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窗夜談 之十一 錯愛

小Z的事還有點餘波。

暑假過後,紅茶常常在意外邊緣…所謂的意外邊緣就是只差一兩步就會有意外,程度從花盆到遮陽棚,最後上升到鷹架倒塌。

鷹架倒塌時我正在他旁邊,正在等他繫好突然鬆開來的鞋帶。

【Google★廣告贊助】

開學快兩個月了,我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情形不對勁。

嗯,如果是小說或漫畫,我們應該出發去追尋這種怪事的根源,然後歷經九九八十一難發現背後有深不可測的原因和更深不可測的大魔王…運氣好可以混到百萬字。

可惜我們生在現實中,而且沒有那種殺死貓的好奇心。

所以我們直接交給專業,阿兄和表哥很輕易的就揪出背後的原因,並且非常安全。

過程中我唯一的怨念是,我已經不指望大學生寫一手漂亮的楷書了,但我希望他們最少不要十個字錯八個,然後跟我爭辯手機或鍵盤的溝通方式比較先進,用筆太古老,跟不上時代。

小Z的字真他馬的醜。

是的,一直跟在紅茶背後的就是小Z。因為她廢話太多,所以我整理了一下。

簡言之,小Z不幸在家鄉附近的鬼屋被嚇死,心裡覺得非常委屈和憤怒。其實她最該找的是把她嚇死的那群鬼神…但是她一個新死者對付這些陳年鬼神,嗯,她缺乏勇氣。

然後憤怒和委屈還是必須宣洩,於是做出了一個讓我覺得她的邏輯大約是體育老師教的決定--她決定讓紅茶付出代價。

為什麼呢?因為紅茶明明可以跟她講明白的,甚至應該保護她。結果講得不明不白的讓她誤會,所以才會枉死送命。

講到這裡的時候我表哥嘲笑了一句,「說得這樣理直氣壯…其實只是紅茶看起來是最好捏的軟柿子。」

這時候我不得不說表哥中肯。

於是這位邏輯故障的小姐,很有毅力的花了整個暑假從家鄉走到學校,然後盯著紅茶使絆子、設法托夢和附身,對於絕緣體的紅茶來說,一切靈異手段都是沒用的。

小Z只能無助的跟著紅茶,跟著跟著突然萌生愛意,喜歡上那張淡定臉。說幹就幹,她立刻竭盡所能的設法害死他,好讓他也過來那邊,從此長相廝守之類。

紅茶當場就非常明白而冷靜的拒絕。

原本小Z還要糾纏,結果紅茶報給她一串長長的名單,都是曾經希望和他冥婚的對象。大概是這些小姐都非常不好惹,小Z終於放棄,哭著前往枉死城了。

據我表哥說,其實大半被害死或殺死的鬼魂,最害怕的是殺死他的兇器或兇手。常常見到這些冤魂鬧,敢去鬧兇手的簡直是鱗毛鳳爪,可說是冤魂中的勇者--克服了天生的恐懼。

這造成了許多刑案的難度。因為將冤魂找來問案不困難,能辦得到的不算少。但是冤魂往往吞吞吐吐,頂多給點隱諱的線索,寧可在家或對無辜的人發洩怒氣,卻連兇手的名字都不敢聽。

很奇怪的現象。有時候我都會對因果報應產生一點懷疑。

表哥說,這沒什麼。人死了以後保持完整智商和情商的很少,像是居然會喜歡死人臉的紅茶。

我覺得,這只是表哥單純忌妒紅茶比他帥的詆毀。

紅茶的桃花的確都開在有點詭異的地方。我阿姊喜歡許某人,但更喜歡紅茶,可見紅茶有種活人沒辦法了解的魅力。

但是這種錯愛顯然是空付了。

他是我唯一能到家裡玩的朋友,對於阿姊發出的聲音和氣息完全不受影響。除了我家比較冷的感想外,他沒任何感言。湊巧他不怕冷,所以一直出入的很自在。

也是唯二能在我家睡覺的非血親。另一個是阿叔。除了他們兩個以外,在我家睡覺的外人無一例外都會惡夢不斷的鬼壓床。

其實也不用到睡覺,阿兄在樓下開小茶館,跑了好幾個員工。稍微有點靈感的都被嚇跑了。直到陳姊來上班才安定下來。

陳姊有點閱讀障礙,據表哥說靈性有些受損,哈利波特說得麻瓜,在他說就是個頑石。但是陳姊還是挺聰明伶俐的,成了小茶館的中堅幹部。

至於許某人,他寧可在門口打電話給我,把我叫出去,死都不肯踏入我家一步。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