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降說愛你(四)

務觀去了美國,留在台灣的子敬就是他的眼、他的手。他們這對意氣相投的好友,從大學時代分別擔任學生會會長和副會長開始.就一直是好夥伴。

子敬生性淡泊,不喜歡名利所帶來的沉重壓力。他樂於當個總裁秘書獻策,卻不願被一大群人逢迎拍馬。

「……其實,當個秘書是委屈你了。」務觀偶爾會為好友惋惜。

「不,我很喜歡這個職位。」子敬總是輕鬆的揮揮手,「事少錢多離家近——老闆還供應豪華膳宿,不輸五星級飯店——讓你們去作牛作馬、勾心鬥角就好了,我喜歡隔山觀虎鬥。」

務觀拿這個沒野心的老朋友沒辦法,不過,少了他還真的不行。

【Google★廣告贊助】

他到美國出差兼探親,就靠這位忠實的老友幫他注意集團內的種種決策與變化,公文也是由他先看過才E-mail過去給他,聯絡則是靠視訊會議。

「……剛寄過去的是上半年『佳美』的資產負債表,表面上看起來不太好,但是的確有起色了,只是腳步有些慢吧。明天下午美東的分公司要開視訊會議,你不要忘記。關於董事會想要投資的網路遊戲公司,評估報告我也寄過去了,但是那群老頭只會花錢,沒一個瞭解線上遊戲……我個人是覺得不太樂觀,當然也得你先看過再做裁奪……」

務觀一面瀏覽著剛收到的公文,一面隨口答著,「別管董事會說什麼,『佳美,還有希望的,不要因為帳面數字不漂亮就關廠,花大錢下去研發,哪有這麼快回收的?他們當是種田啊?種田也得先看一季的收成啊。至於遊戲公司的投資暫且按下吧,找個內行人重寫一份評估報告,這種表面樂觀的垃圾報告叫他們拿去當壁紙貼,不要拿給我看……」

