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郎克里奧爾(六)

這說不定是他和克里奧爾第一次約會。說真話,他還真的有點緊張。

聽說馬戲團在閃金鎮紮營了,而且還有樂團表演。若是之前的他,一定會覺得是小孩子的玩意兒,但現在,他卻很想跟克里奧爾去看看。

【Google★廣告贊助】

原本以為克里奧爾會譏笑他,沒想到她居然一口答應,還笑得很粲然。

這可是夜晚女王少有的陽光笑容。

他們很少在公開場合出現,沒想到克里奧爾大方的挽著他的手,路人驚艷的眼光,讓他有種男人的虛榮感。

「…上次我去毒蛇洞穴前找妳,妳可是很火大的。」他覺得不可思議。

「那時我在工作中,現在休假呀。」她一臉無辜。「公私分明是必要的,不是嗎?」

不是因為害羞?「那我在這裡吻妳?」大概全暴風城的人都湧來了。

她用行動代替回答,給他一個又熱情又深的吻,然後幫他擦掉唇上的口紅,「這樣夠嗎?」

他瞪著克里奧爾,露出一個不敢相信的笑容。「妳…」

「有何不可?」她攤了攤手。

「我們閃瞎了半個暴風城的人口。」

「是他們出門該戴墨鏡的,光很強。」她親暱的抱著喬立恩的手臂,「啊,我們剛好趕上開場欸,去年他們來唱過,我好喜歡他們啊。」

樂團熱力四射的表演瘋狂了底下的觀眾,口哨聲、安可聲源源不絕。主唱不斷揮手,看到台下的克里奧爾,眼睛和嘴都張得圓圓的。

「克里奧爾!女王克里奧爾!為女王陛下歡呼!」主唱大叫,觀眾也跟他一起叫。

「哎呀,又來了。」克里奧爾笑著,「我上去一下。」

上去?

她閃現上舞台,底下的歡呼和口哨聲幾乎引起小規模的地震。

等等,那個鋼管是怎麼回事?!

然後他看到向來理智冷漠的克里奧爾像是變了另一個人,也是第一次知道她擁有熔漿般熱力沙啞而甜美的歌聲。他也從來不知道她這麼會跳舞,穿著保守的法袍卻比裸露更性感。

等一下,妳想對鋼管做什麼?!

他揮動手臂,大大的交叉,誇張的作著嘴型,「不行!」

雙眼朦朧,煙視媚行的情人咬著唇,笑笑的看著他,勾了勾手指。

他陷入天人交戰。上台實在太丟臉了…但不上台看她跳鋼管舞,他大約會想把會場的男人殺個精光,然後把那根鋼管砍成十七八段。

牙一咬,眼一閉,他跳上舞台,尖叫聲、口哨聲、跺腳聲震耳欲聾。他真的很尷尬。

「妳不可以跳鋼管舞。」他低吼。

「為什麼?」輕貼著他,克里奧爾扭著腰肢,舞得令人血脈賁張。

「那是我的專利!」

「哦…」克里奧爾拉長聲音,「但表演不能中斷欸,去年我也表演過了。雖然是臨時起意啦…」

他不能砍去年的人,但今年的砍得到。

她輕佻的用根指頭輕拍喬立安的下巴,「親愛的,我需要一根鋼管…」

「…長官會殺了我。」豁出去了,「我來當妳的鋼管。」

他們在舞台上熱舞,結果喬立安比她還投入,激動過度還撕下她一大幅的裙子。

「你跳得好猥褻喔,親愛的…」克里奧爾在他耳邊低語,雖然這樣嘈雜,他卻聽得清清楚楚,「但我喜歡。」

這真令人受不了。

最後他們在幾乎掀翻帳篷的狂叫歡呼和口哨跺腳聲中下台,不過喬立安是把克里奧爾扛在肩膀上下來的。

「…我有沒有聽錯?王夫?王夫是什麼東西?」喬立安又好笑又生氣。

「這個嘛,你要問歡呼的人才對呀。」克里奧爾伏在他肩膀上拼命笑。

「…妳的裙子…我賠妳一條。」歌舞有害人心,他居然當眾撕了她的裙子。

「好玩就好了,沒關係啦。」克里奧爾在他頰上親了個響吻,「不過我好渴。」

看看密密麻麻如螞蟻的人圍滿的飲料攤,「別作魔法假水,那喝了不健康。」喬立安回吻她一下,「妳這邊等一下,我去買喝的。」

她笑著點頭,這時候的她,特別美麗而清純。他很快樂,快樂到…胸口有點漲痛。他去排隊買飲料,還不斷的回頭看她。

這個時候,有個男人靠近她,不知道說些什麼,一臉淫穢的笑。喬立安緊繃起來,正要過去,克里奧爾沈下臉,沒有轉頭,只是斜著眼睛,冷冰冰的望那男人一眼。

那男人幾乎拍上她屁股的手開始顫抖,臉孔慘白,轉身就逃跑了。

他匆匆買了蘋果汁,回到克里奧爾身邊。「…我應該帶妳一起去排隊的。」

「小事一件。」接了蘋果汁,克里奧爾聳聳肩,「這種男人只敢對小姑娘下手,我這種的太可怕,就算在他面前搖屁股,他也覺得屁股會咬人。」

「哦。」喬立安挑挑眉,「那我還算是有膽量囉?」

「王夫嘛。」克里奧爾朗聲大笑。

「喂喂。」喬立安無奈的跟著笑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