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郎克里奧爾(九)

回到克里奧爾的小屋,他們交握雙手,默默無言。

「…不要恨他,他那時跟我一樣是個孩子。」

「他大妳十歲。」喬立安的表情非常痛苦。

【Google★廣告贊助】

「…對。但怎麼樣呢?你想想看,父親長年征戰,隨軍的情婦可以組個小隊。母親每天更換不同的情人,幾乎都不在家。半荒廢的城堡,就只有兄妹相依為命。」

像是兩隻驚恐的小獸,緊緊依偎互相取暖。

「…他利用妳的年幼無知…摧毀了妳。」喬立安的聲音很細,並且更加痛苦。

「喬立安,不是這樣的…唯一可以摧毀我的只有我自己。」她勉強笑了笑,「在還不知道那是敗德亂倫之前,的確還滿愉快的。因為什麼都不知道。」

她笑著,輕輕拭了拭眼角。「總要有一個人出來承擔罪過。男人膽子總是比較小,而那時我又不懂有什麼不對。我雖然被趕出家門,但父親也付清了我所有的學費和膳宿,雖然有若干流言,但真的知道如此敗德的人不多。我還可以生活下去。」

「妳那時只有十六歲啊!」喬立安大聲起來。

「…對。」她輕笑,嚥了嚥口水,「對。但又怎麼樣呢?我沒有被強迫,我也很早就知道歡愉是什麼。我並不是受害者,喬立安。我可能曾經跟自己處得很差勁,怨恨別人,怨恨自己。但誰也沒有錯,真的。我後來就想通了,不要責怪自己,要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這些年我過得很好,我很坦然。你也看得出來我並非自毀…」

她吞下哽咽,「唯一真正讓我難過的是,曾經發誓要永遠愛我的人,卻在災難來臨時,控訴我誘惑他。老天…第一次我才十二歲。」

十二歲。一個孩子。

喬立安見過許多污穢骯髒的事情,甚至自己雙手也弄髒過。但他從來沒見過如此令人髮指的罪行。也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夜這樣劇烈的心痛。

他俯身緊緊抱住克里莫爾,覺得自己的心被撕裂了。

「拜託,別同情我。」她輕笑,有些嗚咽,「我不喜歡你探詢我的私事,就是因為不太愉快。」

「…我會保護妳。」他大口吸氣。

「呵。」她差點落淚,「我會當作是願望。」而不是誓言。

不要抱希望,克里奧爾。不抱著希望就不會失望,不失望就不至於絕望。珍視現在美麗的願望就好。

「我沒對妳說過謊。」

克里奧爾安慰的摩挲他的背,「我知道。」

「…不要這麼理智,妳可以哭。」

「我十六歲的時候已經把眼淚流乾了。」她笑,「哭泣沒有任何用處。」

這件事情過後,喬立安對她更加溫柔,撫摸她的胴體時,常會出現悲慟的神情。他是個好人。克里奧爾想。跟我一起真是太可惜了。

但好人也有極限的。等他冷靜下來,或許會發現自己不能接受。

沒關係,我明白的。我只想注視著當下,不去想過去和未來。不勉強、不挽留,人人都只是過客,包括我在內。

等喬立安得走的時候,她還是開了傳送門,等他走。

或許他不會回來了。那也沒關係,她還是得過日子,她還會遇到其他乏味或有趣的人,直到老,直到死。

說不定,說不定娼婦老師就是她未來的寫照。所以她很早就在閃金鎮買好墓地了。

我可以安排自己,我也都安排好了。沒問題的。

當喬立安俯身擁抱著她,並且一遍遍熱吻時,她還是很清醒,強迫自己不可沈溺。

別抱著無用的希望,克里奧爾。妳只剩下理智維持住的僅存自尊了。

「…一個月。」她喃喃著,「晚一天我就喊下一位。」

「我一定會回到妳身邊。」他承諾。

苦澀的,她微微笑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