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二

李璃火速轉移話題,「阿瑞,今天看到中意的沒有?」他那妖孽的臉孔沁滿笑意,真真攝魂奪魄,「都包在哥哥身上!」

可惜俏媚眼全做給瞎子看了。她跟二哥差三歲,從小一起長大,早已免疫。

再說,包給你?莫非我看中哪個,你要色誘來給我?

【Google★廣告贊助】

李瑞眼皮都沒抬,「那些『閨閣弱質』落到我手上…恐無半合之勇。」

…她沒有別的意思對吧?李璃狐疑的看著李瑞,納悶起來。咱們家的女人,為什麼個個有萬夫莫敵的氣概呢…?

「也有幾個將門弟子啊!這總有共同語言了吧?!」

李瑞微微撇嘴,「莫說逾百斤的唐人步甲,就說我身上八十斤的輕騎甲。那些所謂的將門,穿上恐怕還耍不完一套槍,更不要說著甲疾行…不出半里就趴下。比我校院的菜鳥兒還遠遠不如。」

「…妳是選夫婿呢,還是選士卒?!這是妳的好機會啊!妳封侯了,可以蔭補夫婿…」

「咱不跟吃軟飯的鼻涕蟲有瓜葛。」李瑞的目光漸寒,讓李璃識相的閉上嘴。

尷尬的沈默了一會兒,李瑞暗歎。爹新知了江蘇知府,把娘帶上了。她這個一母同胞的哥哥,自認該代父母照顧妹妹,關懷備至。她在關外練兵,十天半個月就會接到哥哥讓人捎帶來的東西。

「…哥,我都二十五了。」李瑞語氣稍緩,有些無奈,「何況…」

李璃像是被扎了一錐子,跳了起來,「二十五怎麼啦?妳去問問看,誰家這樣少年,二十五歲封侯?還遠勝霍去病呢!妳可是女孩子!空前絕後的!立下這樣大的戰功…」

「那是瞎貓撞到死老鼠。」李瑞更無奈,「迫不得已耳。」

她開屯幽州,本來只是個小小的保屯官兼斥候教官。可這裡十六州三路關係非常複雜,派系林立。小小的幽州也數派人馬。結果北蠻子到臨縣打草谷,她的上司挾怨不肯出兵,而臨縣危如累卵。

毫無辦法,她只好調動自己的斥候小隊和校院學生,湊足兩千騎,繞了大彎到了敵陣之後,衝撞主力盡出的後陣。救援成功,可她沒想到她一槍捅死的中年大漢,會是北蠻子某個主戰部落的王儲,更沒想到王儲會興致好到跑來打草谷…

更意想不到的是,她這一槍,捅出了那個部落爭奪王儲,自家內鬥不算,還捲了幾族互相交戰,越演越烈…

所以她莫名其妙希裡糊塗的封侯了。

不過就個虛銜,能頂什麼用?她還不是在當教官?只是多了幾個月的假而已。

坦白說,可以的話,她還寧可去江蘇探望父母,也不想在京城。可是沒辦法,她的假是給她封侯用的,不是懇親假。

看到這個貌美如花的郡王,她表面淡然,內心卻越來越陰暗。

郡王用一種痛惜、震驚、不敢相信的眼光,不斷的打量她,特別在喉嚨和胸口掃視。摩挲著袖底的毒針,想著該不該替世間剷除一大禍害。

「…妳真的是女子?」郡王失望得泫然欲涕。「怎麼可能?怎麼可以?天地不仁啊…」

「兵部經歷可供查閱。微臣原是楚王麾下,奉命開屯於幽。」她語氣冷硬的回答。

郡王愴然而歸,腳步蹣跚。沒看到李瑞眼中一閃而逝的濃重殺意。

李璃額頭一層汗,「那個,阿瑞啊…他是皇親宗室…」

「二哥。」李瑞淡淡的開口,「娘就你這麼一個兒子,指著你抱孫呢。這等『絕色』是生不出個屁的。」

李璃愕然片刻,漸漸臉紅,惱羞成怒,「…有妳這樣做妹子的嗎?妳哥我可是七尺以上堂堂男子漢…」

「不到六尺。」李瑞很冷靜的糾正。

「挖哩勒~老子我只喜歡女人,懂?軟綿綿香噴噴的女人,懂?老子我為什麼要跟噁心的男人華山論劍?妳說!」

看著暴跳如雷的二哥,妖孽的臉孔都扭曲了,李瑞終於放心下來。

其實就算是老哥愛了哪家公子其實也就罷了。這點開闊她還是懂得。但跟個酒色過度、關係複雜的郡王就算了。

二哥不嫌髒,她還怕二哥得病呢。她家二哥,嘴巴講得非常來得,搞不好到現在還沒開過葷。還在尋尋覓覓那個不知道在哪個山巔海角的靈魂伴侶…非常癡情。

生完氣的李璃很糾結。

但看著妹妹充滿殺氣的背影,他又沒勇氣求情。郡王,對不住啦。雖然說郡王有那種毛病,但不失個好人…特別是把貢綢的路子替他打通,更讓他覺得郡王是個好人中的好人。

反正他不是郡王的目標群,吃吃喝喝的酒肉朋友,也不能說沒有絲毫友情。

提心弔膽了幾天,聽說郡王出了大糗,他的心終於也放下來了。

據說郡王在春香樓倚欄觀街景,欄杆突然斷裂,差點從二樓一頭栽下來…幸好旁邊的布幔纏住了他的腳,雖然倒吊和尖叫有點丟臉,徹底損壞了他風神秀逸的翩翩公子形象,但沒有傷筋動骨,性命也無憂。

太好了太好了,幸好阿瑞還知道什麼叫做分寸。

李璃抹了抹額頭的冷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