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降說愛你(三)

從宜蘭回來後,紫薇顯得有那麼一點悶悶不樂。

務觀還以為她無精打采是因為期末考的關係,但是期末考都過了,她還是沒有精神,這就讓他擔心了。

望著堆起來好幾尺高的教養叢書,他有種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故意逗她,她也只是哀怨的望他一眼,又低頭繼續寫她的功課。

這太不尋常了。

他是絕對不相信自己的管束起了作用——紫薇的意志像是鋼鐵打造的,根本撼動不了半分——那到底是什麼問題呢?

【Google★廣告贊助】

「紫薇,別寫功課了。」暑假都開始了,他對紫薇的管束也鬆懈不少,可她卻成天待在家裡悶頭寫寫寫。「我們好好談談吧。」她抬起頭來望了他一眼,認命的放下筆。不知道為什麼大人都當青少年是白癡,那些教養叢書全是用中文寫的,難道她就不會看唷?每次大人想跟她談的時候都用相同的開場白,她都很想叫他們有話直說……

「你最近精神不太好,是有什麼困擾嗎?」務觀那張冷臉硬擠出和藹的樣子,害紫薇差點笑出來。

「陸哥哥,你不適合這樣的表情。」她忍不住說破,「你比較想把我搖一搖,叫我振作起來,不要每天這麼頹喪,對吧?」

「呃……」務觀有點尷尬。

這個笨男人是真的關心她的……都怪月季啦,大嘴巴,說東說西的,害她的心情也跟著憂鬱起來,都是她啦。

「好吧,你乾脆直接說,我實在懶得猜。」他板起臉,「整天像遊魂似的,哪有一點青少年的朝氣?我想不是學業的問題吧?這次期末考算你蒙到了,沒考地圖。還是零用錢不夠?我不是辦了附卡給你?你整個學期前前後後只刷了三次!你怕額度不夠嗎?居然都拿去買書,你不用替我節省這些錢……」

「以上皆非。」她這個陸哥哥嘮叨起來還真的滿可怕的。

「那是戀愛問題?」務觀皺眉想了一會兒,「我不是老頑固,雖說唸書是學生的本分,可只要讓我知道對方是誰,不要耽誤功課,學習跟異性相處也沒有什麼不好——」

「不是有人追我啦!」她頭痛起來,陸哥哥的想像力還真不是普通的豐富,沒去當小說家真可惜。

她玩了一會兒鉛筆,決定面對問題。最少最少,要找出她最介意的問題的答案。

「陸哥哥,你認識我爸媽的。」她鼓起勇氣,「他們到底是誰?」

務觀默然了一會兒。這麼大的孩子了……還會介意這種問題嗎?他倒是沒想到。「我不認識他們。」

「你說謊。」紫薇有點生氣。

「你又不是不認識我。」務觀的表情嚴肅了起來,「我從不說謊的。」

想從他臉上冷硬的線條找出些端倪,卻徒勞無功。紫薇轉而一想,是沒錯,陸哥哥從不說謊的。「我相信你。但是,陸哥哥,你跟我父母肯定是有關係的。」

「何以見得?」他濃密的眉皺得更緊,要應付這樣慧黠的小女孩,又不違背自己的原則,實在有點吃力。

「因為你說,我們兩個是平輩。」紫薇直直的凝視他,「是嗎?那我父母是你的父執輩嘍?」

「紫薇,你的父母是誰不重要……」他有些困擾,父親要求他守密的。

「很重要。」她強調,眼眶紅了。「陸哥哥,你有父母給予你的『過去』,我沒有。」想到自己身份證上空白的父母欄,眼淚幾乎落下來。「我不會要求跟他們見面,或是譴責他們之類的,我只是希望知道他們是誰……」

