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學姊之一.靜學姊

(靜學姐自2007年5月開始連載)

會和靜學姊相識,其實也挺偶然的。

偶然在某個喜歡灌的個人版,對於資優教育發出了幾句嘲笑,沒想到版主這個大姊頭嗆聲了,一攀談,居然是國中資優班的學姊。

就像他備受矚目的國中生涯,進出輔導室的學姊,也因為孤寂不合群被排斥。彼此都有點印象。

【Google★廣告贊助】

沒多久,靜學姊居然進入公司當了出納,跟他隔個上下樓,更是巧合的緊。

看見靜學姊,和國中時那種驚惶的樣子有很大的差別。幾年的光陰過去,她變得漠然,手指間夾著靜靜燃著的煙。

但是看見她,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懷念。雖然說,國中資優班的生活讓他痛恨,但是那也是他的感情第一次的付出。而初戀總是純美的。

看見學姊,像是看見那段青澀卻甜美的歲月,像是蒼白著臉,但是倔強的小女友,拄著拐杖,微跛的和他走在圓形的教師大樓。拼命唸書是為了不讓人阻礙他們的愛情,那樣單純但堅定的信仰。

尤其看見學姊微跛著走著,他的心裡,激動的很厲害。

學姊居然和她重疊起來,他的眼睛有點模糊。

「學姊,妳的腳…」

「沒事兒,車禍。大約要個幾年復健。」

難怪她走得這麼慢呢。

「怎麼上下班呢?」

「有時騎機車…但是最近腳的負擔大,所以搭公車。」

搭公車也要時時站著。這麼疼著,怎麼好得了?

靜學姊輕輕掠掠長長的頭髮,微微笑著。手指仍然夾著靜靜燃著的煙,長長的裙子無聲的前行,很慢很慢。

看著她走遠,彥剛追上去,「靜學姊!」

她回眼,用眼睛問了個「?」。

「現在住在哪?」

「民生路。這些年,我沒搬過家呀。」

他笑了,「我也是。」

後來,他開始送靜學姊上下班。

靜本來是不肯的,彥剛說,「欸,反正我也是空車來,空車去。載妳加油的錢也不會增加。」

後來她笑笑,不堅持了。

公司裡傳得厲害,靜學姊向他說抱歉,他要靜學姊不必介意。

看見學弟乖乖的走在自己身邊,靜的心裡,不是沒有感動的。像學弟這麼好的男人,不曉得哪個好運道的女人,能得了去。

對於學弟的過去,她也略有所聞。據說他和初戀情人的感情,維繫到當兵,理所當然的兵變,將近十年的感情就這樣付諸流水。當完兵念了研究所,和學妹戀愛起來,沒想到學妹家裡用命理之說,阻絕了兩個人的來往。

她輕輕的嘆口氣。多情的人多感傷。多情的人多斷腸。

有個特別累的夜晚,她淡淡的說了自己的故事,拖了八年的慘不忍睹,自己還好,坐在身邊的學弟倒紅了眼眶。

聽說了彥剛的學妹,從國外回來了,靜淡淡的跟彥剛說:「這些天沒騎車,車都要壞了。這些天我騎機車上下班。」

彥剛心裡動了動,很感激學姊的體貼。他請了幾天假,專心的陪無緣卻仍然愛著的她。

未久,她仍然飛回美國。像是把彥剛僅有的快樂也帶走。

他失魂落魄的回到公司。下雨,看見靜費力的穿著厚重的雨衣,跛著腳,牽車。

「學姊。我載妳回家。」他輕輕的拉靜的袖子。

靜沒說什麼,將雨衣塞回製物箱。

坐在車子上沒多久,雨居然停了。

「今天我不想這麼早回家。」靜開口了。

「那,學姊想去哪?」

「淡水,好嗎?」

他將車開去淡水。

洶湧的海水,他站在堤防上,看著落日破開雲層,西落。東邊月亮緩緩的升上來。

日與月同時存在於天空,但是他們能相見的時間是那麼短。

靜學姊抽著煙,不發一語的走向沙灘。長髮和長裙緩緩的飄動,青煙裊裊。然後她蹲在沙灘上,用著漂流到岸上的枯枝在沙上寫著。

夜風有些冷了。彥剛看著蹲在沙灘上的學姊,有些擔心她的單薄。

他走過去,「學姊,冷了,別蹲在潮地上。」看見她寫的。

「相聚趣,離別苦,當中更有痴兒女。」

問世間情為何物…

靜沒有回頭,站起來,拍拍身上的沙,「沒看過神雕俠侶?」一笑。

彥剛的眼睛一熱,從後面抱住了靜,哭出聲音。

靜的身體僵硬了一下,「我討厭人家碰我。」她卻用拿煙的手,輕輕的拍拍彥剛的手背,「但是,現在借你抱一下吧。不要太久。」

他的眼淚撒在靜的肩頭,點點滴滴。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