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十九

李瑞回到賢良屯,除了臉頰上刺了兩行刺青,像是啥都沒發生過。

她原本是直接回家去,沒想到兵部的詔令跟著後面來了,給她加了一堆有的沒有的虛銜,可一點用處也沒有,連薪餉都不會加一文。

唯一的好處是,將來刻墓碑的時候,刻碑的工匠估計會罵人…因為太長。

【Google★廣告贊助】

排除那些廢話和廢物,兵部讓她復原職了,依舊回賢良屯當駐屯官,並且兼任斥候教院山長。

好麼,這下跟書生的學院比肩了…還山長。

她咧嘴笑得挺歡,她的娘放下心來,有些惆悵的說,「妳能想得這麼開,不知道是不是福氣…男人會的,女人沒有一樣不會,甚至比他們行…可女人都陣亡在感情關。真能超越這關的,古往今來也就一個武則天…」

「武則天是誰?」李瑞有些摸不著頭緒。

慕容夫人沒有回答,「阿瑞,妳真放下了。」

她點點頭,「太不划算。」

慕容夫人安靜了一會兒,柔聲問,「那妳想做什麼呢?一生還很長。」

「繼續當教官吧。」李瑞粲然一笑,「打仗是不得已兒,跟學生一起挺有意思。」

也自由多了。

當然,兩情相悅,恩愛無間,很不錯。但開始有再怎麼美,多半會凋謝。她的爹娘已經是難得的好例子了,可也只有她知道,她娘花了多少心血去維繫。

世界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她明白。所以她選擇了自由,就不會去奢望其他,這是必要的代價。

她回去賢良屯,就專心在附近選址,將原本的教院擴大,而且因為馬場可以支持了,她很善良的學費減半。若是考核特優,還可以全免。

李瑞興沖沖的辦起教院,卻不知道她在鬼門關前散步了一圈。

翼帝知道李瑞和離而去,其實動過殺意。作為一個女人,李瑞掌握了太多國之殺器的祕訣,不能縱虎歸山。

但是她的王夫和楚王交情甚好,勸她說,李瑞為國練兵又手無兵權,而她能掌握的屯兵不過數百,兵源還有極大問題,難以擴大。於國有大功卻無害,明面上殺她,輿論上過不去。暗地裡殺她,若讓她逃脫,卻為國多一大寇。不如多加推恩,況且她父兄在朝,還怕她竄天去?

翼帝仔細想想,這才令兵部多加恩銜,多多籠絡,讓她便宜行事。

這些兇險李瑞並不知情。她忙著尋找師資,設法整理出一套課程。

翼帝大裁邊軍,淘汰老弱,卻讓李瑞因此網羅了一票武藝高強的老兵。她挺開心的請來,好茶好飯的供養。有的退伍老將軍在邊關久了,不思回鄉,反在幽州落腳。雖然不可能成為教院的專屬教官,但還是客客氣氣的去延請客座,偶爾來指點一下。

退伍的老人在家閒得發慌,也樂意去指點一下那些新兵。結果誰也沒去想斥候教院不用教兵法陣圖,反正有什麼師資她都拉來了,至於規劃麼…她那些部屬也不是吃閒飯的,扔給她們就是了。

等她苦笑的部屬設法分班分科以後,發現她們這個斥候學院真是名不符實…倒像是將帥教院,斥候還是她們老一套的土法煉鋼。

這問題也很困擾李瑞,但去了一趟嵐州,這問題卻解決了。

她「借」到一個全大燕最強悍的斥候教官。

說來巧合,她受了邀請,去嵐州賀一位老軍頭的孫兒滿月酒,卻赫然在老將軍的身邊看到一個熟人。

雖然只見過一面,但有人射掉妳的頭盔而且隨時可以射掉妳的命…大概印象都會很深。

對方也是一愣,死盯了她兩眼,才垂下眼簾。

原來這個人就是北蠻第一部落的精英斥候,北蠻子這種精英稱為黑鴟,是萬里挑一,打小死訓出來的。

但他之所以在這裡,卻不是因為被俘虜。

老將軍俘虜的是他那沒出息的主人…這個桀傲不馴的強悍斥候竟是個奴隸。本來他可以護主逃亡,可他那沒出息的貴族主人,看大軍圍攏,卻沒看到斥候先生萬夫莫敵,眼淚鼻涕的下跪求饒。

那時戰事已經到了尾聲,老將軍實在不想殺了這鼻涕蟲髒了劍,又很愛惜斥候先生的驍勇。就要那鼻涕蟲讓斥候先生投降。

但鼻涕蟲做得更好--他乾脆把斥候先生當贖金,送給老將軍了。

至於落荒而逃的鼻涕蟲下落如何,那倒不得而知。可倒楣的斥候先生死都不肯降,只肯給老將軍當奴隸…當然別想他去幫著打仗。

李瑞笑了。

她用二十匹馬,借用斥候先生每年的冬天。

老將軍也樂了,「李教官,我這親兵可倔,保護妳行,其他的妳得自己想辦法,我可叫不動他。」

「成。您肯借就行。」李瑞很乾脆。

斥候先生很冷的看了李瑞一眼,卻沒說什麼。連李瑞客氣的問他名字,他都愛理不理的,勉強萬分的說,「阿史那。」

李瑞眨了眨眼,「啊?你不是北蠻人?是突厥貴族?」阿史那是突厥的貴族姓氏啊!

阿史那的愕然只有一瞬間,別開頭,「突厥早沒了。」

李瑞有些尷尬,靜默了一會兒,「阿史那教官…冬天時恭候您的大駕。」

阿史那冷哼了一聲,沒有回答。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