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四十二

翼帝一紙聖旨,逼死垂危的燕侯君。

雖然追悔莫及的翼帝試圖掩蓋這個消息,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隨著老御史的回京,迅速的蔓延開來。

向來溫謙從容的李玉聽到這消息時,正在兵部辦公,哇的一聲吐血了,污了半張桌案。

【Google★廣告贊助】

而跟文濤公主非常合得來,刮地皮亦談笑風生的風流才子李璃,一知道妹子是被逼死的,立刻昏厥了過去。

兩個兄弟同時告假…實在沒辦法,都病得起不了床了。翼帝派去的御醫個個愁眉苦臉,症狀都差不多:怒極攻心、肝火鬱結。卻也是最難醫的…心病。

懊悔的翼帝也差點又吐血了。

大戰剛結束,亂糟糟的,她論功行賞,處置她那個獨斷獨行的逆女慕容馥時,順便也召見了各路勤王主帥。但是主帥當中,卻獨缺了她內定的邊臣李瑞。

她原本只是隨口問問,但是幽州知軍的回答卻讓她怒不可遏。這場災難原本就讓她積了滿肚子氣,沒想到越是她的人,越給她打臉…李瑞都不例外!

在情緒這麼不穩定的狀態下,她很粗魯莽撞的出了聖旨──可是使者出京方七天,幽州捷報就到了,再怎麼後悔,再怎麼快馬加鞭,也追不回聖旨了。

原本她還抱著一點希望,雖說君無戲言,但只要還沒死,都是有辦法彌補的…沒聽說過戴罪立功嗎?以後等風聲過了,再封回來就是…

但怎麼也沒想到,老御史木然的回報,鄭重其事的替李瑞請諡號為「武穆」。

等知道李瑞是怎麼死的,翼帝的心一半冰涼一半滾燙,臉孔燒辣辣的。

後世,會怎麼評價我?甚至…現下,文武百官會怎麼評價我?

翼帝終於從不穩定的暴怒中冷靜下來,甚至有些心灰意冷和更多的懊悔。她甚至有點擔心,李家那兩個病得一塌糊塗的兄弟…當初梁恆的遭遇很令人恐怖,萬一再來個哀木蘭續,她該如何是好…

但是這兩兄弟病得稍微好些,就起來抱病辦公了,一樣跟隨朝會,除了憔悴的厲害,一句怨言也沒有。只是之前那種君臣相得的感覺,也跟著蕩然無存。

甚至連上竄下跳,成天囉裡囉唆參這勸那的御史言官們,都啞了口,沒人多一句針貶。朝廷的氣氛卻很壓抑、很糟糕。就算她大刀闊斧的處置了兵部尚書和幾個議和份子,也沒讓朝廷這種氣氛好一點。

這是一種無言的抗議,令人窒息。

整飭朝政、安撫百姓、恢復民生…都迫在眉睫,也樣樣恢復了過來。但翼帝深刻反省以後,不得不承認,處置誰都只是治標,真正屢屢失誤、偏聽偏信,差點斷送大燕三百年基業的…就是一直想留賢名千古的她。

她覺得有點意興闌珊。

圍城前逃跑的皇太女讓她降為懷王,封去雲南了。馥親王自請入蜀。於是,她趕跑了兩個女兒,汲縣死了一個女兒,幾個兒子,全是窩囊廢。幸好她留了後手,還有最後一個備選的小女兒在身邊…可這小女兒愛銀子比娘深刻得多。

她培養的儲備宰相以及文武百官,卻都跟她離心離德。她親手逼死了奮戰垂危的預備邊臣…

孤家寡人。徹徹底底的,孤家寡人。

塵埃落定後,她平靜的下了罪己詔,承擔起這次北蠻南叩京關的責任。並且同時立了文濤公主為皇太女。

然後,她自己寫了幾個字在御書房,一抬頭就可以看到。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她一生敗壞就敗壞在這個「疑」字。她懊悔了。但是皇帝卻沒有懊悔和疲倦的權力,只能咬牙硬著頭皮撐下去。

不過,朝廷的氣氛的確因此比較好了,言官也開始囉哩囉唆。她從來不知道,這些言官肯嘮叨的時候,是這樣的可親可愛。

後來,李父容錚聽聞愛女噩耗,痛哭失聲的上表乞骸骨辭官,翼帝不准,反而在他任期滿的時候,升為樞密使。至於李玉,她沒耐性等待了,直接升為兵部尚書郎,李璃也升為副相兼太女侍講。

她不知兵,所以需要知兵的人在正確的位置上。李容錚是不懂,但他老婆懂…那就沒什麼差別了。什麼門戶啦、資歷啦,滾旁邊去吧。她終於肯承認自己不足,所以,她需要能臣,更相信百官一點…但絕對不能偏聽偏信。

翼帝對李家恩寵備至,除了一門幹臣外,也未嘗不是補償對李瑞的不公。甚至還賜了一個城外的別莊給李家。只是聽說裡面所有花草樹木、佈置裝設,都是按照李瑞的喜好,甚至還特別有李瑞的小樓…讓她倍覺感傷。

接手桐花六屯的駐屯官上折,說戰亂太烈,六屯被糟蹋得面目全非,人口散失…賢良屯更是連一個人都找不到了。幽州知府也將這場宛如泥淖的牽制戰極為生動的寫了本厚厚的奏折。戰況曾經非常危急,六屯撤守幽州城,一度破了北門,哀軍全數壓上,捨生忘死,血流盈寸,才守住幽州城,後來才圖謀反攻。

其實,她知道為什麼六屯的人都不見了,只是已經不想追究。李瑞一死,賢良屯哭聲震天,怒喊「國何負我」,素車白馬的載著李瑞的屍體,扶轅北去,誓言燕侯君決不葬燕土,六屯隨行守墓的幾乎傾巢而出,才會空虛到去接任的駐屯官找不到幾個兵。

罷了。由他們去吧。國已負了他們,無顏強留。

她真的很懊悔。就是這份深刻的懊悔,讓她日後在史書上的評價不像翼帝本人想像的那麼糟糕。她被評定為燕朝三大中興之主:豐帝、鳳帝、翼帝。

史書評價她,雖氣量稍窄,但瑕不掩瑜。和許多年老就開始昏憒的君王比起來,她知錯能改,極肯納諫,到死前都兢兢業業,博得一個「明主」的稱讚。

但她能成就於此,對底是因為一個「悔」字和「不疑」。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