「沒得到當事人的同意,我沒辦法告訴你什麼……事實上,我也的確不認識你的父母親。」他下意識的強調。紫薇泫然欲泣的表情,擰痛了他的心。

這樣惹人呵疼愛護的倔強小女生,他是捨不得讓她受到絲毫委屈的。

「……是你父母當中的任何一個人嗎?」她問出心裡最深的隱憂,害怕的閉上眼睛,怕聽到肯定的答案。「……不要騙我,陸哥哥,我什麼都不會要,我只是想知道……」

務觀愣了一下,差點笑出來。這小女生古靈精怪,居然會問這麼離譜的問題。看她怕得整個人都縮起來,他忍不住愛憐的拍拍她的肩膀,「這個我可以回答你,不是的,絕對不是。」

「也沒有親屬關係嗎?」她可憐兮兮的張開眼睛。

她希望有嗎?或許孤零零的她,希望有個親人……務觀很遺憾的回答,「沒有。不過,我會盡力扮演好你的親人……紫薇,其實親屬關係的定義不是那麼狹隘的……」

紫薇卻鬆了一口氣,露出他所見過最美麗的笑容。這樣燦爛的笑,讓他失神了一會兒。

這樣美麗的少女,可以融化任何人的心。

「……你很高興跟我沒有親屬關係?」務觀有點失望,「我管你是管得嚴了些,但是有這麼失敗嗎?」

突地,一塊橡皮擦打中他的額頭,剛剛還在微笑的少女馬上變臉,「陸哥哥,你是天字第一號大笨蛋!」

務觀生氣了,「告訴你多少次,暴力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你居然又使用暴力!」

「丟一塊橡皮擦算什麼暴力!」這個笨蛋男人!連仔細想想都懶,居然問這種笨問題!

「這和橡皮擦沒有關係,而是心態問題!什麼事情不能用說的,非得訴諸肢體暴力?你說,我哪裡笨了?你可以好好的跟我講,丟什麼橡皮擦!」

「你一點都不懂女孩子的心!」

「我沒有讀心術,給我說!」

兩個人怒目而視,紫薇頭更痛了,她是怎樣?為什麼會以為自己愛上這個老頑固?

「不說不說,說不說就不說!」吵到最後,她也忘記自己是要說啥了。

「扣你三十點!」務觀氣得拍桌子。

「怕你啊?我已經存了一個學期的零用錢了。」紫薇拍得比他大聲,「你可以扣完一整個月的點數!憋了一個學期,現在終於可以說了,你這個人吵架吵輸就扣點,勝之不武!」

「你……」

「你……」

這一吵,把紫薇的活力都吵回來了。只是,務觀不知道自己後不後悔。因為,溫馴的紫薇似乎還可愛些呢。

不過,第二天他飛往美國開會,在飛機上百無聊賴時,突然很渴望跟紫薇吵上一架。

一個人的旅途,實在太寂寞了點。



【Google★廣告贊助】





「走了?什麼意思?」紫薇上完鋼琴課,回家寫了半天暑假作業,卻始終等不到務觀,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去了美國。她愣愣的望著子敬。

子敬在心裡暗暗叫了聲「糟糕」。他那個獨斷獨行的老闆不改作風,提起公事包就上了飛機,也沒事先跟紫薇說一聲……

大概也覺得沒有必要吧?

他硬著頭皮解釋,希望能夠稍緩她眼底的怒氣,「你知道的嘛,公事緊急,有時候會有突發狀況……」

「去美國開會這種事情會臨時決定嗎?」她哪是那麼好唬弄的?「陸哥哥應該好幾個月前就排定行程了吧?」

大眼睛裡翻滾著熊熊怒火,還真教人有點害怕。「也不是好幾個月……」他吞吞吐吐的,「三個禮拜前才決定的。」

紫薇半晌不說話,「……去多久?」

「很多事情要辦……」

「去多久!」

子敬擦擦額上的汗,「一……一個月吧,他爸媽都在美國,也要順便聚一聚……」

紫薇沉默了很久,望著桌上的書,動也不動。暑假才剛開始,她便忙著想把作業全寫完,就是希望能跟陸哥哥多點時間相處。

胡亂的把桌上的東西全塞進抽屜,她登登登的跑上樓,回到房間把門摔上,不一分鐘,鋼琴發出巨響,憤怒的彈奏著命運交響曲。

「真沒教養!」樓下的林嫂皺緊眉,難得的發出評論。

子敬現在可沒心情管那老太婆在想啥,他不是不知道林嫂每天都跟務觀的母親——陸夫人打小報告,不過天高皇帝遠,陸夫人得坐鎮美國看管性好漁色的陸先生,林嫂愛打小報告就隨她去吧。

只是,紫薇發這麼大的脾氣……看來,他老闆這回可慘了。

幸好不是我。子敬暗自慶幸著。

狂暴的彈完鋼琴,氣還沒有消,紫薇在房裡胡亂繞著,很想砸東西。

她拿起骨瓷咖啡杯……思及這都是錢買的,這樣一個杯子可以讓孤兒院的弟弟妹妹買好幾雙鞋,從小節儉惜物的她怎麼也砸不下去。

拿起枕頭要砸,又覺得有點蠢,滿腔的怒氣不知道該怎麼發洩。這時,她房裡的專線響了。

她拭去眼角憤怒的眼淚,接起電話,「喂?」大概是月季吧,正好跟她哭訴一下那個王八蛋居然丟下她……

「紫薇?我在美國。」熟悉而低沉的聲音傳來,「你今天有沒有乖乖做功課?」

功課?他一聲不吭的跑去美國,還管她的功課去死!

