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學姊之九.追求(上)

今天是姬百合。還是這麼大一把,真是非常非常的浪費。

靜看著佔據了半個桌子的花束,嘆口氣,將花挪到第二會議室去。

「唷,靜。果然成熟有魅力的女人不同凡響哪。連那個林劍紅都是你裙下之臣?彥剛學長啥都不說?好肚量哪。」意雲正好開完會,尖酸刻薄的話嘩啦啦的倒個不停。

【Google★廣告贊助】

靜正眼也沒瞧她,走進會議室把花插進花瓶裡。

「好招搖,好威風哪。」意雲只顧說著,冷不防靜朝著她筆直走過來,她又緊張又興奮的蓄勢待發。

「朱主任!對不起,你們部門的新進人員的薪資表…」靜跟站在意雲緊鄰的朱主任討論了一會兒,連眼睛都沒抬。

討論完了,靜轉身,眼光一點都沒停留在意雲身上,筆直的走出去,像意雲只是一個雕像似的。

「妳給我回來!混蛋!跩什麼跩?妳這個低級的小會計!妳給我回來~那是什麼態度~」

靜輕輕的嘆了口氣。忒笨了,這樣人家只當妳唐意雲是神經病。

忍不住,掩著口,笑出聲音。

「好壞喔~故意走樓梯間,可以偷笑。」彥剛站在四樓樓梯間的轉角等著,取笑她。

「學弟,你還好意思說話?」她板起臉來,「管管你自己的學妹。」

彥剛舉起手來翻白眼。「夠了。」

「我才該說夠了!」靜罵他,「莫名其妙的給我增加敵人,吃不到羊肉,惹了一身騷。」

「想吃我這上等羊肉?可以阿。學姊說一聲吧,看是要手要腳,哼都不哼一聲。」

「中心樁吧。」靜走到三樓,抬頭對他不懷好意的一笑。

「中心樁?」靜默了一下,「學姊~妳太狠了~」

靜一路笑到會計室。

接起電話,聲音滿滿的都是笑意。

「收到花這麼高興?」劍紅在話筒那頭含笑著。

「不,我寧可折合成香煙。」靜笑笑答他。

第二天真的收到一捆金字塔似的維珍妮。

「收到煙高興嗎?」劍紅在話筒這邊問。

「我只抽三五,不抽那種娘兒們的煙。」靜回他。

「那種『娘兒們』的煙,我正在抽。」

第三天收到一大捆的三五牌。

她伏案大笑。

「學姊,妳改行走私香煙?」靜賞學弟老大一個爆栗。

雖然很高興…但是這樣下去不行。

「明天新部門有開幕酒會,對不對?」靜問彥剛,「可以帶我去嗎?」

「可以阿。但是學姊,妳不是最討厭那種場合?」

靜嘆了口氣。

穿得美美的,端杯酒走來走去,是天下最無聊的事情。但是她知道,新部門不僅僅是廣告包給劍紅的公司,連公關也是。就算她不想知道,意雲的冷嘲熱諷還是拼命把這些情報灌到她耳朵裡。

負責案子的,就是劍紅。

她守禮的將手輕輕搭在學弟的臂彎,跟著他站到腳傷幾乎復發。

「白鶴,開始織布吧。」靜突然手一緊,彥剛順著他的眼光看見一個黝黑的男子走過來。

「織布?妳當我白鶴報恩哪?林劍紅?」彥剛和他對了一眼。的確比學姊前面那個破爛男人好多了。

「別忘了我幫你相親的事情。」靜低低的跟他說,添了彥剛一重煩惱。他母親天天打電話罵他,叫他帶靜回來吃飯。

哎哎…

劍紅看著靜和彥剛親暱的咬著耳朵,心下有點異樣。傳說是真的?但是他還是鎮定的上前打招呼。

聊了聊,急急的,新部門的主管突然請彥剛過去,他告了罪,擔心的看了學姊一眼,跟著走了。

「聽說貴公司的青年才俊是靜的學弟?」劍紅含笑的問靜,靜笑了笑。

「我也聽說,他的女友,在國外唸書,是嗎?」

靜斂了笑容,看著他。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沒讓靜冰封般的眼神嚇到,悠然的笑笑。

「既然他不是你的男友…那…我還有機會嗎?」劍紅乾脆單刀直入。

「沒有。」靜轉身要離開會場。

「靜!」他一把抓住楊靜,楊靜只揚了揚眼睛看他,不知怎地,讓那種鎮靜給震攝住,鬆了手。

呼出一口氣,「劍紅,我不太喜歡人家探聽隱私。」

他乖乖的點頭。

「沒錯,那是學弟而已。但是我沒打算談戀愛,所以拿他出來當擋箭牌。」

「靜,我也受過傷。」

靜的眼神很遙遠,這種遙遠的眼神…讓劍紅心生愛憐。

「我只是不喜歡這種愛情的輪迴而已。週而復始的成往壞空。劍紅,你很好。但是因為太好了…所以當一輩子的朋友吧。」

我捱不住這種輪迴。而且…我所有的愛情都消耗殆盡了,只剩下一個空空溫柔的殼子。

半披在胸前的長髮,她得時時撥到後面。瘦得可憐的楊靜,穿著全黑的洋裝,只有胸口別了朵紗花,顯得皮膚更蒼白,更瘦。

這樣嬌弱樣的女子,卻敢孤身騎輛重型機車台北到花蓮。

劍紅心裡思潮洶湧。

「一輩子的朋友。」劍紅說。

靜終於笑了。劍紅彎起左臂,靜守禮的輕輕搭著他。

彥剛把出毛病的系統修復後,回到會場,正好劍紅挽著靜。

學姊淪陷了?他其實不錯…林劍紅。

但是他的心裡,卻起了一陣異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