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窗夜談 之十二 壁虎

我的房間,有一隻雪白的壁虎。

其實她出現時我還是會嚇一跳,雖然已經一兩年了。不知道是她行動的緣故,還是有點像蛇的長相,終究還是被嚇到。

但我們還是相處得算愉快,有她駐紮在房間裡,最少夏天的蚊子幾乎等於不存在。

【Google★廣告贊助】

她似乎比外面的壁虎要雪白多了,個子纖小。尾巴有一小截歪斜,所以很難認錯。在可能的範圍內我都小心的不傷害到她,打掃都要先喊兩聲讓她先離開。

這隻壁虎是阿兄在我剛上大學時,從學校帶回來的。他很輕柔的將肩膀上的壁虎放在書桌上,我被嚇得彈跳得很遠。

阿兄笑了,很溫柔的說,「別怕。」

我以為阿兄會說這隻壁虎的由來,結果卻變成一場心靈雞湯。阿兄說,其實他很同情自殺者,畢竟誰挨刀誰疼,一定是有當時過不去的檻才會選擇絕路。

但是,所有過不去的檻,都只是一個激越而盲目的當下,若是那個當下被阻止了,說不定幾年後回頭看,會覺得所謂的「過不去」,既幼稚又可憐,然後覺得慶幸。

可這不代表能夠站在一個優越的道德制高點去譴責自殺者。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曾經有過那個衝動的瞬間,只是幸運的被理性或機運阻止了。

他希望我凡事多想想,想想他,想想阿弟(表哥),失去阿妹是他們倆絕對不能承受的痛。

我聽得雲裡霧理,不過還是慎重的答應絕對不會選擇絕路。然後阿兄留下那隻壁虎。

雖然是有所猜測,但阿兄不肯明說,我也裝不知道。跟這隻小壁虎相安無事。

後來我跟紅茶成了媽吉,因為小Z事件我們又成了各個小圈圈隱隱排斥的人,也不是說被怎麼了,只是覺得晦氣會倒楣吧,總是離得遠遠的。

這其實也沒啥,只是分組報告時有點麻煩。最後我們湊了其他的游離份子,只是游離在團體之外的別想他們會有多少心力放在報告上。常常就是我和紅茶勞心費力,往往要通宵趕報告。

這就是為什麼紅茶會到我家過夜,和阿兄與表哥很熟的緣故。

嗯,同時紅茶和小壁虎也很熟。

其實我不明白,明明我對壁虎小姐也不錯,為什麼她會特別喜歡紅茶。只要紅茶來我家,她就一改長年隱蔽的習慣,竄出來凝視著紅茶,紅茶對她伸手的時候,她還會羞答答的爬到書桌,讓紅茶用食指輕輕撫摸她的頭。

