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郎克里奧爾(三)

臨出發那天,喬立恩坐在黑絲綢的床上,全副武裝,雙手劍打磨得光亮。

但他心情非常非常低沈。

克里奧爾正在淋浴,嘩啦啦的水聲引人遐思。雖然他被榨了一整夜,現在還是有點蠢蠢欲動。

【Google★廣告贊助】

終於知道她為什麼有「夜晚女王」這種綽號了。夜晚女王是罌粟花的別稱,對她來說特別貼切。

魔魅,有毒的花。沾上一點就會成癮。

他很想乾脆衝入浴室,但克里奧爾頑固的原則當中還有不與人共浴這條。他無從反對,但遵守的很悶。

而且他早該出發了。

等克里奧爾出來,看到他一臉憂鬱。「任務很棘手嗎?」不然幹嘛像是吃了一打的生牛蛙?

「還好。」他漫應著,「…妳要送我一程嗎?」他還得經過黑暗之門,一路上還有點時間可以看看她,說不定還可以找機會…

送行?克里奧爾湧出迷惑。低頭想想,哦哦,懂了。「撒塔斯?」

「…贊格沼澤。」他有點莫名其妙。

但克里奧爾將他組隊起來,然後開了傳送門,神情平靜。「穿過門就是撒塔斯了,搭鳥一下子就到贊格沼澤。」

…她為什麼是法師啊?!其他職業還可以拖時間不是嗎?現在還能拖什麼時間啊?

看喬立恩的臉孔越繃越緊,簡直到猙獰的地步,克里奧爾感到不解。「我沒辦法開門到贊格沼澤哪。」

喬立恩霍然站起,惡狠狠的擁抱她,差點把她肺裡的空氣都擠出來,兇暴的深吻,直到她的嘴唇微腫。

原來是這樣啊。「一個月沒有女人很難熬對吧?」她眼中充滿同情。

老天。能不能劈個雷打醒這女人的頑固?「一個月沒有妳我的確非常難熬!」他忿忿的穿過傳送門。

…他剛說什麼?

克里奧爾嚥了嚥口水,把異樣的感覺推到心的角落鎖起來。哎啊,又不是十九歲,還會自作多情哪?這是男人的本能,像是不耍曖昧就會死。溫柔啦、情話啦,都只是本能發作,就跟鳥兒求偶跳舞是一樣的。

即使他們說,我愛上妳。

相信我,他們的意思只是,我愛「上」妳。

早點知道真相早點好,省去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喬立恩也不是故意的。他喜歡女人,熱衷歡愉。他對克里奧爾滿意得很,剛好她也對喬立恩很滿意。

就這樣而已,不用想太多。

一想通,她感到心安理得,開始準備出門。

她身在一個不大的公會,名字叫作月之海。雖然不大,但內部成員倒還很穩定,已經可以往五支小隊25人的軍事任務前進了。她一直算是還可以的法師,也是固定先發隊員。

這就是她每天的工作,她也能認真的達到會長的要求。在工作上,她是非常認真嚴肅的,正因為這樣嚴厲的對待工作,所以她也決不跟公會的人有瓜葛。

所以許多人謠傳她能成為先發是因為床上工夫,甚至傳得很難聽。但大家都知道,這些都不是真的。就算有人因為流言躍躍欲試,觸及她冰冷傲慢的眼神,通常都會膽寒的縮回去。

偶爾有勇者試圖用武力征服她,往往鼻青臉腫的回來。畢竟氣定神閒大火球不是好吃的,她又是個特別勇悍的法師,光氣勢就差了一大截。

月之海在劍刃山脈的軍事活動有了不錯的成績,會長決定往毒蛇洞穴進軍。

毒蛇洞穴在贊格哪。她心裡微微一動,卻馬上拋諸腦後。軍情七處的行動都很神祕,應該不會碰到喬立恩才對。

但很快的,她發現自己錯了。

就在喬立恩離開暴風城後的半個月,月之海在毒蛇洞穴前的集合石等待會合。

很早就到集合石前的克里奧爾,瞥見會長在跟一個高大男子低聲交談。

她瞪大眼睛。

那居然是喬立恩。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