「去美國都不用告訴我嗎?」她用最大的聲音吼了起來。

電話那頭的務觀趕緊把電話拿遠一點,耳膜嗡嗡發痛。

「你是個女孩子家,不能夠好好說話嗎?」」他嚴厲的教訓著,「我是來美國工作,又不是來玩,平常我也常去高雄、花蓮出差,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幹嘛發這麼大的脾氣?」

那怎麼會相同?去高雄、花蓮,不過兩三天就回來了。可到美國搭飛機要十幾個小時,在地平線的另一端耶!

而且……他要去一個月這麼久……顯然他一點都不在乎!

「沒錯。」她哭了起來,「我又不是你的誰,管你那麼多幹嘛!」很高興終於找到可以摔的東西了,惡狠狠的把電話摔上。

她放聲大哭,氣得猛捶枕頭。

房裡的電話再次響起,一聲又一聲催魂似的,她煩不過,氣沖沖的接起來。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她哭嚷著。

「我回去一定要打你屁股!」務觀為之震怒,「你說這是什麼沒教養的話——」

「砰」的一聲,她把電話掛了,順便把電話線拔掉。

笨蛋笨蛋……笨蛋陸哥哥,真是笨得跟牛一樣……「我最討厭你了啦!」

打不通她房裡的電話,務觀打給子敬,這個倒楣的中間人,提心吊膽的拎著手機來敲紫薇的房門。

滿臉眼淚、鼻涕的紫薇開了門,惡狠狠的接過手機,便聽見務觀怒火中燒的罵著,「摔電話?我是怎麼教你的?你居然——」

她按下結束通話鍵,把手機扔回給子敬。

要打屁股?來啊!能隔空打她就隨便他打!

「我要出門!」她抽噎著,「晚上不回家了啦!」拎起小包包就衝了出去。

子敬無奈的撥電話給月季。她還能去哪兒?唉……「我再也不回去了啦,我管他去死……王八蛋王八蛋……」紫薇衝到月季的家裡,她那好友早就準備好了一大包衛生紙和一千CC大瓶礦泉水等著,她一邊哭一邊罵,還一邊拚命喝水、擤鼻涕。

「紫薇啊,我看你真的完蛋了……你愛慘他了唷。」月季搖搖頭。

「我才沒有!」她忿忿的抗辯,「我才不會愛上那個自私自利、頑固的臭石頭!我只是很氣……他當我是什麼呀……反正我只是累贅,根本不是他的誰嘛……哇……」

一包衛生紙可能不太夠……月季搔搔頭,又去拿了一包過來。

「哎唷,你不是嫌他管得嚴嗎?正好啊,暑假唉!美好的暑假唉!我們可以去游泳、逛街、看電影、逛夜市……現在沒人管得著你啦。這麼大好的時機,你不好好把握,還哭什麼哭……」

整整哭了兩個鐘頭,紫薇終於累了。

晚上她跟月季一起睡,可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

對呀,她可以去做以前想做卻不能做的事情了,因為那個嘮嘮叨叨的「管家公」不在了。

可是……豆大的淚珠落在枕頭上,她壓低哭聲,怕吵醒月季。

她寧願……寧願被管得死死的,天天跟陸哥哥吵架,不要逛街、不要游泳也沒關係,因為陸哥哥是關心她、疼愛她的。

真的嗎?她自我質疑著。

無聲的淚,流得更洶湧了。

他去那麼遠、那麼久,卻覺得沒有必要告訴她。明知道不該對他發脾氣的……但是,她不是一隻貓,有吃有睡有物質生活就行了。

在陸哥哥的心中,她是沒有地位的,連要遠行也不必告知……

她哭了整整一夜,天亮的時候,把月季嚇了一大跳。她那美少女好友,眼睛腫得跟核桃一樣,憔悴得像是十天沒吃飯。

「……糟了。」月季凝重的說。

「什麼糟了?」紫薇沒精打采的問。

「你跟我睡了一夜變成這樣,蘇老哥會不會以為我把你OO又XX,或是XX又OO,還是先O後X或先X後O……哎呀,我怕他唉!完蛋了完蛋了,蘇老哥不知道會用什麼恐怖手段對付我……」

