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十七

冀州之役的成功救援,很讓哀軍得意了一把。她們救援後跟著大部隊行進,一直都是最精銳的部隊。友軍也以到李瑞麾下為榮。

戰場生死間,性別變得很不重要,為勇者強。

【Google★廣告贊助】

李瑞卻淡淡的瞥了眼興奮過度的部屬,「名將?強軍?」她笑了一聲,冰冷的回望專搶戰功的何進將軍和鬆垮垮的正規軍,「聽人說,何將軍乃名將,他麾下即強軍。」她壓低聲音,「這種貨色都能稱名將強軍,被拿來相提並論有什麼好得意的?」

部屬們都安靜下來。

「我們…為什麼成軍,不要忘記。剿些馬賊流匪…也沒什麼值得驕傲的。」李瑞嘆了口氣,「何況我們並沒有遇到北蠻的主力。」

李瑞的心情的確不是太好。她對自己很明白,能領一屯,而不能領一州。能帶一營,卻不能帶一路。別人說她是良將,那叫做神經病。

因為她大局觀不夠,心也不夠狠。哀軍聽調不聽令,所以她願意救援,可拒絕了多次機動打擊北蠻後方的任務。

說得好聽。打擊後方?那就是去對手無寸鐵的老弱婦孺舉起長槍。敵方?沒錯。但她過不去自己那一關,她願意保土,但不願意侵略。

所以她到死都不會是啥良將名將。

但讓她心情不好的,另有原因。

讓她隱隱自豪的,就是斥候小隊的建立和訓練。但是北蠻子的正規斥候卻不知道高出她多少倍,讓她頗受打擊。

你相信,一個帶著雙馬的斥候,足以斷後還全身而退嗎?

這樣不可能的事情就是發生了。

一人三騎就堵住了近百騎追兵。他做的也只是一箭射飛了李瑞的頭盔,然後藉著餘馬的掩護,控弦彎弓的指著李瑞,用怪腔怪調的漢語說,「莫動。動者,將死。」

很厲害,非常厲害。一眼就看出將領和哀軍對主將的忠心程度。若他乾脆射死了李瑞,不說他的性命,連欲掩護的軍隊都會伏屍數十里。

若要放弩宰了他,不說他以馬為掩護,而這個斥候死之前,一定會拉李瑞墊背。

心理、時機、環境利用,簡直無懈可擊。百餘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成功斷後,並且全身而退,頂多只射死他兩匹馬。

你說,李瑞還驕傲得起來嗎?她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可以驕傲。

一直到過完年,李瑞才帶著哀軍退回賢良屯。

這一年,卻是非常混亂的一年。

教院塞到爆滿,忍窮了幾年,牧場終於可以開始賣馬了,學費和牧場,可以撐下養馬的食養,終於讓她肩頭的擔子一輕。

但是教院人實在太多,她開始分班,讓斥候小隊的隊員各自去帶,她的事情反而少了。

因為她覺得,自己實在有太多不足。北蠻斥候那驚世絕艷的一射,讓她決意從俗務裡抽身,反過頭來參與訓練,並且認真的讀兵書。

也是這一年夏初,楚王將北蠻子最大部落兀斥,聚殲於南兒海,真正重創了北蠻子的主力。

這消息傳來,舉國狂歡,大燕最大的外患,終於被擊退了。

但狂歡沒多久,就傳來鳳帝病危的消息。

十八歲這一年,是大燕悲喜交集,卻是李瑞異常混亂的一年。

冀州那邊,來了一群媒婆,求娶哀軍十四人。

當中居然有李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