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郎克里奧爾(八)

那天,他們從納葛蘭歸來,提著半空的野餐籃,就跟普通的戀人一樣。喬立安攬著她的肩膀,她輕偎著喬立安的肩窩。距離去馬戲團已經兩個月了。

他一直很忙,任務一個接著一個。但不管多麼忙,每隔一個禮拜到十天,他都會設法溜回暴風城,或者央求克里奧爾跟他在贊格沼澤碰個面。

【Google★廣告贊助】

「不去會怎樣?」克里奧爾嬌懶的問。

「我只好趁你們公會去暴風要塞的集合時間去找妳。」他故作遺憾,「那邊遮蔽物滿少的,非常空曠。」

「喬立安,你是個無賴。」

「謝謝誇獎。」他燦爛一笑。

不管是他溜回來還是克里奧爾來找他,他發現,他那種劇烈的飢餓感減輕了。或許是他跟克里奧爾相處的這段時間,已經獲得相當的飽足,也可能是…

這種劇烈的飢餓感乃是來自寂寞。

現在,他的心滿溢著。他知道她會在暴風城等著,知道她會來。

但有種嶄新的愧疚和恐慌升起。遠在暴風城的克里奧爾會不會被寂寞侵蝕?這反而讓他很焦慮。

「我希望有更多的時間陪妳。」好不容易實踐了兩個月前的諾言,但這個禮拜休假後,又有新的任務等他。

「我沒去找其他男人,別擔心好不好?我說過我很懶的。」

「妳明明知道我的意思。」

克里奧爾輕笑,搖了搖頭。「我們都是大人。嗨,喬立安,你從來沒逼過我改變,我也不會要你改變。你有你的事情要作,我也有我的事情。我相信,相處也是有配額的。我們這樣節省的用,說不定真的可以用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他心底湧起一股柔情。可以很久很久。

以前,他覺得女人要青春美麗身材絕佳。或許克里奧爾說對了,他開始有中年危機,看女人的眼光也比較不一樣了。

昨晚他發現克里奧爾的眼角出現了很細的細紋,或許五年、十年,就會變得很明顯。但他只是愛惜的吻她的眼角,並不覺得礙眼。

她會白髮蒼蒼、佈滿皺紋。她下個月就三十了。但又怎麼樣?她依舊是克里奧爾。那個嬌媚的夜晚女王。而且這個獨立又堅強的女王就睡在他的臂彎中。

他不能說「愛」,因為這破壞規矩。他也怕嚇跑克里奧爾。

「…我很珍惜妳。」

「我知道。」

這次,她沒出言嘲諷了。默默的,相偎的走向克里奧爾的小屋。卻在途中遇到意想不到的人。

「好久不見,克里奧爾。」眼前的金髮男子打著招呼。

克里奧爾有片刻的愕然,但她發現喬立安全身緊繃,並且湧起強烈的殺氣。

這傢伙…她投給喬立安一個責備的眼神,喬立安緊繃著臉孔,勉強將臉轉開。

「真的很久不見了,哥哥。」她平靜的回答。

「這位是…」金髮男子詢問的看著克里奧爾。

「這位是我的朋友喬立安,」她禮貌的介紹,「這位是我哥哥,比爾.維沙克男爵。」

「幸會。」比爾男爵沒擺出貴族的架子,倒是先伸出手。

喬立安深吸一口氣,不輕不重的握了握手,「很高興認識你。」

比爾男爵笑了笑,「你們看起來感情很好。」他藍色的眼睛卻掠過一絲複雜。

「別一直想把我推銷掉。我已經不是維沙克家的人了。」克里奧爾無奈的笑笑,「我跟喬立安短時間內沒有結婚的打算,我還想享受幾年戀愛的甜蜜。」

「…那很好。」比爾男爵點頭,語氣卻有點苦澀。

「是很好。」克里奧爾也跟著點頭,「那再見了。」

比爾男爵動了動唇,像是想說什麼。但克里奧爾已經抱著喬立安的手臂離開。

「克里奧爾!」男爵叫著,「有機會我們該好好談談!或許妳可以回家…」

「我已經不是維沙克家的人了。爸爸把我趕出家門、斷絕關係了,記得嗎?」她揮了揮手,拖著喬立安離開。

一離開男爵視線,她的笑臉也垮下來了。「喬立安,你不該查我的私事。」

「…對不起。」他咬牙切齒到幾乎發出格格的聲音。

「別試圖暗殺他,他是現在維沙克家的主人!他是男爵!他甚至握有強大的兵權!」

「我在忍耐!」喬立安咆哮起來,「不然我早就扼斷他的脖子!」

克里奧爾的表情冰封起來,既不說話,也不動。

「…妳要把我踢出大門嗎?」喬立安聲音低下來。

他為我憤怒、心痛。我該珍惜他現在美麗的心意,而不是為了過往的創疤惱羞成怒。別責備自己,克里奧爾。不要否定自己的過去,無論好或壞。

那都過去了。

「我的原則裡頭不包括我的隱私。再說,知道的人也不少了,當初事情鬧滿大的。」她輕呼一口氣,「別恨他。」

喬立安搖了搖頭,猛然的將她抱住。「…不要這麼理智。」

「這是我最後的堡壘。」她安慰的反抱喬立安,「別難過。我早就已經不難過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