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十四

第三年的秋天,北蠻子新的部落分配到幽州打草谷,秋末時卻再次毀滅了這個部落,和也該的命運如出一轍。

但這個意思是獾狼的部落,足足有也該的三倍大。

也是這一年的秋天,成軍不到三年的哀軍步騎兵,和羽翼初成的斥候小隊,以綿密的偵查情報網和哀軍的強大機動力,或通報、或詭詐,誘使大燕正規軍和她們協同作戰,盡殲入侵北蠻,讓獾狼埋骨幽州,再也回不到草原。

【Google★廣告贊助】

這也是讓駐守幽州的正規軍大大震動,頭回正視這群女兵。

但那個神情嚴肅,不卑不亢的知府千金,卻邀宴正規軍所有被迫參與圍殲的軍頭們,盡推戰功於友軍,只是誠懇的要求請各軍頭看在同袍的份上,給予工匠和鐵料上的支持。

雖然對這個少年駐屯官有些惱怒--有時哀軍斥候正式提交情報請求協助,有時是乾脆把北蠻子引來衝撞營房,有時甚至故意放火…怎樣卑劣怎樣來,就是逼正規軍不出手不行。

但現在她卻盡推戰功,讓這些升遷無望的軍頭又有了點盼頭…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好。

不過她不是要工匠和鐵料嗎?那就是交換了。這些軍頭放下心來,很大方的撥人撥鐵,幽州知軍乾脆連賢良屯的工坊營建都包了,還將軍方轄下的鐵礦給她使用三年…反正是公家的錢,戰功可是自家的。

李瑞也暗暗鬆口氣。賢良屯已經太招眼了,官階再高有屁用?她已經看穿了皇帝摳門到極點的真面目了。不如推功於這些軍頭,賺點實惠…工匠、工坊、堆積如山的大量生鐵料…鐵礦…

賺大發了!

隨著幽州防務的推進,後遺症就是來歸的難民和漢奴越來越多,真是讓她欲哭無淚。六屯區能屯墾的荒地就那麼多,她拿這樣大量的人力不知道怎麼給他們安家立戶。

但是這些難民和漢奴,死活都要跟著她。在別的地方,哪怕是州城,都不免遭受白眼歧視,賣盡力氣還不得溫飽。賢良屯也苦,但是在這兒賣了力氣就能管飯,做得好還有肉吃。屯裡娘子都和善,就算是軍娘也細聲細氣。

李教官,甚至還會常常來探視。

在這種接近愚蠢的信賴下,李瑞完全束手無策。她的心實在不夠黑…她知道有些軍部會悄悄的偷賣來歸人口。不完全是為了賺錢,而是養不起。

現在多餘的人口可以分配去礦區,暫時舒緩壓力。剩下的人,她決心在賢良屯外開闢屯街區,一半做墟市讓周邊六屯和衛星村落可以來趕集,一半則廣納匠人,把工商業帶動起來。

但要讓她養活,就得歸入軍戶,不然她不能光管飯又管理不到,反成治安上的不穩定因素。

等她那些能幹的幹部們報告,她才知道六屯區已經有兩萬多人口,光光賢良屯就有正式斥候一百、斥候預備三百,哀軍步騎六百、步騎預備一千,賢良婦壯兩千。賢良屯總人口已經高達六千,逼近賢良屯最高承受量了。

她嗓子有些乾渴。

翻翻帳冊,幸好賢良屯的軍衣訂單越發穩定,產量也越來越理想--能幹至極的幹部們超越時代的使用包料代工、嚴格品管,讓別人幫忙賺錢了。五屯在諸坊長的努力下,風氣為之一新,這才訝異那些該死的文官吃了多少收成、北蠻子又禍害了多少糧食…糧食勉強足以養活六屯區,別來個天災人禍就行了。

在她英明神武的部屬眾手撐天、分工合作下,她實在不需要太操心。畢竟從她老媽開始打下的良好制度,和她徹底放權之下,運作起來非常流暢。

坊長跟她報告,坊街的成本賢良屯可以吃得下來,之後的產出也足以養活沒分到田地的歸民,很快的就可以卸下這個重擔。

李維真正要管的只有…斥候訓練,和五百匹馬的食養。

對的,在屢次剿匪滅蠻中,繳獲的馬匹在一群北歸漢族牧民的手下頗有生息,大大小小的馬匹共計五百餘…

牧場不是問題,六屯區有個不壞的草場。但是牧民的薪餉、軍馬的培育,草料、馬豆、馬廄…

「…能不能賣掉一些?」抱著腦袋,李瑞悶悶的問。

她的副手蘭鴦大受打擊,「…教官!姊妹們兩人一騎太不成樣子了!有辱軍威啊!起碼也三五年後,才能考慮賣馬的生意吧?」

李瑞扶額默然。結果,她還是很窮,非常窮。

攤開幽州的山賊分布圖,咬牙切齒的李瑞,準備讓他們連年都不能好生過…

雖然上遞的捷報,對賢良屯只是淡淡一筆帶過,可是燕雲的大小將軍卻不是傻瓜,很快的關注到這支銳利的特殊兵種。

其他或許可以不相信,但綿密的斥候情報網,卻讓他們垂涎欲滴。

此刻的大燕朝漸漸注重斥候的效用,但苦於諸將蔽帚自珍,斥候通常都是各家祕密培訓的,花了許多資源,功能卻沒人家賢良屯的一半。

百名優秀精良的斥候啊!聽說更甲能為重騎,可以衝鋒陷陣,去甲則為斥候,百里隱蹤,還能繪山河圖!折損率還很低,軍情能夠確實轉達。

是怎麼練的?

先是幽州知軍緣了知府的路線,試探性的問李瑞能不能幫忙訓練斥候。原本沒抱什麼希望,沒想到她一口氣答應了,但是要求了高昂的食宿費,而且只訓練一個冬天。

算了算,還在能容忍的範圍內,於是派了五個斥候去受訓。

這引起了幽州其他軍頭的騷動,也央求代訓斥候,同樣也是各派五個。這些斥候成為各軍的火種,不管習自於誰,終究都奉李瑞為教官。

當然,他們一開始來受訓時,被李瑞拉去雪地行軍百里之遙,可沒想到日後會這樣敬畏她、崇拜她。

那時候他們在背後問候李瑞的祖宗何止十八代。

就算是李瑞,也沒想到她會成立一個斥候族群的情報網。當時在雪地行軍訓練時,她想的是,要怎麼訓練才對得起這筆讓她養得起馬、讓冀州馬賊暫免於難的財富。

畢竟她是個很實在的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