的同學拼命的向彥剛敬酒,他也不推辭。

靜倒是為了老同學那種「終於放了心」的肢體語言笑了起來。

大家都是好人。當年正旭對她總是不好,同學就常替她抱不平。那時被愛情沖昏了頭,總覺得男朋友是天,其他的朋友都是糞土。

女人也是會有異性沒人性的。

連穿得美美的小花和小白都一起上來逼酒,靜終於大笑了起來。

「小花,今天妳是新娘ㄟ,有點自覺如何?」小花居然把禮服的裙子撩起來,一腳踏在椅子上,和彥剛喊起酒拳,當新郎的小白,還在旁邊吆喝助威,這場面真的爆笑。

「妳懂啥?輸人不輸陣…四季紅啊~」直到彥剛輸了喝了酒,那對新人才甘心回自己位子,家長的臉早氣黑了。

「在圓山飯店喊酒拳?」靜悄悄的跟彥剛說,眼神捉狹。

「立志到總統府大廳喊呢。如果學姊去的話。」彥剛也跟她咬起耳朵。

「罷了。我丟不起這種臉。」靜用手背掩著口。

正旭剛好走了進來,看見他們倆笑嘻嘻的咬耳朵。

那表情活像抓到了姦夫淫婦似的。

剛好坐了對面,靜和彥剛倒是沒啥影響,只是彥剛突然變得很殷勤的替靜佈菜乘湯。

「我有手。」靜皺了皺眉毛。

「我做給對面那個看的。很奇怪,怎看他怎不爽。」

靜只是笑著喝著湯。

小花和小白倒是很喜歡彥剛,一桌桌敬酒的時候,把他拖去擋酒。靜沒理彥剛的慘叫,還向他揮了揮手。

趁著混亂,正旭坐到他的身邊。

「怎把他帶來?」他嫌惡的看了眼彥剛。

「為什麼不帶?」

正旭醞釀著怒氣,不出聲,靜沒理他,異常和平的吃著甜點。

「妳不問,為什麼我要跟妳分手嗎?」他突然冒出這一句。

「不是因為有了她?」靜以為自己心裡會波濤洶湧,沒想到心跳照跳七十二。

「那只是藉口。我覺得,我太寵妳了,所以要給妳一點好看。如果妳願意改掉妳的嬌慣,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的。」

靜看著他,不曉得怎樣叫做「寵」。如果說,一個月不到一次的來公司載她回家就叫做「寵」,這種寵還是不要的好。

「謝謝你不再『寵』我。因為沒有你的『寵』,我才能發現世界原來這麼遼闊,你這樣的禍害,原來不太多。」

靜站起身,「真的謝謝你。」轉身就走。

他出手拉住靜,突然手一痛。彥剛面罩寒霜的給了他一記手刀。

「想對學姊做什麼?」氣氛突然僵住了。

靜拉住彥剛,「甜點也吃了,回家吧。」

進了計程車,「謝謝。」靜說,卻沒有看他,只顧看著窗外。

沒有反應。

彥剛已經睡沈了,緩緩的滑倒在靜的肩膀。你還真喜歡我的肩膀啊。

靜把車窗打開,燃起昏紅的煙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