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十三

跨入冀州她知道會有麻煩,但她也準備好了藉口,「追擊幽州馬賊」。

別的軍隊絕對不行,但賢良屯卻可以遊走模糊地帶。而這完全歸功千古一帝的鳳帝…雖然當初接聖旨的時候,李瑞覺得一點用處都沒有,反而給她很多累贅。

鳳帝把附近五小屯劃給賢良屯,並且將賢良屯提高到「府」的高度,直接由兵部轄管。對於周遭友軍,只聽調用不聽令用。

【Google★廣告贊助】

也就是說,賢良屯名為「屯」,但在地位上是和諸州知軍平起平坐的「府」。調用,就是賢良屯有拒絕的餘地,令用則是上級對下級,無可推卻。

當然,李瑞能體會鳳帝的好意--棒打出頭鳥,賢良屯太出彩了…不管是不是被捧出來的。上級一個看不順眼,隨時可以下令她們去送死。

作為鳳帝刻意培養的節烈樣本,這樣折損又太可惜了。再說,即使地位提升,因為兵種的特殊性(皆為受難婦女),不可能擴張到無法掌握,又能收賢良屯所有民心,乃至於全天下婦女的民心。

又是不給錢的生意。李瑞心底嘀咕。那五小屯問題叢生,所有軍屯的毛病都有。駐屯官撤了,可底下人多有制肘,那些長官又聚斂太深,五屯要養活軍民已經很吃力,還虛耗她寶貴的管理人才。

她起碼得分出十幾個培養多年的副坊長和幹部。這時代啥最值錢?人才啊!那是她老媽細心打磨過的、識字懂算,頗有管理能力的資深幹部!

原本她還擔心這些點名的幹部會被歧視不肯去,誰知道她們滿眼狂熱,「為了陛下和教官,萬死不辭!何況一屯民政耳!」

李瑞啞口無言的看著這群狂熱份子往五屯赴任。主掌賢良屯已久的坊長提議,只抓民政,軍政避讓給舊勢力,她也照准了。

文武若精誠團結,只會阻礙重重。在她眼底,五屯那些屯軍,連她家的新兵都不如,送她都不要。不如讓那些舊勢力的軍官們繼續領帶…既然他們喜歡把垃圾當寶貝,她也不好意思妨礙別人特別的愛好。

就是這樣特殊的地位,賢良屯在燕雲十六州等於沒有上級。跨州剿匪算是踩在模糊地帶。但跨州作戰畢竟離基地太遠,遂借駐在民間的村鎮。

本來像她們名聲這樣差勁的哀軍應該處處碰壁才對,但鳳帝的那場脾氣,和哀軍的赫然戰功,讓冀州百姓多了幾分好奇。

這就是人奇異的心理:總是苛責親近的,寬待疏遠的。甚至對疏遠的會有種好奇和憧憬,平添許多浪漫情懷。

這麼多柔弱女子黑袍烏甲(改服色了,白袍太難洗),披著大黑披風,或單騎,或雙騎,雖然只有兩百餘騎,群蹄卻能踏出滾地風雷。卻又跟軍紀不太好的官兵不同,秋毫無犯,凡事有商有量,非常客氣。籌措軍糧草料也是實打實的拿銀子出來買,沒拖欠或妄取過。

而且,她們還真的是去剿匪!

在幽州不太受待見的哀軍,卻風靡了整個冀州的父老百姓。因為很窮的李教官,大體上還是個軟心腸的人。跨州剿匪講得好聽,還不是搶劫。這些馬賊搶來的財物,大半都是冀州父老的血肉,她要全吞下也有點噎。

所以她剿了一地的馬賊,就會自動自發的撥點銀子給借駐的村鎮,酬謝他們資軍。

冀州父老啊,那個眼淚嘩嘩啦的。他們讓馬賊劫得可苦啦,官兵愛理不理,誰管他們死活。這個年少的小將軍不但跨州剿匪,還拿錢出來給他們修寨子城牆…不愧是聖上的娘子軍,親封的賢良屯!

