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三十七

阿史那和李瑞,在蘇州消磨了短短的一段時光…他那特別的丈母娘稱之為「蜜月」,堅持他們非去玩上一段時間不可,而且悍然拒絕李瑞提議的家族春遊,只把他們倆趕出門。

江南春色正好,但這兩個一輩子除了打仗和教打仗的教官,饒有興味的蜜月旅行,除了晚上的春宵外,其他的時候,還是三句不離本行。

【Google★廣告贊助】

「江南人太懶散了,個個慢悠悠…這兵源很差啊。」阿史那觀察了幾天,搖搖頭,「招來一定都是少爺兵,北蠻子一個衝鋒就垮光光。」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李瑞分析,「江南少有戰禍,百姓比較富足,當然少了點銳氣,多幾分狡詐…但是江南水道多,善水者也多。若是要建水師,江南這邊的兵源就比燕雲合適多了。」

阿史那不以為然,李瑞笑笑,帶他去搭了船,這個英勇無雙的突厥黑鴟,上船沒多久吐得稀哩嘩啦,非常可憐。

不得不說,李瑞著實有些腹黑,特別喜歡用實踐來證明真理,事前還絕不打招呼。不過真理既然證實了,她也就打算請梢公把船靠岸,只是吐得直喘氣的阿史那卻拒絕了。

「…為什麼妳不會吐?」阿史那很有探究真理的精神。

「我小時候搭過船。」李瑞坦白,「搭回宛城,路途可是很長的。一開始也是吐得要死,後來習慣就沒事了…你不要一直盯著水面,暈得更厲害,看遠一點…唔,前面那座山就不錯,別去想『吐』這回事…那山好像有處桃花林…還真的是!你仔細瞧瞧,美得很…」

黑鴟就是黑鴟,不愧是北蠻軍裡頭的精英斥候,何況阿史那又比一般黑鴟更厲害得多。連暈船這種事兒都克服得很快,照他的話就是「吐啊吐啊的就習慣了」。

雖然他堅持了下來,但也不得不承認李瑞說得有道理。建水師還是用江南人的好,兵源無所謂好與壞,而是該用在什麼地方。

後來他們還跑去看錢塘潮,兩個人都是第一次看到海,興奮得不得了。後來打聽到蘇州那邊有海港,正當倭國遣使入燕,他們倆跑去看熱鬧。兩個都是士兵出身,很容易的搭上了蘇州水師駐守的線,一問之下,唷,居然是揚威關外的燕侯…什麼?還是李知府千金?!失敬失敬…

於是他們倆被邀上海船,這回連李瑞都吐了幾回才穩定下來,阿史那更不用提了…

雖然只是水師操練,小小的在港外兜了那麼一圈,但這兩個人很快就跟水師將士混熟了,即使海陸不同,但都是幹廝殺生涯的,他們對水師好奇,水師也對塞外的弓馬羨慕,雙方有良好的互動和交流。

之後他們倆暢談蜜月的感想:雖然水師非常新奇,但還是鞍馬弓刀比較適合他們。江南雖好,百花撩亂,但他們都開始想念樸素卻廣闊的桐花六屯了。

但是慕容燦聽了他們的蜜月簡報卻扶額不語良久,有氣無力的問他們倒吊起來能不能蒸餾出一丁點兒的浪漫。

阿史那雖然聽不太懂丈母娘的意思,不過因為李瑞之前已經教育過了,所以很聰明的沒有詢問,這個時候,只要微笑就好了。

畢竟,在李家,不管是牧守一方的蘇州知府,還是天子近臣的奉詔郎,或者是兵部二號頭子的經歷郎…甚至是已經封侯的燕侯君,在慕容氏李夫人的面前,通通矮上不只半截,說是李家說一不二的「鳳帝」,也絕不為過。

向來桀傲的阿史那都讓這個外表恭儉溫讓的丈母娘的強大氣場,一整個鎮壓住了。

威名震遍邊關的哀軍,事實上是始建於李夫人手裡…李瑞的武藝,小半出於楚王,可大半出於他那神奇的丈母娘…包括精準無比的箭術!

