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郎克里奧爾(四)

會長滿臉擔心的看看克里奧爾,為難的。她心裡有點不祥的預感。

「克里奧爾。」會長喊。

她緊繃起來,走上前,機警的,「會長,有事嗎?」

【Google★廣告贊助】

「這位是…軍情七處的幹員。」他含糊的介紹,「他說有些事情要請妳協助調查,想跟妳談幾句話。」

會長越想越不放心,「長官,是不是搞錯了?克里奧爾很低調的,她也從來沒關心過國家大事…」

「我沒弄錯。」喬立恩喃喃著,抓著克里奧爾的手臂,「放心,不是什麼大事,我只是需要她的協助…十分鐘就好,不好意思…」

克里奧爾讓他拖到洞穴深處的角落。

「…你在搞什麼鬼?我不知道超抽地下水的事情啊。」克里奧爾莫名其妙。

喬立恩沒有回答,將她按在山壁上,「妳看我的眼睛。」

眼睛?她抬頭,發現喬立恩的眼睛通紅,充滿血絲。「…你得了結膜炎?」

「不是!」他低吼,「我熬了十幾天,真的熬不下去了。」

好一會兒克里奧爾才懂他的意思,她很想忍住,卻還是噗嗤一聲笑出來。

「老天!妳還笑!」喬立恩氣急敗壞,將她壓在山壁上,「我要死了,我真的快死了…」戴著鋼鐵手套的手伸入她裙子的開衩裡。

「…喂!你想幹嘛?」

「我還可以幹嘛?我只能求妳救命啊,不然呢?」他胡亂的吻著克里奧爾,「看在老天的份上!時間很有限…」

「你還穿著鎧甲啊,大哥!」克里奧爾掙扎,「而且可能有人會經過…」

「鎧甲是小事情…該死,卡住了…成了,當初特別定做果然有遠見…我遮著妳,沒人看得到的…」

…你還真有準備啊。「…你特別定做這個…這個『機關』?」克里奧爾簡直不敢相信,「這不會很不舒服嗎?」

喬立恩含糊了一會兒,「…戰場上往往很緊急。」

沒緊急到這個地步吧?

「不行,拜託,被人看到怎麼辦…住手…你拉斷我的內…那個了!」

該死,三分鐘過去了。「聽著,克里奧爾,難道妳沒有一點勇於嘗試的決心?」他低低的在她耳邊輕語,「我敢說妳沒這麼做過…還是說,妳怕?」

克里奧爾冷下臉,不再掙扎。「我誰?我會怕?」

Yes!成功擊中她的弱點了!「稍微掂一下腳尖…對了。另一條腿…勾著我。對對,就這樣…藏在披風裡面沒人看到的…」

她漲紅了臉輕喘了一下,喬立恩緊繃的瞇細了眼睛。棒透了!就是這種感覺!他簡直想大叫,老天在上,他忍了十幾天簡直要內出血了,再不來找克里奧爾,他會自爆。

她緊緊咬著嘴唇,忍耐著不出聲,比平常看起來性感好幾百倍。他真快忍不住了…就在這時候,克里奧爾狠狠地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這刺激實在太大,讓他熾熱的慾望洶湧而出。

「…我再忍下去一定會變成快槍俠。」他感到非常空虛,原本以為來找克里奧爾就可以解決,但淺嚐則止讓他的飢火更旺。

「哦,老天。」克里奧爾對他輕嘶,「你要磨蹭到什麼時候?這樣就好了,快把衣服整理好!」

「我還很餓…」

克里奧爾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實在很同情喬立恩,「晚點旅館見?」

「不行。我不能去任何一家旅館,我的任務很祕密…」

很祕密你還來幹嘛?「…好,我放鬆我的原則,好不好?去找個女人吧,我求求你,別再來打擾我工作了!」她快速的整理好自己,飛奔而去。

「等等!妳裙子底下什麼都沒穿!」

克里奧爾吼起來,「小聲點!」她頭痛的按住太陽穴,「還不是被你撕了!我穿長裙,沒人看得到…去找個女人消火吧!」

她趕緊跑回集合石。會長瞪著她的霞紅的兩頰,他當克里奧爾這麼久的會長,還沒看過她臉紅。

克里奧爾察覺他的眼光,「…跑步的關係。我怕趕不上集合。」

「…軍情七處找妳詢問什麼?」他還是很擔心。

她做了個誰也看不懂的手勢,「…鎧甲特殊結構之類的。」

啊?會長摸不著頭緒,瞥見她手背上一道血痕,立刻變色,「他對妳用刑?!我非控訴…」

「不是啦,」她趕緊說明,「應該是研究鎧甲特殊結構的時候不小心劃到的…你沒說我還沒發現…」

喬立恩在這個時候衝過來,神色像是要殺人。他一把抓起克里奧爾的手,熟練的纏上繃帶,在眾目睽睽之下,兇猛的吻了克里奧爾。

…這白癡。等他鬆開克里奧爾的時候,她從牙縫幾出字來,「…快滾。」

「對不起…」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只是想多撐一點時候。」

「快去找個女人吧!」她低聲吼著。鐵青著臉孔,在眾會員驚駭的眼光中進入了毒蛇洞穴。

既然女王都特赦了,他是該去找個女人。因為他現在滿腦著想的是…克里奧爾裙子裡面,什麼都沒有穿。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