結果吃不消的冀州馬賊聯合起來,送了重金給冀州知府。知府大人拿人手短,官腔官調的斥責哀軍,要求她們立刻退回幽州。

雖然還是有點窮,李教官倒是從善如流…幹嘛跟官府過不去。只是哀軍要退出冀州時,有恩的、等不到天軍剿匪的父老們湧來,拉著馬頭哭得好不可憐,依依難捨。

李瑞搔了搔頭,只好含糊的說,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些馬賊橫行不了多久了。

退回幽州後,因為北蠻子給她的靈感,她也化整為零,讓她的部隊分批合流的繼續賺錢…呃,繼續剿匪,直到秋天即將來臨,才全軍退回幽州整休。

經過這樣的剿匪經驗,整個哀軍的氣質為之一變,凜然犀利起來。

賺了這麼多錢,李教官還是覺得,她很窮。

因為她和賢良屯的諸幹部,都已經不滿足於守屯而已。她仔細思考過,並且與諸幹部會議,何以化整為零的小股北蠻子可以在軍屯區來去自如,軍事實力不弱的大燕,為什麼束手無策。

這要分成幾點來說。

首先,就是權限不清。軍屯區如幽州,有軍隊駐紮,知府也領轄一支民軍藉以維護治安。但小股北蠻子打草谷,到底是北寇還是流匪,文武雙方扯皮了好幾年。

知府的民軍剿不動,軍隊為了這麼點北蠻子出兵不划算…結果只好繼續扯皮。

但軍方也是有苦說不出。軍隊的制度嚴整,無將令不能私自出動職業軍人。以前試過用屯軍…一觸即潰,只是空耗燒埋銀子,還得獲罪。而且大燕步兵多而騎兵少,馬還是珍稀資源。辛辛苦苦練了一千多騎兵,就對軍隊是很大的負擔了。

想想那一千多騎的人吃馬嚼…軍馬又不是吃草就行,那比伺候祖宗也沒差很遠…

騎兵捨不得用,步兵跑死也追不上,頂多抓到沒馬騎的漢人奴隸,反過頭來要養這些人…實在太虧了。

幽州已經幾年沒打大仗了,升遷不易。軍方但求無過不求有功的心態越來越重,這也是為什麼北蠻子化整為零的騷擾能這樣奏效。

其實,這只是一種僵化思維作祟。

越了解北蠻子,越知道他們沒什麼可怕,最大兵力也不會超過三百騎。超過這個數字,就不容易在軍隊眼皮子底下溜過去了。

所以只要有五百騎步兵,就可以用機動力抵消北蠻子的優勢。加上她們土法煉鋼的斥候小隊作為耳目,全殲幽州境內北蠻也不是難事。

為什麼不是五百騎兵…不僅僅是因為女子體力較弱。轉戰幽冀兩州馬賊,哀軍的體力和戰鬥技巧也漸漸上來了,加上武器箭矢淬毒的威力,這不是最大的問題…

而是騎兵培養太貴了!

李教官窮啊!在不侵奪民生的狀態下,讓她打劫養起兩百多匹代步用的馬已經是極限,讓她養足五百頭軍馬…就算把她和整屯都賣了也養不起。

她的斥候小隊偶爾要擔任重騎兵的責任,也有套從人到馬,武裝到牙齒的盔甲兵器…但那五十騎重點培養的重騎兵,已經讓她快破產了。

就步兵吧,步兵便宜。女子身輕,雙騎也行。馬匹到此的價值只是機動性的代步,而不是拿哀軍最弱的騎術,去硬撞北蠻子最強的騎術。

若論下馬打仗,哀軍強悍的士氣和嚴整到無懈可擊的默契,是絕對不會輸給北蠻子的。

非常窮困的李教官有很大的信心。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