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三十四

至於她娘說的,是她娘親那學究天人的奶娘所教…李瑞七歲就嗤之以鼻了,完全是騙小孩…慕容燦的奶娘只養到她五歲就因病去世了,這還是舅舅親口證實的。

但李瑞也知道,問也問不出來…她娘最強的一點就是離題千萬里,而且還擅長先下手為強。等被她繞得暈頭轉向,扯到完全忘記原始問題,直到想起來,都不知道是幾天以後了。

【Google★廣告贊助】

相反的,李瑞有什麼想瞞她的娘親,根本就接近不可能的任務。

這可不,回來才三天,就被貌似閒聊的娘親套出避子湯效用如何,「酒後失德」事件就這麼曝光了。

「我就說嘛,校院被裁而已,哪至於這樣心神不寧、失魂落魄。」她娘親老神在在的喝茶,「女兒啊,一輩子還那麼長,禁慾過度會導致身心失調,百病叢生啊,妳還這麼年輕…交個男朋友又沒什麼…」

「…娘,這種丟臉的事情妳能不能別這樣正大光明的談…」李瑞摀住自己的臉。

「這有什麼?只要對方不是公共廁所,妳也沒打算當公共廁所…匹夫匹婦,有什麼關係…」

「娘!」

「妳反應這麼激烈,莫非對方已經成親?」慕容燦大驚。

「沒有!」

「那又有什麼不對?男未婚女未嫁的,別鬧出人命…我是說別鬧出小孩就好。不然我寄給妳避子湯寄好玩的喔?…」

「娘!!那只是意外、意外!我們都喝醉了,所以才…」

慕容燦冷笑兩聲,「我的女兒我不知道?妳要不是願意,就是爛醉如泥也抹了人家脖子…妳抹了嗎?」

難得面紅耳赤的李瑞,坐立難安了半晌,才小小聲的說,「…是我錯。」

李瑞一直覺得,她終生沒怕過誰,包括皇帝。但她唯一的天敵,就是自己的娘親。雖然說她對男女情事想得非常明白,但她終究還是大燕朝土生土長的女子,對這種無媒苟合還是不怎麼能說服自己。

但她的娘親,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徹徹底底的貫徹了慕容貴女的剽悍和開放…幸好娘親是個道德魔人,不然她那軟弱的小白爹爹大概擋不住這股面首流行。

她也招架不住娘親的逼供,完完全全的招供了來龍去脈。

可她娘親的反應卻非常奇怪,激動異常,「…阿史那?突厥可汗阿史那?天哪天哪…突厥貴族阿史那欸!可沒有唐太宗,龐大的突厥帝國還是轟然倒塌…時也命也運也…」

「唐太宗?」

慕容燦擺手,「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國沒男人了嗎?為什麼我的女兒得外銷?」她非常不滿。

…外銷?李瑞的嘴角抽搐了兩下。「那個,我覺得大燕最好的男人就是大哥和二哥,」她謹慎的選擇了一個不至於被炮轟的答案,「可惜他們都是我哥哥。」

這個答案大約取悅了她的娘親,慕容燦一臉傲色,「那是。我的兒女可都是燕朝數一數二的尖尖兒…別想這樣就能免受嚴刑拷打,妳跟那個阿史那是怎麼打算?妳可喜歡他?婚姻這回事還是慎重點好,婚前還是先試車到滿意比較好,酒醉失身雖然比較自然,清醒的時候還是…」

李瑞落荒而逃了。

不過讓她暗暗鬆口氣的是,之後娘親就沒再找她拷問了,一家三口難得的過起甜蜜家居生活,她那中年依舊妖孽的老爹看到女兒樂顛顛的,蹺班好幾天,還被她娘罵了,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當他的知府大人而不是兒奴。

這就是她娘親。非常囂張跋扈(對家人而言),但有節有度,絕對不會超越底線。她自言,自己關在內宅已經太苦,所以將兒女各自放飛,極度豁達,卻又極愛他們。

同樣的,李瑞最心煩意亂的時候,想到的也是回來讓娘親欺負教訓一番,然後才能靜下心好好的整理自己的心情。

她喜歡阿史那麼?

坦白說,她不清楚何謂「喜歡」。她嫁給梁恆,好感是有,更多的是權宜。但梁恆提親之前,她幾乎沒有想念過梁恆。嫁給他以後,或許有過一點喜歡,但是冷卻得太快了,她仔細省思,覺得那點子眷念,更多的是初嘗情欲滋味的緣故。

所以她放棄得很乾脆,因為實在不划算。

但她現在,覺得阿史那不在身邊,怪怪的,空空的。或許是因為太習慣?

即使如此,她還是決定北歸之後,不管阿史那要不要,就準備讓他入良民籍,放他走了。

畢竟這個「意外」,破壞了她和阿史那的友好關係。她也不喜歡因為自己單方面的情感和錯誤,束縛了阿史那。

反正她有半年的假期。什麼樣的尷尬和悸動,經過這半年,也都該淡了…畢竟她也有自己的驕傲,不屑強求來的任何人事物。

一但想清楚,李瑞露出微笑,覺得很滿意…她勝了自己一場。

但她實在高興得太早。

當她進入花廳,看到娘親一臉詭笑的招呼客氣卻面籠寒霜的阿史那時…她有再次奪門而逃的衝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