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 好心的妓女(一)

「妳為什麼要這麼做?」

「做?」斜倚在門口,胸口半露的她有些詫異的看著他,「做什麼?妓女?」

汗從額頭流下來,心裡暗罵該死的學長,為什麼要派這麼棘手的採訪題材給他,「呃,我的意思是說…什麼樣的行業都能夠生活…」

「何必自甘墮落到當妓女呢?」摀著嘴,「喔,現在的孩子都很天真可愛。」

搖搖頭,不想理他,「請讓開,我還要做生意。」

望著那毫不慍怒的臉,有種東西,讓他覺得赧然。

「我的期末報告需要採訪妳。」他的聲音小小的,額頭的汗不停的滑下來。

「那也等我下班再來。」還是一逕歡快著,沒有什麼生氣的表情。

等天將要亮了,疲勞的她剛洗過澡,蒸騰著沐浴乳的芳香,睡眼惺忪的跟他去喝豆漿。

「呃,請問…」

「在你採訪前,似乎先通報自己的姓名才有禮貌,」打斷他的話,「即使採訪對象是殺人魔,甚至是妓女。」

自我介紹,「江彩香。」

慌亂的將本子一合,鉛筆盒、錄音機匡啷啷的跌在地上,「我…我是楊興宏。S大新聞系二年級,請多多指教!」

被這副慌張的樣子逗笑,楊興宏這才發現,不再年輕的她,應該有過豔麗若牡丹的年華。

「叫我彩香,我也叫你阿宏吧。」

他的期末報告很精彩,都是拜她所賜。

「彩香~」高興的跑去找她,當然是「下班」後,「看!我得到92分!」

已經熟稔起來的他們,很高興的跑去吃蚵仔煎。

「彩香,妳幾歲了?」他望著明亮燈光下的彩香,發現眼角出現了一點魚尾紋,雖然只是一點點,心裡還是難過了起來。

「35。」笑笑,「你是不是想說,這個年紀當妓女快要沒行情了?別忘了,我是公娼,不至於有過早的使用年限。」

「那,阿宏幾歲?」喝著鱸魚湯,眼睛黑白分明的閃閃。

「20。」他的聲音還帶著稚氣。

「小孩子。」

「喂。」還沒來得及抗議,阿宏的肩膀挨了重重一下,「靠,小子,聽說你拿了實習採訪最高分哪!還帶漂亮妞兒一起吃宵夜!」

學長?!

不知道怎麼搞的,他臉上的血色全褪去了,只祈禱學長們趕緊離去。

「嗨!」學長笑瞇瞇的拉了張椅子坐到彩香的旁邊,「沒想到我們那個會臉紅的阿宏,會認識這麼豔麗的大美人兒,好好替我們調教一下阿宏。」

「喔,你們誤會了,我不是阿宏的這個,」彩香笑瞇瞇的,晃了晃小指,「我是他的採訪對象啦。」

每個人的表情都僵住了,包括阿宏的。心裡又愧又氣,不該約彩香出來吃宵夜的。

「巴不得天下每個人都知道妳是妓女嗎!?」咬著牙。

彩香的表情只空白了一下下,慢條斯理的將湯喝完,「買單。」她指了指學長那桌,「連他們的一起。」

沒有辯白也沒有回頭,一路走一路吹著口哨,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事後,阿宏一直找不到彩香,只接過一通電話。

「對不起。」對著看不見的彩香說。

「沒什麼,」彩香說,「像我這麼好心的妓女,是不會記恨的。」

不過,阿宏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