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十一

哀軍獲勝的手法,其實不怎麼光明正大,而且成本很高。

女子天生體力上的弱勢和訓練不足,其實一直都很困擾李瑞與賢良屯。這樣的孱弱之兵要正面衝撞兵強馬壯的北蠻子,無異以卵擊石。

不過,需要為發明之母。逼到沒辦法了,辦法自然就想了出來。

【Google★廣告贊助】

既然女子體力上的弱勢和訓練不足都得交給時間來解決…那就讓對方連女子都不如吧。

在這種思維之下,有個家裡賣過老鼠藥的屯民提出一個很陰毒的構想,因此獲得頭等戰功,並且撥了人手給她專門研究…怎麼製造砒霜。

沒錯,那些箭矢、長槍,甚至坑底的銳利木刺,都泡過砒霜。那個名為阿月的圓臉女孩,除了研究如何製造砒霜、降低成本外,還研究怎麼讓附著在武器上的毒能夠更毒一點。

其實這樣的砒霜量很少,通常經過血液之後中的毒也很輕微,頂多就是肚子痛、發虛、拉拉肚子,睡個一夜醒來就好了。

但哀軍的本意就不是要毒死他們,只是要降低他們的戰力而已。剩下的,就是以命相博,狹道相逢勇者勝而已。

體力不足,訓練弓手又不是一蹴可即的。正式管道申請不下來,李瑞動用了基金,購入一批弩。當初她的母親看到很訝異,無言片刻說,「…原來是十字弓啊…」

弩的缺點就是上弦慢,射速更慢。但上弦問題只有後勤配合,弩手只管射就行了,但這樣就得購入大量的弩,讓李瑞為了財政傷透腦筋。

但她還滿喜歡這樣的傷腦筋。

誠然,她向父母或楚王叔叔開口,他們一定會盡力滿足她的要求。可她終究已經不是女孩…心態已經蒼老。

父親的知府不知道能做多久…一但被調走,賢良屯就會失去一大助。楚王叔叔忙於軍務,對抗的是野心勃勃宛如餓狼的北蠻子,也不該拿一個小屯讓他煩心。

她得學著自己站起來才行。

這應該就是她下半生的家了。目光柔和的,看著一團一團正在說笑的屯民,她想。

她的母親成立織造坊,不知道為什麼,非常注重識字能力。若是不能學會寫自己的名字和數字,連伍長都升不上去。但慕容夫人並沒有成立規規矩矩的識字班,而是開啟了「讀經班」和「唱詩班」,而且鼓勵自發性的組建社團。

讀經班主攻的是佛經和道德經,色彩偏宗教性,藉著口誦經書學生字。唱詩班是人數最多,也最活潑的。所選的都來自詩經,但偏重在男歡女愛的詩篇。

唱詩班就不是用誦讀的了,而是配合著秦腔唱詩。唱起來悠揚婉轉,嘹亮清朗,每個人都會發本歌本,哼哼唱唱之餘,學姊帶學妹的認生字,學起來挺快的。

還有許多拉彈吹唱的小社團,或者像阿月那種研究怎麼毒死人的社團,林林總總。每天吃過晚飯後,這些社團就熱熱鬧鬧的展開,吹散賢良屯些許陰鬱之氣。

她沒加入任何社團…但每晚都會坐在唱詩班附近,一面擦槍,一面聽她們唱詩。

這大約是她一天裡頭最喜歡的時候了。

但她後來才醒悟,母親不聲不響播下的種子,才能在她手底開花結果。因為習於組建社團,勇於發表意見,屯民多能識字,所以她帶著的斥候小隊才能成為真正的「斥候」,而不是拿去消耗的炮灰報馬仔。

每次出去偵查,回來都能聚在一起總結經驗,去蕪存菁,並且書諸文字,省了很多力氣。成員的複雜性,也讓她們教學相長。譬如北蠻子慣用的兀赤語,就是胡漢混血的隊員教的,並且設法多學幾種常用部落語。

連北蠻子說什麼都聽不懂的斥候,不算是斥候!

而一個精良的斥候,需要學的實在太多,非心靈手巧、身手敏捷不可。更重要的是…必須識字!

她漸漸將重心移到斥候小隊,而將哀軍的訓練轉移到原本織造坊坊長群手底。她設法請動了幾個因傷殘退伍的老兵來教導哀軍,但要想請到一個合格的斥候教官,卻是不可能的。

因為一個好的斥候幾乎都是諸軍摀著的重要寶貝,她費盡力氣、找了許多門路,才設法見了一個斥候前輩,希冀他能指點一二…結果她卻很失望。

那個所謂的前輩,連她斥候隊的預備隊員都不如。

她只能讓老兵帶新兵外出偵查,回來再總結得失,記錄下來分享。這個法子又笨又粗疏。但就是這樣粗疏的訓練,讓女人靈活的心眼發揮到極致。

就在她為了斥候隊和哀軍的裝備預算傷透腦筋時…馬貴、武器貴,特別為她們打造的盔甲,更貴。

朝廷願意為大軍花錢,卻不會為她們這些屯軍花錢,樣樣都得自己掏腰包。而賢良屯雖然收入不俗,但她抽調了三百名哀軍和一百名斥候隊不再加入生產,等於要用一屯之力專養四百個職業軍人。

而且還是裝備遠遠超過正備軍的屯軍。

正愁的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她一個心思特別靈活調皮的隊員,獻寶似的交出一疊分布圖。

那是幽州馬賊的分布圖。

那個叫做花妞兒的小姑娘大吹特吹,說她潛伏到馬賊的營地還沒人發現,甚至還能朝他們的草料裡投巴豆,讓那些馬站都站不起來。

「…有錢嗎?」向來沈默寡言的李教官聲音顫抖。

「馬賊能沒錢嗎?教官妳真是開玩笑~」

李瑞笑了。她的問題終於迎刃而解。

一直到最末,馬賊們都不知道幽州賊不聊生的苦難日子,只是因為李教官實在太窮的緣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