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窗夜談 之十四 道(下)

丁家人都很老實、誠懇,一家子好人。

要不是這麼稀有的傻…好人,也不會被騙買下剛出爐的凶宅--情殺後自殺,只因相信朋友的推薦。更不會耗盡積蓄還背了一堆房貸,連搬家都辦不到。

你看,明明是陌生人,結果阿兄問八字居然都給了,多沒有防備心。

【Google★廣告贊助】

大概是想,已經這麼窮、這麼倒楣了,也沒什麼能損失的吧…

真的,住在未處理的凶宅並不是最慘,更慘的是,雖然風水不太通,羅盤看起來也非常不吉祥。其實像這種大樓都經過設計,為了保有大多數的安全,通常會有個「洩洪口」,就算沒死過人也是早晚的事。

但這是最慘嗎?不對。慘中之慘就是,這一家三代的八字粗推的時運都是相輔相成的低。

我們進來的時候,只有丁小姐、丁媽在家,丁媽還挺了個大肚子,非常擔心她下一秒就生了。結果因為丁小姐撞到人,丁爸丁阿公都趕回來了,愧疚萬分的幫阿兄上藥,還想賠醫藥費。

我看著他們陳舊的傢具和洗得發白的衣服發呆,憔悴和疲憊是他們的面容。茶几上散著珠子,丁媽不好意思的說,閒著也是閒著,串點珠包髮飾什麼的,網拍能換點錢補貼家用。

真想跟他們講,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你們試著當當禍害吧,好人沒好報的。

但更多的是難過,一種感同身受的難過。

我很明白貧窮的滋味。

小學前的事情我記得不多,有件事情卻讓我記憶猶新。在連吃七天蛋炒飯,已經沒有蔥可以用,必須切薑來爆料時,我才上國中的阿兄痛哭失聲。

我記得那種難過,刻骨銘心的驚慌和痛苦。害怕得握緊拳頭,連腳趾頭都蜷起來。

長大回想起來真是越來越不是滋味,越來越難以原諒父母。我十三歲時照顧自己就有點吃力,真沒辦法想像當時同歲的阿兄是怎麼撫養三歲的妹妹。

在那之前,他被溺愛得如寶似玉。父母除了丟錢給他還做過什麼。

不,其實連匯錢都常常忘記。

小孩子只是說不出來,其實心裡明白。被逼得山窮水盡的那個少年阿兄,失聲痛哭並不是他沒有男子氣概。

他再沒有哭過,甚至學會不要在月初就將錢用完,學會跟父母耍心眼,誘使他們認為開支票比匯錢省事,最少不會讓阿兄帶著我去給他們添堵。

我們批土紙來作刈金,畫符供內行人使用,這就是我們微薄的打工。記得小學第一次月考我考到第四名,一路哭著回家。因為這樣就註定拿不到獎學金了,阿兄又要憂愁一點。

看著丁家人我心痛。像是看到以前消瘦強作歡笑的阿兄,和總是懷著害怕的,年幼的我。

那天我們搭計程車回去,阿兄很沈默,扶著他上二樓之後,他摸了摸我的頭。

「…阿妹,妳記得外婆嗎?」他嘆了口氣,「跟舅舅移民去澳洲的外婆。其實…其實外婆跟我說過要帶妳一起去。」

我睜大眼睛。

「是我不肯。」阿兄的聲音消沈下來,「對不起。但連阿妹都沒有…我覺得我撐不下去。」

阿兄終於成功把我惹哭了。

嗯,咳,似乎太煽情了,打住打住。

總之阿兄插手丁家的事了,還把表哥叫回來一起想辦法。其實最好的辦法是,請一個高明的風水先生來看,因為連雜學頗廣的表哥風水都只有皮毛。

而風水這種東西,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但是高明的風水先生代表收費也是帝王等級。就算內行人願意打折,我們也才剛剛脫離貧戶邊緣。丁家人比我們還慘,恐怕全家每人都得賣一個腎才有可能付得起。

再說,丁家所在的房子,正是一個風水最壞的「洩洪口」。這代表附近游離的鬼神都會往這兒衝,卻雍堵在這裡。若是丁家平均時運高,說不定還能一拼,有機會逸散掉。現在就是雪上加霜時。

不過,阿兄和表哥,正好是一正一奇。風水沒皮條,就直接從擅長的著手吧。他們倒是腦力激盪出一個風水能力不足,靠符與常識填補的範例。

我的感想是,桃木不便宜,親手打銅符好累。

安完銅符與桃符,建醮、上告天地,祭四方鬼神。然後前陽台不閉,後陽台不關,用這個流通的風局,強力沖刷鬼神停留的時間。

這在風水上是不好的,但是算是一記以毒攻毒。說能立刻變得大吉大利那是妄想,但是最少成為了一般的風水,平局。

雖然時運還是低,但熬過兩年就開始步步高了。其實吧,好人雖然不一定有好報,但是父慈子孝真的是齊家穩固之本。要不然在這麼險惡的凶宅和時運惡劣之下,這一家居然只是倒楣,卻都還活得好好的,這就是個奇蹟。

最後我們沒收丁小姐全家努力湊起來的四千塊,看著丁媽快生了,誰能拿得下手。結果表哥倒拍了一萬拉著我們走人了。

這若是買賣,我們真是大虧特虧。不過我們從來不曾當做買賣看。

事實上,我們還賺了,賺了一個舒心快意。

不過也是沒經驗,這事還沒完。丁小姐的弟弟出生了,我們沒算到嬰兒魂還不穩,鬼神又喜歡小寶寶,經過就摸一下真是吃不消。

雖然有留下平安符,但是不抵數量,丁小姐小心翼翼的打電話給我(還不好意思打給阿兄),問平安符符袋發黑,要不要緊。

結果一問,她剛出生不久的弟弟,已經哭了半個月的暗烏(這是台語,意思是天黑)。

真不知道他們之前是怎麼活下來的。我親手寫的平安符,才多久字全模糊了。

最後阿兄想了一天,重換了一個符…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那個符維持到小朋友五歲還燦然如新,誰也沒敢摸他一下。

這就是我最不明白的地方,表哥更不明白,苦思惡想得差點魔障。除了紅茶一副理所當然,許某人回家問遍了師門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你猜阿兄寫了什麼?

他用篆書寫了幾個字: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不騙你,我臨摹了三年,表哥比我花的力氣更多。但符能學,這段卻仿得再真都沒一點用處。

我一直以為,「正氣歌」屬於buff中的壯膽加成,為什麼阿兄能把這個弄成無敵盾一樣的超級防禦技能…直到現在,還是一個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