他交代了一堆事,卻發現螢幕那頭的子敬在發呆。

這倒是很希罕。總是笑嘻嘻的子敬面對工作時老謀深算,每個步驟有條不紊,從不見他在辦公時發呆的。

「子敬?」

他如大夢初醒,「呃……沒別的事情了。」

但是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不像是沒事了。

「子敬,我們認識七年了。」務觀皺了皺眉,「有話就直說吧,你知道我不愛拐彎抹角的。」

對,你一根腸子通到底,就連看見別人態度迂迴,你都恨不得倒罐通樂下去通一通!子敬沒好氣的想。「……應該說,沒有公事了。」

「私事?」他的興趣來了。假日只愛在家裡睡大覺的子敬也有私事好煩,這倒新鮮。「怎麼了?說來聽聽。我還以為你是機器人呢,每天不是上班就是睡覺。」

比像機器人,我會比你這大木頭像嗎?心裡是這麼嘀咕,嘴上卻說著,「務觀,小紫薇最近很沒精神。」

「沒精神?哈!」務觀笑了起來,「她在電話裡跟我吵架時中氣十足,哪裡像是沒精神的樣子?放暑假了,我不在旁邊管東管西的,她應該很樂吧,有什麼好不開心的?」

這塊木頭沒救了!子敬翻翻白眼。「剛開始一個禮拜,她倒是常出門玩,可後來就天天躺在書房裡頭看書、發呆。」

「這麼快就玩膩了呀?」務觀皺緊眉,「還是你趁假日的時候帶她去動物園走走?」

動物園……真是好建議。子敬雙肩無力的垂下來,「老朋友,她是十七歲不是六歲。」

這下可真難倒務觀了。下意識的想拿本書來參考,才想到他那堆「如何與青少年相處」的教養叢書全擱在台灣的家裡,根本沒帶來。

「那她到底想幹嘛?」他不耐煩了,「你乾脆直接問她……算了,我問好了。整天頹廢的窩在家裡,沒有一點年輕人該有的朝氣……」

「你說話的語氣別那麼像老頭行不行?」子敬翻眼朝天,「我們兩個同年,都是二十九歲!」他無奈的拍拍額頭,「再說,你問她她也不會說的,她只想你趕緊回家。」

「她想我趕緊回家管她啁?」務觀朗笑,「她跟你說的啊?」

「這種事情她會直接跟我講嗎?子敬額上的青筋暴了出來,「算了……你趕緊回來吧。在美國也沒什麼事了不是嗎?總之,該傳達的事情我都傳達了……」

務觀摩挲下巴,思考了一會兒,「子敬。」

「幹啥?」他沒好氣的開始整理桌上散亂的資料。

「我沒見你這麼關心過女孩子。紫薇是滿可愛的——雖然她那個脾氣啊,實在讓人不敢領教,不過長大後應該會好些——相差十二歲是有點多,可也沒多到太離譜嘛。只是你好歹也等她滿二十歲、有選舉權了才下手……她還是個小孩子,你這個時候跟她認真起來,對她未來的身心發展不太好……」

子敬張著嘴,看著螢幕那頭滔滔不絕的務觀,突然覺得他這老朋友的愛情智商低到水準以下,已經接近弱智了。

「愛情弱智先生,諮詢時間已經結束,明天請早。」他沒好氣的結束連線。

務觀瞪著螢幕發呆,摸不著頭緒,「愛情弱智?誰?」

難道他猜錯了?還有,子敬的話又是什麼意思?

沒來得及細想,公文很快便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將一切都拋諸腦後。

「務觀。」陸夫人敲了敲門,年過五十的她保養得宜,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娉娉婷婷的走進來,帶著芳香的氣息。「還在忙?你真的是來探望我和你爸的嗎?一進門就沒看你離開書房,人是在這兒,心還在台灣打拼。」

「媽。」他從公文堆裡抬頭,望見母親盛裝打扮,心裡已經有譜了。「大使的宴會我不去了,還有些事情要忙。」

「可是我想幫你介紹——」

陸夫人急著要說些什麼,務觀趕緊打斷她的話——

「媽,我們講好不提這件事的。」他裝出很忙的樣子,「我在三十五歲之前不談婚事。」參加宴會,美其名是拓展人際關係,實際上卻是變相的相親大會,他敬謝不敏。

「務觀,先認識又沒什麼不好……」她咳了兩聲,「總是要認識些時候,才好談論終身大事不是?」

「媽,你不是要我當個好男人?我自覺還不算是……」他關懷的看著臉色有點發紅的母親,「昨天聽你說不舒服,今晚還要去參加宴會?休息一下吧。」

「小感冒,不礙事。」陸夫人擺了擺手,眼神幽怨起來。「如果你爸爸不去,我也就用不著去了。」

務觀沉默了一會兒,「……媽,你也放寬心些,不過是場宴會。」

「防患未然。」陸夫人又咳了幾聲,「務觀,我都五十歲了,成天應付你爸爸身邊的花花草草……我真的膩了。與其等養成大患再來煩心,不如時時刻刻跟在他身邊,別給他機會的好。你不會懂——」聽到主臥室傳來開門聲,她驚跳了下,「你爸爸要出門了……我要走了。你就算不來參加宴會,也要記得吃晚飯,知道嗎?」

