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郎克里奧爾(二)

他們在一起了一個月。

喬立恩覺得這是他這生最奇妙的休假。該怎麼說?像是勢均力敵。這個理智到簡直不合常理的女人,在床上簡直是頭母獅。

跟她歡愛簡直是博命。他摸著脖子上兇狠的咬痕和後背的爪印,有點納悶。她明明是法師。

【Google★廣告贊助】

「…我是不是流血了?」他摸到背有點鐵鏽味的溼潤。

克里奧爾看了一下,「是。」語氣完全沒有愧疚或心疼,雖然那些爪痕是她留下的。「不要去碰,很快就結痂了。」

「…能幫我上個藥嗎?」他苦笑。

「你要冰箭還是冰椎?」她平靜的建議,「如果要暴風雪,我也可以表演。」

喬立恩轉頭看她,他真不敢相信。

克里奧爾攤手,「我是法師。你若希望有人療傷,不妨去找個牧師或聖騎當愛人,夜精靈是高傲了點,不過她們都相當纖細美麗,當中還有很特別的德魯伊。」

「…是喔,現在又有薩滿了。」他沒好氣。

「對啊,德萊尼薩滿有種另類的妖美感。我相信一定可以給你難以忘懷的感受。」

看了她好一會兒,「妳是不是對我的表現不滿意?」

「我非常滿意啊。」克里奧爾瞪大眼睛,「如果可以頒獎,我一定頒個第一猛男給你。我曾經以為小奎是我遇過最棒的男人,但跟你比起來,他太澀了。」

…他突然非常非常不愉快。

「克里奧爾,幫我一個忙。」他下床,「妳有妳的原則,我也有。能不能請妳也遵守一下?」

「你說。」只要她辦得到又不抵觸原則,她是很樂意的。

「當我們都在床上的時候,請不要提其他男人或女人。」他也不懂,為什麼會突然光火,「我不喜歡。」

別問我為什麼,問了我也沒辦法回答。

「哦,好啊。」克里奧爾什麼也沒問。她是個理智又自制的情人。

但喬立恩更不開心了。他鬱悶的走入浴室淋浴,沖掉背上的血漬。

他是個很懂規矩的男人,但女人通常都是先崩潰的那一個,別的女人。他很需要女人,他也不否認自己有著旺盛的慾望。但他愛死女人的身體,卻恨死她們愚笨的腦子和僵硬的控制欲。

以愛為名的控制欲。

許多出來找刺激的女人罵他冷血無情,但今天他卻踢到更冷血無情的鐵板。

這不是報應,不是吧?我應該只是反應過度。

大概是因為她太豐美的關係吧?他吃過各式各樣的女人,什麼種族都有。但跟她一比…她就像是豐盛的皇家大餐,其他女人成了路邊攤。

這就是原因了。她在床上跟我太合得來,她生命力旺盛精力充沛,並且勇於嘗試。她深愛自己,對自己極度有自信,不像其他女人試圖用性來自我沈溺或自毀。

她是真心喜愛,但她擁有身為法師的皇家氣質,所以不顯污穢,只顯出一種狂熱的性感。更何況,她還有個機敏聰明的頭腦,即使過度理智。

就這樣而已嘛。

他呼出一口氣,覺得已經找到答案。等走出浴室,看到她側躺著,胸口到大腿纏綿著被單,修長的手臂和腿發著雪白晶瑩的光。

她已經睡著,臉孔顯得靜謐脆弱,一點惡女的模樣都沒有。

坐在床邊看了她好一會兒,想到今天早上接到的命令,他的心底亂成一團。

他又得走了。

然後這張黑絲緞的床會接待其他男人。他覺得氣悶,並且非常非常不愉快。不愉快到…他搖醒了克里奧爾。

「…我以為我搾乾你了。」她初醒的有些沙啞的甜美。

拜託。「克里奧爾…我接到命令,後天就得離開暴風城了。」

這下克里奧爾清醒了。她眼中有濃重的失望,但不是因為喬立恩要離開。她以為喬立恩跟其他男人不同,結果手段還是這麼拙劣。

先膩在一起一段時間,突然離開好加強印象,讓女人被制約然後傾心?為什麼男人的招數總是這一招?連很懂的喬立恩都不例外。

「好,知道了。」她閉上眼睛,「出去的時候把門帶上。」

「…我不是要離開妳。」

「你們換個新招好不好?制約?哈!」她擁緊被單,「再見,不送。」

喬立恩一口氣上湧,他跳下床翻了一會兒,硬把克里奧爾拖起來,點亮床頭的燈。「看看這張命令!仔細看!」

克里奧爾不甘願的張開眼,看到命令上的皇家印記,臉孔發白,「快拿走!這是軍令吧?你給我看幹什麼?快拿走!我不想惹麻煩!」

「因為妳認為我說謊!」喬立恩大聲,「我最不能忍受這種屈辱了!放心,這不是密件!」

克里奧爾顫顫的看著這張命令,一臉不敢置信的抬頭,「軍情七處只有盜賊。」

「誰說的?」喬立恩鬆弛些,「我就是軍情七處的。」

「調查超抽地下水?軍情七處也管這個?」

我總不能跟妳說明我在查什麼。「…對。」

「…然後呢?你還是得走啊。」

或許可以鑽漏洞。喬立恩思考著。因為克里奧爾的原則牢不可破,反而成了她唯一的弱點。

但他沒有這麼久沒女人過,他實在沒有把握自己能不能堅持下去。

「一個月,」喬立恩說,「我一個月後才會回暴風城。但我還想來拜訪妳。」

「…啊?」克里奧爾瞪著他。他對我這麼滿意?這會不會又是另一種新穎的手段?男人老愛玩這種遊戲,受不了。「所以?」

「我不找其他女人,我用戰士的榮譽發誓。」拼了,他下定決心,「我接受妳的原則,請妳一個月後,依舊接待我。」

…拼到戰士的榮譽會不會太誇張啊?看起來他真的非常滿意…他是不是有被虐傾向?不過克里奧爾也不得不承認,她對喬立恩很欣賞。

這麼有膽識的男人也少見了。見多了臨陣脫逃的傢伙,她很有感觸。而且他骨頭夠硬,經得起榨。

「一個月。」考慮了一會兒,她點點頭,「晚一天我就喊下一位。」

果然原則就是她的弱點,感謝上蒼。喬立恩鬆了口氣。

但他放鬆沒有多久,就開始緊繃。因為克里奧爾溫潤的手爬上了他的大腿。

「但你可是要先放訂金唷。」她微偏著頭,舔了舔唇。「這幾天你要有心理準備。」

這女人。

「隨時候教。」他喃喃著,壓在克里奧爾的嬌軀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