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三十一

剛直正肅可比聖人的燕侯君,終於打破多年來的形象,效京城貴女公主的面首之風,傳出緋聞了!

但比貴女公主更勁爆的是,她的入幕之賓…居然是個被髮左衽的胡兒!之前只以為是侍衛,沒想到早就超越主僕關係,上升到一整個桃色紛飛的境界了…

李瑞的臉綠了,隱隱有發青的態勢。

【Google★廣告贊助】

尤其是巴結著來作軍中生意的大商家,送了幾起絕色胡兒(男的)給她,更讓她額角的青筋不斷跳動,非常克制才沒令人推出屯外問斬個乾淨。

她盡量的保持理智,異常客氣的謝絕,一個人也沒收──畢竟糧食不便宜,看那些絕色除了吃白食大約也別想他們能幹其他事兒──並且堅決的否認她有收面首的嗜好。

但是流言並沒有因此扭轉,反而「專寵」之名甚囂塵上,一堆想走門路的跑去巴結阿史那,雖然都碰了釘子,還是讓李瑞氣了個不輕。

「你真把我害死了!」李瑞從牙縫裡幾出這個字,生吃阿史那的心都有了。她雖然對聲譽貞節不甚在意,但也沒時髦到打算跟公主貴女們看齊,更不想惹來這麼多麻煩和被人莫須有的指指點點!

「什麼藉口不能用,為什麼把我拖下水!」她罕有的發怒。

阿史那倒是氣定神閒,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這是好事,妳有什麼好氣?」看到李瑞的臉色由青轉白,他莫名的有種痛快感──總算不是只有他被坑,燕人說得因果循環報應不爽還真有那麼點影子──心懷大暢的阿史那,終於和氣的解釋了,「我問妳,你們家女皇帝不怎麼喜歡妳是吧?」

李瑞愣了一下,默默無語。

「其實她也不是針對妳,只是你們一家子都是文官,聽說都還是要害職位。妳爹好像還管著很大一片肥地,妳娘還是慕容宗室,對吧?而妳呢,偏偏是帶兵的。妳不要跟我講,妳就帶個六屯,講白些,燕雲年輕一輩的將領,都要算妳的學生。

「妳想想啊,你們一家顯赫到文武雙全,儼然是你們燕人講的世家了,我還聽說你們歷代皇帝最討厭的就是世家…如果都是文官也就算了,但妳握著刀把子啊!可妳卻跟個白癡聖人一樣,不愛錢、不愛名,什麼都不喜歡,哪個皇帝喜歡這種名聲比她高潔的臣子,還是個帶兵的。我抹黑妳這把,妳還得謝謝我哪…你們燕人講的那個啥…自污?反正妳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不如將計就計,自污一把。」

李瑞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雙肩頹了下來。

阿史那雖然知道得不多,但推論得很正確。她的父親外放多年,若無意外,這任作滿,應該就要入京為官,很有機會入三省六部,甚至儕身諸相之中。她的大哥李玉已是兵部知事郎,離尚書只有一步。二哥李璃早從太女侍講,升為奉詔郎,當皇帝的秘書去了。

翼帝對李家又愛又恨。愛的是,父子三人皆為幹才,李家根基淺薄,所賴只有皇恩,使起來得心應手。恨的是,燕侯君雖然姓李,骨子裡卻是慕容家的女兒,文韜武略,偏偏聲名傳遍燕雲,新生代將領皆為其徒,讓她特別不喜並且戒備。

她的兩個哥哥都曾經委婉的跟她講過,不要克己太甚,要學著自污,才能讓人君放心。她那不著調的老爹倒是不用學,就污得讓她娘得勒著轡頭才不真的惹禍。大哥還得加加減減收點孝敬回扣,二哥乾脆的沈迷士人不屑的商道,總給自己多少弄出些污點。

可有潔癖的李瑞,真不喜歡這樣。

「帝王心術…為臣之難…」李瑞苦笑連連,「是我錯怪你了,還得謝謝你。」

她這麼誠懇,反而讓阿史那好不鬱悶。你說這人是怎麼回事?別個的早糾纏不清的蠻不講理使性子了,那才叫女人。三省吾身是酸秀才該作的,不是眼前這個笨蛋女人。

更讓他不是滋味的是,他居然覺得這樣的李瑞讓人心底酸酸軟軟的。

嘖,她就不該頹著肩。她可是燕侯君,雖是虛銜,也是一方諸侯啊。

「其實妳也不用謝。」阿史那在沈默了好大一會兒後,終於開口了,「全天下我不敢說,單論燕雲,能上妳的床心底不打顫還能行的,恐怕也只有我一個。其他的人…沒那個份量,更沒那個膽。」

李瑞緩緩張大眼睛,瞪著阿史那。然後…咱們李教官奪門而逃了。

扳回一城的感覺真不錯。阿史那心滿意足的想。

連續好幾天,阿史那的心情一整個豔陽高照,好得不得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