望著母親急匆匆的背影,他心裡有種莫可奈何的感覺。

多情的父親,讓母親吃了許多苦,從小他就是在父母親的爭吵、母親的眼淚中度過的。或許是童年不愉快的回憶,讓他律己其嚴,從來不牽涉感情上的煩擾。

失去自我、只是不斷追逐丈夫的母親,她的眼淚讓他一直不諒解父親……直到他漸漸長大懂事,跟父親之間惡劣的關係才趨韁。

流淚的未必是弱者吧?雖然不流淚的父親在他眼中,是另一苧逃避的弱者。對於母親激烈、近乎偏執的愛,父親只能懷抱著純真的初戀回憶,逃向一個個容顏或氣息相似的女人懷抱。

在父親面前的母親或許溫柔體貼,但是面對父親的女人們時卻殘忍無情。他第一次看到希臘神話裡宙斯與希拉的故事時,幾乎大笑起來。

真像……真的很像。

身為他們的獨生子,他只能冷眼旁觀,不能給予任何建議。唯一答應母親的,是他會當個好男人,忠貞對待自己唯一的她。

他也無意讓許多女人流淚,因為太多女人的淚水,會讓男人睡不好。

父親失眠幾十年了,他很明白。

背負太多情債,連自己的獨生子都得幫他背負起最沉重的那一個……

想到紫薇,他眼神頓時柔軟了起來。幸好……紫薇是這樣的可愛——這個小小的負擔,是甜蜜的。和紫薇生活了快半年,這個倔強又好辯的小女孩,讓他瞭解家庭生活不該是充滿寂靜與眼淚的。

她該不會是在想我吧?這個念頭閃進心裡,讓他有些好笑,卻也有股溫柔熨貼而過。

這半年的苦心,居然會有所回饋,這倒是始料未及的。有個人可以關心愛護,真的是……很好的感覺啊。

突然覺得好想念紫薇,但是看看時間……應該是台灣的凌晨吧?她不知道起床了沒有。

拿起電話,他試著撥紫薇房裡的專線,打算響三聲就好,但是幾乎是立刻就有人接了起來。

「紫薇?」

接起電話的紫薇馬上哭了。

【Google★廣告贊助】



他慌張起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好好的說呀!生病了?誰欺負你?光是哭,誰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趕快說呀!」

「你……你昨天沒有打電話回家!」她哇哇大哭。

「昨天我有空打電話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我想你應該在睡覺,所以……」他啼笑皆非,「你有我的電話號碼,為什麼不打給我廠

「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在忙或在睡覺?」她哭得肝腸寸斷,「你太過分了,我等了兩天的電話……哇……」

這小丫頭真的在想我呀?

他訝異、不解,卻也有些感動。「傻瓜,你任何時候都可以打的,我會接。」

「……你會罵我……」她懸念了兩天,緊緊握著電話,就怕這份脆弱的聯繫會中斷。

「時時刻刻,我都會在。」他嚴肅起來,「我對你是有一輩子的責任的,你隨時都可以找我。」

紫薇卻啜泣得更厲害了。

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他卻連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都不能,這讓他突然焦躁起來。

「不要哭了……」他不知道該怎麼應付小女孩的眼淚,「我叫子敬陪你?你想要什麼?我從美國帶禮物給你?」

「不要!我什麼都不要啦!」紫薇哽咽著,「陸哥哥,你趕快回家啦!我要你趕緊回家就好……嗚嗚嗚……」

有人……這樣的需要他。

其實他回家有什麼好的呢?他明白自己生性嚴肅,總是很容易看許多事不顧眼,老是罵著紫薇。他不在家裡,紫薇應該會歡喜這樣的自由……

但是,她卻哭著要他這個愛罵人的大哥哥回家。

他的心底,泛過某種酸楚的感動和溫柔。

「我一回家,你會天天挨罵,我也會威脅要扣你點數喔。」

「沒關係……都沒關係啦!」她抽了張面紙擤鼻涕,「陸哥哥快回家啦,趕快回家……」

「都這麼大了,還哭得跟小孩子似的。」他板起臉,「聽說你成天懶懶散散的是不是?我是該回去好好整治你了。在我回去之前,你先把台灣地圖背熟,回去我就考你。」

「嗄?考別的可不可以?英文對話好嗎?」她停下了眼淚。啊,完蛋了!「我可以用簡單的英文聊天了唉,你考這個好不好?」

「還由得你選啊?好好繃緊皮等著吧。」

與其聽她哭,還不如聽她精神十足的和自己拌嘴。

是啊,他也該回家了,父母親的家……並不是他的家。第二天,他就收抬行李回台灣去,比他預期的早了兩個禮拜。一放下行李,問了紫薇的去處,務觀推開書房門,果然如子敬所說的,她正悶悶不樂的躺在書房的沙發上發呆。

