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窗夜談 之十四 道(上)

有回同學閒聊到吵起來,原因居然是「陰陽眼之邏輯性與道德責任」,我聽得直笑。

這個,個人感想,姑且聽之。

我個人是靈異智障,可在我們家我是少數。其實所謂的陰陽眼,古今中外都有,不是什麼特別希罕,程度大不相同就是了。

【Google★廣告贊助】

打個比方就能明白,近視一百五十度和一千五百度看出去能一樣嗎?所以陰陽眼不是標準視力,不會每個陰陽眼看到的都相同,有的跟超能力一樣,也會時靈時不靈。

像阿兄,他可以說是陰陽眼裡的2.0,纖毫畢露。但就像我們能明白的分辨東方人和西方人的分別,他也不會分不出活人和鬼神的區別。但說多有妨礙…那也沒有。

其實人的腦子是很頑強的,能把不相干的聲音過濾成白噪音,普通人都不會刻意去記路人的臉孔,阿兄自然就能把那些無關緊要的鬼神排除掉,當然也是他本身就擁有處理干擾的能耐,所以不至於陷於恐懼。

突然跳出來當然不免會嚇到。不過就算個活人突然跳出來喊「嘩!」,我想誰也都會被嚇一跳吧。

至於表哥,他的陰陽眼原本是沈睡的,只是受到刺激開眼,之後刻意維持…原因就是對玄異無比的熱情。但他的「視力」就差很多,鬼神在他眼中是不同顏色的光暈。

我猜他會那麼傻大膽可能就是沒能完全顯形的關係。

但這種天賦也是很稀少可貴的,起碼許某人就羨慕得要死。聽說道家開天眼有一套繁複的手續,這個我只知道個模糊的概念。據說看不到的內行人佔絕大部份,需要透過主神或某些繁複手段才能探查。

可擁有這樣難能可貴的「視覺」,但阿兄和表哥都是「聾子」,能見不能聽。所以要費力的扶乩溝通,逼不得已得無奈的被附身。

至於所謂的陰陽眼的道德責任,比方說必須將所有鬼神一網打盡避免危害人間…嗯,沒聽過這個準則。

阿兄是這麼說的,既然不會因為「泯滅謀殺案的產生所以要滅絕人類」,那就沒有「鬼神可能危害蒼生所以必須種族毀滅」的道理。

畢竟人類殺害人類的比率,遠大於鬼神殺害人類的可能。

嗯,現實不是恐怖小說。我曾經計算過以現實為藍本的恐怖小說殺人數,幾乎一本就能毀滅一個大安區。系列作幾本就能讓一整個台北市的人口消失。這還只是一個系列作,不用多,一個月出版的恐怖小說就能讓台灣成為真正的鬼島。

基本上來說,阿兄和表哥幾乎不怎麼插手尋常的撞邪,教我自保,但自保得不太好時,頂多就收驚,然後送醫院。

阿兄們寧願在醫院擔憂的看護我,卻不會試圖幫我轉運什麼的,雖然他們的確辦得到。

這點穩重溫柔的阿兄和瘋瘋癲癲的表哥態度意外的一致。人生有時運高就有時運低,所謂的轉運,要不就是透支未來,不然就是豪奪他人,下場都是相同的慘。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任何偏門的一帆風順勢必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其實台灣遭逢靈異事件的困擾已經算是有很多門道可以求援了,看看西方遭逢靈異事件首先要命夠硬,熬得到教會批准驅魔師已經不知道是猴年馬月了。

所以呢,除了收拾阿公阿媽留下來的爛尾,阿兄真的很少出手,很講究緣份。表哥比較多,他自認是台灣的衛斯理,我都叫他先去念醫學院再談能不能頂這個名號。

我印象裡阿兄主動出手的只有一次,花了許多時間精力,事實上原本是陌生人。

那天我和阿兄去一家香燭店批土紙,不要懷疑,我們家的紙錢都是自己手工製造,不是印刷品。扛了一麻袋出來,結果發生非常神奇的車禍。

一位消瘦憔悴的小姐牽機車,不知怎地沒扶好機車倒地,然後呈S型旋轉的撞上我們的機車,阿兄推了我一下,結果他被倒下的兩台機車(對,我沒打錯)壓到腿倒在地上。

那位小姐的機車離我們起碼有七八公尺,並且在下檻。到現在我還想不通怎麼樣能這麼離奇「飛上」兩個磚的高度和這麼遠的距離。

兩台機車都沒發動。

丁小姐(化名)慌張的哭了起來,差點就立刻撥了救護車。阿兄阻止了她,路上行人很好心的過來幫忙,阿兄說只是瘀青和一點扭傷。我本來憤怒的想罵人,但看著丁小姐的臉,我卻罵不出來。

我是靈異智障沒錯,但我起碼會看氣色吧。一般印堂發黑到這程度早不活了,她居然還能抽抽噎噎的在太陽底下哭。

而且她一直道歉,不斷道歉。在阿兄拒絕收錢之後,她揉著裙角,求阿兄最少去她家上個藥。

結果阿兄說好。我很想說不好,但說不出來。但決心不讓阿兄插手太多,瞧她氣色絕對是大麻煩。

丁小姐家在四樓,能搭電梯上去。但是站在他們家門口,真是無比涼爽…像是站在冷氣孔下面。

明明端午就在眼前。

進門之後,沈穩的阿兄細微的倒抽一口氣。連靈異智障的我都覺得非常不祥。

妥妥的凶宅無誤。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