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窗夜談 之十 尋(上)

發生那件「集體夢遊」,開始我和紅茶都沒當回事。

不是我打電話給阿兄,紅茶回家頭件事也是打給他阿爸。兩邊的說法不太相同但也差不多。

大概是那幾個同學跑去某些猛鬼地點探險,做了些不恭敬的事情,比方說拿了些紀念品或言語輕佻,或更乾脆的在人家的地盤解決生理問題之類。

【Google★廣告贊助】

事實上,真有性命危機的情況很少,這情形算很嚴重了。但也只是趁人睡覺或酒醉意識不清借「穿」一下身體,許多找不到原因的夢遊就是這樣。

附身對他們而言並不舒服,活人陽氣重,對他們的感覺就像穿著火烤盔甲一樣,所以附身常見陽氣不足的小孩或女人、老人,血氣方剛的年輕男人若是被附身…嗯,請多少節制一點,不要太遵從荷爾蒙的衝動。

當然,也有例外。像是先冒犯他們的就會被討債,時運低的話就會被「穿」。但是多半也只是感受一下活著的欣喜,天亮陽氣旺盛之後就會走了,不太會鬧亂子。

這就是起大規模的集體夢遊,大概是跟回來的不只六個,想制住我和紅茶就是想讓沒分到名額的也享受一下活著的氣氛。

只是我沒想到這幾個同學感情這麼好,連時運低這件事都相約一起低。

回家後我一直沒有精神,睡了十幾個小時還是想睡,最後乾脆好好休息,燉了缽四物雞好好補補。

雖然我沒噴舌尖血,大概還是傷了點元氣。紅茶大概更慘點,我發簡訊叫他吃點四物湯補補氣,他只回了我一個瞌睡的表情符號。

結果我調養了兩天才算恢復過來,當中阿兄打了幾通電話給我,說那邊的事情有點麻煩,可能要晚點回來。

我覺得事情已經解決,也只叮嚀阿兄看著表哥一點,幫我跟阿叔問好。

誰知道,到第三天,紅茶撥電話給我,說,小Z(化名)根本沒回家,應該是失蹤了。

「…報警了嗎?」

紅茶那向來淡然的語氣難得的凝重起來,說事情不是報警這麼簡單的了。

其實我們學校偶爾會發生神祕失蹤事件,但沒真出什麼事情。通常就是人突然不見了,然後出現在某些地方迷迷糊糊的,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一般都是當作吃藥或生病之類的處理,往往也沒什麼後遺症。

紅茶不要看他一副淡定臉,事實上很喜歡這類奇聞軼事,他還跟當事人訪談過。

但是這類事件最多就是一天,現在小Z失蹤已經三天了。

他認真起來,回去事發的男生宿舍查訪,發現有張符被撕碎扔在桌子底下。

「說不定她放暑假去了。」我們是在男生宿舍門口分開的,就算她沒拿著符行百步,她男朋友送她回家,總沒事吧?

紅茶安靜了一下,「她男朋友又把她帶回男生宿舍。睡醒沒看到她,以為她回家了。到今天才知道著急。」

對於同學間的感情生活我不想評論,只是我若交個男朋友三天不見人影才著急,我會覺得自己眼瞎並且浪費感情。

「所以呢?」

「我算了一下,小Z不是時運低,根本就有死劫。這劫不過就GG了。」

我瞬間清醒。

嗯,這要插播一下關於紅茶家的家業由來。事實上不是主神找來的,而是他們阿祖哭著喊著去抱主神大腿煩不過才勉強命為神明代言人。

他們家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有濃厚的靈異體質。這不是啥好事,折騰得夠嗆,到最後只剩下他阿祖一個人,而且命不久矣。直到抱了大腿,才算是把命保住了,但往下傳也是兩代單傳,直到他爸才算是功德夠了,紅茶才有那麼多哥哥姊姊,甚至出了他這樣一個絕緣體,有希望這可怕的靈異體質能夠漸漸泯滅。

不過紅茶阿祖在遇到主神之前,對自己人生感到非常迷惘,勤學了不少命算卜卦之類,後來成了他們家族企業的額外項目。

畢竟主神脾氣不小,更不是便利商店,只有看祂老人家高興,沒有隨傳隨到那種事情。所以問事的時間很少,更多的是卜算和一些民間方術--主神祂老人家許可的範圍。

紅茶卜算很厲害,雖然不常出手。這個我略有涉獵,但是算得很慢,我表哥比較精通,但我看他還是猛按計算機。

最絕得是,紅茶非常先進的寫電腦程式直接跑運算的部份,坊間的電腦紫薇斗數也不是說不準,只是他會的更精進、更煩瑣些。光他寫的就有七八種,有的還有手機app。

他對我的驚嘆很不解。因為他覺得只要有高中程度就能流暢的寫這些簡單程式。可我表哥讀得就是這科系,到現在還是用電子計算機。

總之,他除了運用科技非常先進,解讀也非常毒辣到位。

「你弄到小Z的出生時?」我想了半天問。

「一天不過二十四小時。」他回答的很淡然,「很容易歸納整理出最可能的時刻。」

我沈默了。

其實紅茶打來一定是調查到一定程度,胸有成竹。但是我掙扎著不想去管這件事。

一來是學校的問題有點嚴重,連阿兄和表哥都叫我好好上學,能夠做的只是武力展示和友好賄賂。地點有問題,風水有問題,本來的山頭老大,我們根本惹不起…甚至不明白祂是什麼。

二來是死劫的問題。

看過命盤吧?最少也知道「某某壽算幾何」之類的。但是這個壽算,只是個大概值。就是時運低的時候沒事,最可能達到的最大壽命。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比方說吧,小劫,大概就是75%能渡過,大劫,大概就是25%能渡過。

死劫,只有5%能渡過。

時運低到有死劫的,通常被抓交替都不算犯罪了。

這種情形下,跑去虎口奪食,我不覺得我們這兩個三腳貓都不算的靈異智障能有什麼好下場。更何況是什麼東西把小Z弄走的都不知道。

「難怪每年都有那麼多救溺水而犧牲的英雄。」我煩躁的嘆了口氣,「我知道了。」

「阿妹,我不是要妳一起來。」紅茶安靜了一下,「我只是先跟妳講一聲,免得連…都沒處找。放心吧,我一生平凡,摻和進來就出不了大事。我不摻進來,恐怕小Z就真的沒救了。」

「我這幾年時運很高。總之,在男生宿舍門口見。」我掛了手機。

人們常把自己估得很高,覺得自己一定可以鐵石心腸。其實不然。

你看吧,每年多少人為了拯救溺水者而亡,又有多少人捨身救人。有些時候事情逼在眼前時,腦袋一熱就上了,並不是情操特別偉大。

明明知道有某個人有能力去救,卻完全沒有努力過,人類總是會在未來將自己折磨得夠嗆。

或許就像表哥說的,這只是一種種族延續的本能,本能逼你去拯救其他同族。

該死的本能。

紅茶打電話給我時已經是傍晚,我到學校時,天已經黑透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