「陸哥哥!」她的嘴張成了驚訝的O型,忘情的衝上來抱著他的腰又叫又跳,「你回來了!陸哥哥陸哥哥……」

被這樣柔軟的胳臂抱住,他心裡湧起一股異樣。天……他怎麼可以對自己收養的小女孩起了遐想?

「沒一點正經。」他努力裝出嚴厲的樣子,「還跳?你台灣地圖背好沒有?」

「嗄?」血色從她玫瑰般的臉頰退一步,「呃……陸哥哥。你坐那麼久的飛機一定又累又餓,小手撤離他的身體,住後退去,我去倒茶給你喝……

「我不渴。」他悄悄鬆了一口氣。該死,她柔軟的觸感居然還停留著。「你背好了沒?」

「那……吃飯?」

「我也不餓。」他更嚴厲的問:「背好了沒有?」

「哪有一下飛機就考試的?」她抗議。

務觀二話不說,把早就準備好的地圖題目遞給她。

「我可是早就預告過了。給你十分鐘的時間作答,我去梳洗一下。」不過幾個縣市而已,應該沒問題吧。

十分鐘後,他瞪著紫薇填好的答案,良久才開口說話,「……苗栗和桃園填顛倒了……畢竟兩個縣市很近,錯了也就不怪你了。可為什麼屏東會跑去花蓮下面啊?」他開始額暴青筋,「澎湖和綠島幾時搬家了?還有墾丁為什麼會在這裡?」

「……墾丁不是在台東嗎?」她提心吊膽的看著自己被畫得滿江紅的答案。

這下子,務觀說不出話來了。

看看日期,他還有兩個禮拜的假;「去整理你的行李。」不趁機矯正她的地理觀念,要等什麼時候?

「你怎麼可以因為我沒考好,就要把我趕出家門……」紫薇差點哭出來。

「我永遠不會趕你出家門!」務觀無奈吼道,「這裡永遠是你的家。」

看她一臉不相信,他又催促,「快去整理你的行李!我帶你去看看墾丁到底是在台東還是屏東!」

【Google★廣告贊助】



子敬在公司左等右等,滿腹疑竇。老闆今天抵台,怎麼都下班了,還沒看到人?這個工作狂不是通常一下飛機就會直奔公司嗎?