太奇怪了。你說紅茶對動物有一手?才沒有。學校的狗看到他就吹狗螺,貓會豎直毛恐嚇完轉身就逃。麻雀都不肯降落在他走過的地方了,為什麼小壁虎會這麼喜歡他。

紅茶自己都說,難得有動物會喜歡他。上回學長的變色龍看到他立刻鑽進當窩的石頭縫,死活不肯出來。

我想也不是爬蟲類就能喜歡他。

經過紅茶的「開導」,壁虎小姐終於不再那麼內向,跟紅茶出去的時候,往往會在包包裡翻到她,然後把我嚇得跳起來。

為了避免她被包包裡的錢包和書壓死,我特別在包包外面懸掛了一個小手機袋,讓她能安全的跟我們出門。

偶爾比較安靜的環境,比方電影院,她會從手機袋裡竄出來,爬在我或紅茶的肩膀上。

也就是在某次看電影時,我們終於了解了壁虎小姐的過往。事實上,我應該叫她學姊。

許某人有個惡劣的習慣。他經年累月的冒險生涯,一直很遺憾不能讓我直接分享,所以他閒下來就會邀我去看恐怖電影。

當然,會被許某人光榮點選的恐怖電影,往往就是內行人拍的,非常貼近他的生活,也很有可能把人嚇出心臟病。

雖然不太願意承認,但我還真喜歡看恐怖片。只是我一個人不敢看,阿兄只會在電影院睡著,表哥卻會尖叫得讓我更害怕…結果只能跟許某人去看,順便讓他收驚。

等我上了大學,被嚇的行列多了紅茶一個。許某人本來很不滿,結果看到紅茶那張平靜的臉孔,用淡定的聲調說「嚇死我了。」,從此他就非常開心的多買紅茶的那張票。

這天剛好壁虎小姐心情到位,也剛好許某人又從他緊張刺激的生涯得到假期,於是非常愉快的約了我和紅茶去看某部和凶宅有關的恐怖片。

我才不會告訴你我嚇哭了,更不會告訴你紅茶打翻了他的紅茶。

至於壁虎小姐,緊緊的貼在我脖子上發抖。

結果一群嚇得發蒙的人,出去喝咖啡順便讓許某人收驚。

就是在收驚的時候,許某人發現了壁虎小姐…或者說他那五根指頭的鬼鳥發現了,好一陣雞飛狗跳和怒吼,差點讓咖啡廳的店員將我們轟出去。

最後鬼鳥和壁虎都平靜了,和許某人非常亢奮。但我直接告訴他這是阿兄送給我的,他才枯萎下來,一臉可惜,「阿兄就是人太好。」

許某人常吹他的小倩能與魑魅魍魎交談,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能跟壁虎交談,這倒是親眼目睹。

結果許某人跟他的小倩交頭接耳,一點點的語譯了和壁虎小姐的交談。

壁虎小姐是第一個從我們學校那棟大樓跳下來的學姊。理由也很通俗,就是感情問題。

其實跳下來的瞬間就後悔了,可惜沒有後悔藥可買。本以為可以一了百了,誰知道前路既艱且長。但她也算是鬼神界的佼佼者了,很快的脫離了死亡循環--不斷重複跳樓那段渾沌。

清醒的很早,也知道自己算是承擔了一條人命的罪。自殺也算殺人,就算殺得是自己。

總之死後的生活不太舒適,但也知道服段徒刑就有機會離開了。

但是,另一個學妹從同樣一個地點,也跳了。

這下,她急了。

這段她說得讓我們非常糊塗,討論很久才猜測,大概就像是傳銷組織。第一個跳的像是打開了某個通路,接下來跳的罪有部份要由上線承接,所以她原本的徒刑就變得更長,其他跳的反而罪孽比較輕,很快就可以走人了。

遇到這種情形,有的上線會受不住發瘋,誘使更多人來跳,最後不是天誅就是地滅…不過之前能夠過把老大的癮。但是這位壁虎學姊卻不願意這樣,一開始是設法阻止,結果發現求死心切的學妹學弟根本沒把她當回事。後來她開始顯形嚇唬那些有求死之意的人,結果誤中副車把路人嚇出點毛病。

總之她竭盡全力阻止再次發生跳樓事件,但再怎麼盡力,一年還是得跳那麼一兩個。最後她將自己的靈力耗盡,才讓學校將頂樓的門鎖起來,她自己卻快消失了。

其實她都快忘記為什麼要這樣努力,只是下意識的阻止。她最後一次是撲向一個哭著打開廁所氣窗的女孩,化成那個女孩最害怕的東西,那個女生尖叫著逃出廁所,她也失去意識了。

再醒來,就看到一個青年溫柔的捧著她,而自己變成一隻壁虎。

接下來就沒辦法再問了,那只鬼鳥翻白眼了。可見問話也是個力氣活。

但是當下我們默默無語,紅茶溫柔的用食指摸了摸小壁虎的腦袋。

終於解開了紅茶這麼討壁虎小姐喜歡的千古之謎。

那天晚上,我做夢了。

夢見皮膚雪白的學姊跟我聊天,要我謝謝阿兄和紅茶…難得有人待她如此溫柔。

我說不必謝,他們就是一對好人。她說那就謝謝妳吧。我說也不用,我廣義來說也是個好人。

她笑了。其實我看不清她的五官,但我知道她笑得很害羞。

後來聊了些什麼,已經記不清了。印象裡我問過她當壁虎的感想。

她說,其實能夠有個軀體躲避罡風日日刮骨,已經太好。壁虎的壽命不長,她算是用短短的一世躲過了自殺的罪孽,非常感激阿兄的成全。

再說,當壁虎滿不錯的,穿皮衣吃得又好。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她抱著一個全家餐桶,滿滿的都是炸雞翅。

「可惜不能讓妳嚐嚐看,其實挺好吃。」她遺憾的說。

我醒過來了。向來沈默的壁虎小姐,啾啾啾叫了幾聲。

其實這還算是個挺溫馨的夢。只要別去深想「炸雞翅」最可能是什麼。

我也勸你最好不要多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