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三十三

這兩個可憐的、酒後失身卡自然酒醒面對非常囧的當事人,面對問題的態度很一致──能躲則躲能避則避。

阿史那乾脆的單人匹馬又往境外巡邏了,李瑞更乾脆的在牧場鏟了兩天雪。

李瑞捫心自問,這到底是酒精造成的一時衝動,還是禮教之外情理之內…鏟了兩天雪差點把自己凍死,卻呈現無解狀態…唯一能確定的是,她居然有點慶幸,幸好失足的對象是阿史那,過程雖然記得不太多,總體來說還甚是美妙。

【Google★廣告贊助】

若是別人…她還真不得不承認阿史那頗有遠見,全燕雲她唯一看得上眼的,居然是這個突厥蠻子。

但這也不是能把人酒後辦掉的理由。

越想越煩躁,加上校院裁撤在即,她更是傷心鬱悶兼暴躁。翻了翻她歷年的休沐日,累假甚多,她乾脆往幽州知軍府遞交假條,但因為幽州知軍府沒有權力批准(賢良六屯與知軍府同級),所以往兵部遞假條…結果日理萬機的翼帝居然親自過問,一傢伙批了半年假,還用八百里加急送來賢良屯。

這下子李瑞真的傷心了。

皇帝巴不得把她踢出幽州一陣子,趁機把校院毫無阻礙的撤了呢。

這是第一次,李瑞真正的對翼帝失望,也是頭回真正的心灰意冷。加上「酒後失德」事件,阿史那跑了個無影無蹤,更是雪上加霜。她表面平靜的交代了六屯軍政,只說思親,想去江南一趟,一個人也沒帶,就獨自踏上旅程。

[1;33m江南好,風景舊曾諳。 [m [1;33m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m [1;33m能不憶江南。 [m

[1;33m(憶江南 白居易) [m

雖然這個歷史歧途的大燕朝沒有白居易,但也不妨礙李瑞有類似的觀感。可惜江南很美麗,她的心情卻太不美麗,浪費大好春光。

她正月末動身,到蘇州的時候,已經是春光燦爛了。到知府後衙叩門,門子不認識她,客氣的請她稍等,遣人去報,她就呆呆的站在後門看著迎春花鬧滿沿階。

結果她不講規矩的娘,竟不遣人來接,而是親自跑到後門了。一見到娘親眼角的細紋,向來從容淡定堅毅果敢的燕侯君,臉龐走珠兒似的掉眼淚,所有壓抑的委屈一口氣都湧了上來,哭得像個小孩子。

「…離了娘跟前,妳就是個最老成的。怎麼一回到娘身邊,就一副長不大的樣子?」她的娘親慕容燦無奈又寵溺的把她拉了進去,拿著手帕幫她擦眼淚。

好不容易止了淚,李瑞委屈的低聲,「皇帝要裁校院。我請假,她八百里加急給了半年…我想她巴不得我乾脆不幹了。」

「怎麼?連皇上都不叫了?」慕容燦沒好氣的瞪她一眼,「妳這死心眼的孩子…」

「娘,賢良屯是我的歸宿。」她啞聲,「校院是我畢生心血…好不容易課程歸整到有系統、有條理了,可是皇帝一句話就…」

「妳才幾歲,什麼畢生心血?」慕容燦賞了她個爆栗,然後嘆氣,「沒辦法,這時代君權天授…妳考不考慮退伍?」

「我不。」李瑞倔起來,「我個人是沒什麼,但賢良六屯落到皇帝手裡,決不會有什麼好。再說…那是娘打下來的基礎,是姊妹唯一的依靠。皇帝也不能拿我怎麼樣…我戰功在那裡,她也得顧慮擎伯伯…」

她這個牛脾氣的女兒,開始對帝王有怨了。這不好,很不好。慕容燦默默的想。

「其實妳也多少體諒她一點。」慕容燦開解,「她有個千古一帝的傑出老媽,又有個號稱『天子之劍』的傑出老哥。妳想像不出當初奪嫡多慘烈…鳳帝為后時,連連死了三個太子,一直到鳳帝登基,還是用太子死太多,『東宮不祥』這名頭才讓她『暫居』東宮,從她被立為皇太女就沒有一天安生日子,二十幾年的皇太女生涯不是好捱的…

「朝裡的文武,天天都想把她趕下台。阿擎有一半胡人血統,那班文武都不嫌了,不止一次想說服鳳帝改立太子,也不知道多少人跑去蠱惑阿擎,當中多少齷齪和挑撥離間,就不提了…是妳那鳳姑奶奶自信賢明,妳擎伯伯堅毅忠誠,這才捱過那些風風雨雨…可翼帝,終究不是一直大權在握的鳳帝,而是被眾臣打壓、鬥了二十幾年心眼兒,被明刺暗殺許多次,好不容易才上位的女帝…」

低頭了一會兒,李瑞嘟囔,「…我體諒她,可她又不會體諒我。」

慕容燦拍她腦袋,「死腦筋。其實她再好對付也不過了,妳記住『陽奉陰違』四個字,就能把她吃得死死的。她要撤校院,那就讓她撤吧,難道她還會特特的派人去拆房子?斷無可能。校院師資場地空著也是空著,教六屯的屯兵嘛,哪有人不准自家練兵的?但妳那些老師教授養一年卻只用一冬,可惜了不是?其他季節讓他們去拜訪『故友』嘛,至於誰去拜訪老師聽講兵法,關妳什麼事情?…」

李瑞緩緩睜大眼睛,瞪著她那風韻猶存的娘親。再一次的,她深刻懷疑,她的娘到底是什麼來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