在這麼剽悍的丈母娘面前,他真的非常老實,把所有的驕傲的先收起來,異常誠懇的喊「娘」。因為把丈母娘哄開心了,往往可以學到一些古怪卻非常實用的練兵之法,自用送禮兩相宜…傻子才跟她硬頂。

只是,驚喜交集之餘,他也納悶,這個聽說生於深閨,長於後宅之內,卻如此知兵的丈母娘,到底是個什麼來歷…

就是因為非常尊敬丈母娘,所以路過京城探望兩個舅兄時,他的脾氣也都收斂起來。

兩個舅兄都接到母親的信了,情緒出乎意料之外的穩定。他不知道,這兩個極品妹控的哥哥,一生最痛悔的就是不能娶自己妹子,只能寄望妹夫的照顧…望嫁之心,比他們那從容淡定的妹子要強烈無數倍。

他們的要求已經低到李瑞願嫁,對方是男性,活的,可以照顧妹子一輩子,其他都能夠包容了。

一見到妹夫,他們先把李瑞哄出門,然後二舅哥扮黑臉,大舅哥扮白臉,鉅細靡遺的先審問一遍,連祖宗十八代都盤問了。

大致上來說,兩個舅兄還算滿意──比他們原始要求高出許多了──同為教官?不錯不錯,朝夕相處,才照顧得到妹子;前突厥皇族?好極好極,不辱沒他們已然封侯的妹子,而且沒打算當鼻涕蟲等著妹子蔭補;當過奴隸?沒啥沒啥,男人要能忍辱負重,這不讓妹子放奴了嗎?

至於是個外國人…經過梁恆那混帳的教訓,他們深切的領悟到「無親無故」的好處,身為慕容燦的兒子,這點子開闊胸襟絕對有的。

只是扮白臉的大舅哥,出乎阿史那意料之外的,取出一份和離書,請他簽名。

阿史那真是一整個怒髮衝冠,但是基於對丈母娘的尊敬,他還是按耐住脾氣,對著大舅哥說,「…我絕不出妻。」

「不是讓你出妻,」大舅哥和藹的說,「和離書要我妹子也簽字是不?我們呢,也不敢期待你永不納妾,可我們家的女人都痛恨後宅爭鬥,坦白說,我也不來這套…我那老弟也是。」

他笑得有點淒涼,「只是呢,萬一…我是說萬一,你有了別人,我那高傲的妹子絕不會留你也不會留下。這和離書是擱在她手裡的,給她一點心安,也給我們兩個哥哥放心…」

「你若不想簽也成…」比女人長得還好看的二舅哥拉長了臉,威脅還沒說完,阿史那就打斷了他的話。

「我簽。」他不甚端正的在和離書上簽了字。兩個舅哥瞪大眼睛瞧著他,阿史那泰然一笑,「路遙知馬力,李瑞大約一輩子都用不著這張和離書。」

他這話說得,讓兩個舅哥都紅了眼眶。不容易啊,妹子孤獨這麼多年,總算有個不狼心狗肺又讓她看得上眼的男子漢了。不管將來如何,這氣魄就夠讓他們放一半心了。

娘不也常講,「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麼?現在就成功一半了!

後來李瑞拿到和離書,又聽到兩個妹控哥哥拉著她哭著說經過,表情不是感動,而是一臉不可思議。

之後她偷偷問阿史那,真沒想到驕傲的突厥黑鴟會這麼乖順…她還以為阿史那會一把撕成碎片,抓著她憤然離去呢。

「一張破紙,讓舅哥們能放心,又沒啥。」阿史那連眼皮都沒抬,「你們燕人就是彎彎拐拐多,直接告訴我,不喜歡我納妾就好了,還拿張破紙威脅…真要毀誓,簽一千張破紙也沒用。」

「你不會。」李瑞異常肯定的回答。連當奴隸都沒毀誓私逃,婚約更不在話下。

「…嗯。」阿史那笑了,「也就妳知道我罷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