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二十一

在長途雪地行軍之後,原本枯燥乏味的軍事課程顯得非常和藹可親--最少是坐在屋子裡上課,肚子飽飽的,身上暖暖的。

只是課堂上若睡著,就得拉去雪地挨凍,逼得這些學員得打疊起精神。幸好理論型的課程很少,大半都是要動手的。譬如山河圖的繪製,譬如兵器的使用。比較容易打瞌睡的還是講解兵法陣圖,甚至後勤配置…每次上這些不用動手的課,課堂總是要拉一大票去外面罰站。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每天下午,這些昏昏欲睡的學員都會精神一振,唯恐跑太慢的跑去大禮堂佔位置。

冬天軍訓非常辛苦,而且容易凍病,尤其是雪地行軍之後。所以除了早晨一個時辰的操練,早上都是雷打不動的軍事課程。但是下午,會在禮堂「大會戰」。

其實說穿了,就是用大沙盤作戰事推演。取材自老將軍記憶中的戰役,慕容夫人也貢獻了一些。甚至這個沙盤推演的遊戲,還是慕容夫人提議的,用意是讓學員培養全面性的戰役觀。

事實上,這是一個超越時代許多的桌上型戰略遊戲,是慕容燦「前世」著迷過的跑團,做得並不細緻。如果是從來沒參加過戰爭的學員,一定會糊裡糊塗,甚至會和主判起衝突。

但是這些學員雖然年輕人居多,可也是百戰餘生的老兵。再加上一直擔任主判的李瑞威望甚重,幾乎沒人質疑,所以這個暱稱為「大會戰」戰術推演遊戲,成了賢良教院最熱衷的活動。

當然也鬧過許多笑話。像是有個隊長非常暴躁,他擔任主帥輸的原因很特別--他斬光了所有的部將。

惹得向來嚴肅的李瑞都笑出來,「趙驅,你把自己大將都砍死了,再砍就是傳令官。你打算一個人指揮四萬個兵?」

被他「斬」的部將一臉苦笑,整個禮堂轟然,差點笑翻了屋頂。

也有兩方都極為保守,一個死守城,一個埋頭做工事鎖城,打得全禮堂的人呵欠連天,一直到子時還在僵持,兩隊部將都東倒西歪的打瞌睡,兩方主帥還在對峙…逼得李瑞不得不宣佈平手,不然還真沒完了。

一開始,阿史那覺得簡直是兒戲,只是站在李瑞身後冷眼看著。漸漸的,他看出了門道,反而凝重起來。

這個女人…到底想做什麼?

宛如兒戲般的沙盤推演,是無聲的廝殺戰場。可畏的不是他看起來幼稚可笑的攻防,而是李瑞事後講評,能夠引經據典,甚至和課堂的理論結合起來…讓原本枯燥的文字生動而深刻。

他並沒有機會去課堂聽課,但李瑞循循善誘的指出哪堂課哪個教官曾經說過…阿史那警戒起來。

這一千多人…能出多少將帥?不再是靠天資聰穎,不再是父子相承。

「阿史那教官,」一直沒有要求他授課的李瑞溫和的問,「蘭鴦跟你挑戰,你有興趣下場嗎?」

他原本要拒絕,卻臨時改變主意。「好。」他回答得很乾脆。

李瑞有些意外,她深思的看了看阿史那,「那請你點將。」

他也沒多話,下場點了幾個年輕氣盛的學員當部將,相較於蘭鴦全為賢良屯斥候,顯得很特別。

蘭鴦用兵謹慎,講究謀定而後動,但阿史那卻勢如疾火,迅速的擊敗了蘭鴦,全場不禁大嘩,跳出幾個不服氣的學員邀戰。

阿史那還是面無表情,冷笑的一場打過一場。所有的戰役都是隨機抽出的,連兵力多寡都要看運氣。但不管多麼劣勢,阿史那都能掌握住時機,就算拼掉自己大半的兵力也要取勝,氣勢極為兇悍而威猛。

到最後,對戰的學員都有怯戰的傾向。

「不公平!」有學員喊了,「阿史那是教官,李教官妳也上場嘛!」

戰爭誰跟你分學員教官?阿史那抬了抬眼皮,一臉鄙夷。

李瑞笑了笑,「趙老教官,請你來主判。」她一站起來,全場歡聲雷動。

一對上手,阿史那才明白為什麼李瑞威望如此之重。

她是個好將軍。非常冷靜、足以扭轉乾坤的好將軍。即使只是兒戲,還是能感覺到她如水般靈活和厚重的剽悍,和宛如塞外狂風沙的阿史那戰了一個勢均力敵,卻誘敵深入,利用阿史那一個極小的失誤,徹底翻轉了局面。

「我輸了。」阿史那很坦然。

李瑞在歡呼得震耳欲聾中,只是對他笑了笑,拱拱手,宣佈今天賽程到此為止。

那天晚上,李瑞照慣例巡邏教院,阿史那默不作聲的跟在她後面,軍靴踏在雪地上發出沙沙的聲音。

「你去上課吧。」李瑞停住,轉身對阿史那說,「但也請你幫我的學員上課。」

阿史那瞇細眼睛。他是突厥人,輪廓較深。長年忍辱負重和早年養起的貴族氣息有種衝突又協調的氣質。雖然不英俊,卻很吸引人的目光。

「我是你們講的『蠻子』。」

「你現在只是阿史那教官。」

阿史那冷笑了一聲,「愚蠢。李瑞,妳很愚蠢。妳這是拿肉餵豺狼,來日妳的羊群都會成了豺狼的糧食。」他兇猛的目光逼視過來,「羊怎麼學,都不會有豺狼的利牙。」

「阿史那教官,你不是豺狼。」李瑞搖頭,「你是草原上被放逐的孤鷹,不得不教導我的小鳶。既然如此,我也樂意與孤鷹分享獵場。」

「…哼。」阿史那不肯再開口,別開了頭。

李瑞彎了彎嘴角,繼續巡邏教院。

在邊關這麼久,她不可能不了解北蠻子。或許他們野蠻殘酷,但不像燕人那樣的陰險狡詐,非常重然諾(當然是對他們自己人)。而弱者臣服強者為奴,只是一言而決,絕對不會反背。

所以阿史那被他的廢物主人送給了老將軍,他絕對不會逃,只會沈默的忍受,不管他為奴前的身分有多高貴。

這樣魯直粗暴的規則…即使是剽悍善戰的阿史那,也遵從不背。

李瑞的心裡,湧起了些微的憐憫。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