紫薇勉強睜開只剩一條縫的眼睛,氣得有些發昏,「我說月季……」一眼瞥向滿牆的書,「我先燒了這堆禍害再說!你就是小說看太多了——」

「你想對我的寶貝怎樣?喂喂喂!你不要強暴我的書啊……那都是我的心肝寶貝……」

兩個女孩子在房間裡打打鬧鬧,想叫她們吃早飯的葉母在門外傾聽了一會兒,微笑著離開。

「老公啊,」她回到飯廳,語氣不無遺憾,「月季跟紫薇玩得正開心呢。當初要不是……唉,真不該只生她一個,讓她寂寞那麼多年……」

「喂喂喂,」葉父緊張的放下報紙,「不是說好不再談這件事的嗎?你的身體不好,我捨不得讓你受折騰。紫薇不也像是我們另一個女兒一樣,再也別說這些事了……」

「老公……」葉母眼中含著淚,「你真好……」

「老婆,我愛你……」飯廳裡充滿了浪漫的粉紅色愛意……

房子另一頭,渾然未覺的兩個少女打鬧完,筋疲力盡的躺在地板上喘氣。

「喂,月季,你不去吃早飯啊?」紫薇看看時鐘,「剛剛我好像聽到伯母的聲音……」

「現在別去飯廳。」她無奈的搖頭,「那對噁心巴拉的夫妻一定正在親親抱抱,我們晚點再去吃早餐……想到就可怕,結婚都二十年了,愛不膩啊?都已經是歐巴桑、歐吉桑了……我出生多久就看多久啦!喔,我的老天……愛情真愚蠢。」

「是啊。」紫薇沉默了一會兒,「……愛情真是蠢斃了。」紫薇每天的行程都塞得滿滿的,逛街、看電影、游泳……但是沒幾天,她就意興闌珊的不肯出門,推說天氣太熱。

整天躺在書房的小沙發上,望著窗外飄搖的綠葉,聽著唧唧蟬鳴,手中的小說卻老是停留在同一頁。

日子很漫長、很無聊,她也提不起勁來做任何事情。

唯一可以讓她稍微恢復活力的,只有在務觀打國際電話回來的時候。兩人隔海叫陣,越來越激烈,但是一掛上電話,生命力又從她臉上消失,無神的回到小沙發上躺著。

她躺到骨頭發酸,無精打采的接了水管去澆花。陽光下,水珠噴灑,幻化成虹彩,煞是美麗。

「你知道嗎?」她每天都到噴泉旁跟女神雕像訴苦,相信若是女神會說話,一定會叫她住嘴的。「我並沒有愛上陸哥哥,真的。我只是太寂寞了,又沒有親人,所以有人對我好,我就……你知道的嘛,一個人太寂寞就會產生幻覺……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女神肩上扛著水瓶,靜靜的往水池裡傾瀉她的無奈。

「所以啊,我並不是很期待他回來……他回不回來關我什麼事啊?因為我也不關他的事啊,你說對不對……」視線往不遠處瞥去。

背光中,那魁梧的身影吸引了她的目光,她停止喃喃自語,將水管一拋,衝上前去,「陸哥——」

「唉,小紫薇,你在花園裡玩啊?」子敬親切的跟她打招呼,「老闆回來了嗎?在哪兒?」他四下張望。

她眼中燃燒的希望熄滅了,「……沒有,我看錯了……」

子敬和務觀的身量相當,所以她認錯了。陸哥哥,為什麼你還不回家?

見她這麼沮喪,子敬也有點不忍。「你想念陸哥哥啊?」

「我、我沒,有啊。」她不太自在的掩飾,「他不回來最好了,我可以天天閒晃,也沒人罵我。反、反正他又不是我的誰,我管、管他要不要回來。」

他有點想笑,卻也覺得心疼。這小丫頭的心思誰不知道呢?但是畢竟她還小,老闆又跟木頭一樣,最少也得等個幾年,待小女孩心思成熟了,他才敢推那麼一把……

現在還太早了。

「那你今天在家做什麼啊?」他轉了個話題。

「什麼也沒做。」她垂下小臉,悶悶不樂的撥撥頭髮。

「我也快悶死了。」他大大的伸個懶腰,「小紫薇,陪子敬哥哥去逛逛夜市吧。整天在家裡吃西餐,我快膩死了。我們去吃點人吃的食物……」

整天悶在家裡也不是辦法……紫薇點了點頭。逛夜市本來是很愉快的。

他們一路吃,一路玩BB槍、射飛鏢、玩彈珠檯,還看小販爆米香。

紫薇幾乎要忘記悶悶不樂的心情……

直到天空敞開美麗的煙火,她驚歎的抬頭,嚷著,「陸哥哥,你看……」

子敬有點尷尬的搔搔頭。

「……對不起。」她眼眶快速的湧現霧氣,「對不起,我只是……」

「我明白。」子敬摸摸她的頭。

「我只是……只是……」她掩臉哭了起來。

「嗯。只是你還小,有很多事情,未來都還說不准……你想念陸哥哥吧?」

「……沒有,我沒有想念他。」她哭得更厲害了,「因為他沒有想念我……沒有!我什麼也沒想……什麼也沒想……」

子敬愛憐的摟著她的肩膀,讓她好好的哭一會兒。

少女的情感是這樣細緻美好,他突然有點羨慕起務觀那塊大木頭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