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六

李瑞離京時,謝絕儀仗,單騎匹馬絕塵而去。

離京三十里後,才有兩個部屬隨從並騎,她帶來的三十名部屬漸漸歸隊,個個黑衣烏甲,純黑斗篷,無盔卻覆面,和李瑞的打扮幾乎沒有兩樣。

自從楚王改封蜀地後,李瑞更確定了翼帝多疑的性格,被招回封侯,就把部屬散在城外,單騎入京,以泯除翼帝的多疑。

【Google★廣告贊助】

畢竟她李家一門崛起,官位雖然都不甚高,不是鎮守一方,把著國家兵之大事,或在帝君之側。已經在文官這邊佔了一個重要的位置,若是她在軍事上也重壓一錘,就太可慮了。

所以她單騎入京,坦坦蕩蕩,所帶的不過是三十女兵,唯有騎術可稱道,還退卻三十里駐紮,不敢略窺京城,敬服之意,溢於言表,這才讓翼帝放下心來。

想來是熬過這關了。李瑞默默的想。能離開京城真是讓她心花怒放,在那鬼地方連呼吸都困難。翼帝不待見她還裝得一副備極榮寵的模樣,讓她雞皮疙瘩直冒,還不能表現出來。

但外人怎麼會知道當中的門道?百官看到的是,翼帝的恩寵並重,想到的是,李瑞的娘出自第一世家慕容府,皇親國戚。父親為蘇州知府,一方牧守。兩兄在朝,連「天子之劍」楚王殿下,都是李瑞的老上司…

於是她沿途打尖的驛站驛館,成了許多外官的爭奪場。

這位新任燕侯非常無言,只好打擾沿途的知軍府。大家都是軍伍中人,總安靜些吧?

可在臨州知軍府的頭夜,知軍大人很貼心的,送了兩個面目姣好、煙視媚行的美少年「暖床」。

張目結舌之餘,李瑞好聲好氣的請他們走,忍住全身的雞皮,盡量不傷人的把他們拎出去。

天一亮,她逃命似的領著三十部屬趕路。

結果到了嵐州,她夜宿知軍府,這次嵐州知軍大概和臨州知軍通過消息,這次送上的是五名美麗的歌姬…女的。

她仰首四十五度,憂傷得非常明媚…然後大步向外,拎著軍毯和她的愛馬睡了一夜。

為了這些讓她淚流的男災女禍,可憐的燕侯將軍過府縣不宿,當作是斥候野外訓練,搭帳篷睡野地的趕回幽州。

直到回返幽州賢良屯,她才往床上一撲,睡了個昏天黑地。心底感慨,她就算行軍千百里、血戰數月,也沒這次上京這麼累過。

她的駐地賢良屯,名字的確很奇怪。但這也是個空前絕後,絕對不會再有的女屯。

賢良屯的前身是個織造坊,創於李母慕容燦之手。

當初小白容錚被踢來幽州,一路唉聲歎氣,可到了幽州,他那天生的盲目樂觀又爬起來,興興頭頭的幹起他的知府。而他的盲目樂觀,要歸功於慕容燦的呼嚨功力已登化境之故。

燕雲十六州,是防堵北蠻子的第一防線,許多兵源都徵於此,長年征戰,導致戰地男女比例嚴重失衡,物以稀為貴,也因此女子地位非常卑下,連兩代女帝都沒有絲毫上升的傾向。

在這種情形下,女子若非年少美貌、陪嫁眾多,就幾乎嫁不出去了。一男多女求不希罕,當得上寡婦還算是積德的怪現象,也越發畸形發展。

於是在這種風氣下,被糟污的女子,除了上吊投水,幾乎都沒有活路。

但當時北蠻子大軍在屢屢被楚王挫敗之後,想出一招陰毒的計策。他們和境內半走私半搶劫的馬賊合流,化整為零,成為小股流寇打草谷,那時的資訊又不發達,等官兵殺到,人家早就揚長而去。要剿,北蠻子的營盤在千山萬水之外,要撫,北蠻子今天唯唯稱是,明天換個部族來搶。

在這種流竄之下,許多婦女都被糟蹋了,可北蠻子刀下留人,社會風俗卻逼她們去死。因為養著費糧食,嫁又嫁不出去。乾脆用個貞潔的大義逼死了事。

這種情形讓慕容燦非常難以接受。她這個知府夫人開始收留這些不幸婦女,想安置在州城內。可她一選定地址,周圍的居民就群情激憤,非常抗爭,讓她無可奈何。

她是頂得住壓力,可她收留的婦女卻輕生了幾個。

這「禮教」撕開漂亮外皮,不就一洪水猛獸。

最後只好將這些婦女安置在五十里外的軍屯區,開辦了織造坊。牧羊收購羊毛之外,又從高昌國重金購進棉種,植麻種棉,規模漸漸擴大,成了專造軍衣的重鎮。

雖然說,這屬於知府夫人的私家產業,明面上不能開屯。可楚王給了許多方便,讓這「織造坊」略減尺寸,夯土造牆,靠鄰近五小屯協防,終於是有個安生立命的地方。

許多不想死的不幸婦女跋涉數州來織造坊求生。幾次五屯來不及救護,這些被逼到絕境的婦人拿起鋤頭和剪刀和這些北蠻子拼命。

但織造坊還是存活了下來。

但這個沒名沒份的織造坊日益富庶,周遭五小屯越發眼紅。雖然織造坊贊助的軍餉非常厚,但再怎麼厚也不如把個織造坊攢在手底不是?

就在李瑞遭劫後一年,五小屯袖手旁觀,讓沒有個人武力的織造坊被洗劫,死傷慘重。

當時十四歲的李瑞這才毅然從軍,直接走後門去見楚王,讓她以織造坊為基礎開屯,名為「賢良屯」。

於是大燕第一個女屯出現了。也是這個女屯,養出大燕最精良的斥候小隊,更在此,誕生了第一個大燕女候爵。

正是這個女屯,正面衝撞了燕雲吃人的禮教,導致許多婦女,也雲湧而來,效忠於燕候將軍麾下。

女子為將士的燦爛篇章,就由這個女屯展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