「林嫂,老闆還沒回來嗎?」他一回陸家就問。

林嫂嘴抿得緊緊的,滿臉的不以為然,「先生一回來,又帶著范小姐出門了。」

「出門?去哪兒?」他摸不著頭緒。

「墾丁。」

墾丁?他滿腹的疑惑,一直等務觀打電話回來才得到解釋,讓他笑得滿床打滾。

「屏東、台東分不清楚……哈哈哈哈……」他擦擦笑出來的眼淚,「但是你拎著她出門幹嘛?」

「我還有兩個禮拜的假期。」務觀沒好氣的說:「我決定帶她實地走一遍地圖!墾丁在台東……她到底是不是住在台灣?我的天啊……」

「嘿嘿……」子敬怪笑幾聲,「我說老朋友,孤男寡女一起旅行,你可不要做出殘害國家幼苗的事……其實也沒差,只是要記得給人家一個名分。」

「還有司機同行,哪算孤男寡女……」話說到一半,務觀才發現自己根本沒必要跟他解釋,「喂!你患失心瘋了嗎?當心我扣你薪水!」沒好氣的摔了電話。

正在沿路對照地圖的紫薇驚訝的抬頭,「原來恆春也在屏東啊。」

坐在車子裡,務觀在心裡告訴自己要有耐性。「不然你以為恆春在哪兒?」

「……我以為恆春在美濃旁邊。」

兩個人相對無言。

「看你的地圖。」他疲倦的閉上眼睛。一個禮拜後,兩個人曬得跟黑炭一樣回來。紫薇噘著嘴,務觀還是一臉的嚴厲,兩人看起來都很疲倦。

「等我先睡一覺……」紫薇無力的晃晃手上的數位相機,「我再做功課行不行?」

他考慮了一下,「好吧,明天再開始做。記得先把網站規劃書拿給我看。」

「還要規劃書啊……」她喃喃的念著,飄上二樓,晃進房裡倒頭就睡。

「規劃書?」坐在沙發上的子敬眼睛都直了。他們不是去旅行嗎?

「暑假作業有一項是網頁設計。」務觀不滿意的搖頭,「出國前我就看到了她做出來的成品,做得實在太隨便了。趁著這次旅行,我要她做個環島旅行的網站出來。反正照片照了那麼多,暑假又這麼長,旅行本來就是為了增長見聞而去的,交個心得報告也是應該的。既然要做,就把它做好……」

子敬小心翼冀的點頭,提醒自己不要跟老闆要求「員工旅遊」這種無謂的福利。

萬一他也要求自己做一個旅遊網站出來,豈不自討苦吃。

這個時候,他實在非常同情紫薇。

「網……網站?」月季笑到在地毯上打滾,「你們旅行沒有培養到感情,反倒培養出一個網站來了?」

紫薇瞪了沒有同情心的好友一眼,「你還笑?」她都想哭了,「陸哥哥還要我做英文版!我才高二耶……英文版?他會不會太高估我了?」

「你直接跟他講你不會不就好了。」月季很輕鬆的回答。

「那怎麼可以?」她漲紅了臉,猛然跳起來。「不會……不會就查字典啊!我怎麼可以讓他把我瞧得扁扁的?」

月季會意過來,可見務觀抓到了紫薇的弱點,知道請將不如激將。個性倔強的紫薇,就是禁不起激。「那你慢慢查吧,我回家了。」

「月季!」紫薇攔腰一抱,害她差點和地面接吻,「幫我做英文版啦!」

她知道月季的語文能力超強,才高二而已,英文和日文的檢定都通過了,暑假還在語文中心學法語,別人被那些蚯蚓文整得欲哭無淚,她卻游刃有餘,天天都開心得不得了。

「好啦……」月季忍住笑,「不過要有酬勞喔。你也知道,我自己的功課一大堆……」

酬勞?她狐疑的看著古靈精怪的好友,仔細算算自己的存款,「我那些錢買『尾崎南』作品全套應該沒問題,但是要買齊所有的BL日文漫畫,我個人覺得需要分期付款……」

「不是那個啦!」月季目光閃閃,充滿了興奮,「回答一個問題就好了,不可以騙人喔。」

問題?她小心翼翼的打量一臉不懷好意的月季,「什麼?」

「一個問題換網站英文版唷。這真的是很便宜,非常便宜啊……」她像惡魔般的誘惑著,「只要誠實回答一個小小的問題就好了。」

如果有其他人可以拜託就好了……紫薇想想那幾百頁的網頁,立刻氣餒了「……你問吧。」

「你,是不是真的愛上你的陸哥哥了?」

紫薇呆了一下,臉孔刷地艷紅起來,拿起網站規劃書遮著自己的臉。

月季捶著地板,大笑了一會兒,「果然……成交了。」

「……我什麼也沒說啊!」她羞紅著臉輕推月季。

「拿來啦!我幫你翻譯……」

「月季!」

「害羞啥?恭喜啊!連婚前旅行都有了,就差蜜月了啊……」

「葉月季!」紫薇吼她,連小小的耳朵都紅了。

唉,這個網站的英文版……真的好貴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