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之九

李瑞的一切,甚至賢良屯的一切,完完全全是被逼出來的。

守城戰的巨大犧牲,讓李瑞悚然以驚。她雖然有著賢良諸民類似的歷程,卻和她們想法大不相同。她絕對不願意拿屯民的性命去換一個虛無的名聲,即使她們都願意。

而且,她不是只為賢良屯負責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當時的軍屯除了主要屯城,周邊屯田各有小村拱護。畢竟一屯之地非常廣大,不可能讓所有軍戶走上半天去耕種再走半天回屯城。之前北蠻子都是數個部族結成大軍浩浩蕩蕩的來掃蕩糧倉和軍屯,畢竟這些才是糧食集中之處。而開始有暮氣的大燕朝,邊屯不修、糧倉守衛鬆散,幾乎都是一觸擊潰,毫無鬥志。

但是楚王經營邊關之後,這種優勢就碰壁了。加上幾個鎮邊大員擅長經營,邊屯和糧倉成了銅牆鐵壁,駐紮重兵。鳳帝又一改大燕漸漸傾向的重文輕武,北蠻子要打草谷漸漸困難起來。

於是北蠻子不在糾結部族,而是放任各部化整為零,以少數的流寇形態牽制多個軍屯,譬如拱衛州城的五小屯,大部隊卻撲向這些衛星村落。

賢良屯雖然不種糧食,但有六個村落幫她們植麻種棉。這算是一種超越時代的契約式農作,這些土地原是軍屯,由慕容燦向軍方租賃,交給六村軍戶種植,保證收購固定的量,富餘的看是要交給織造坊收購,還是讓外面商人購買,悉聽尊便。一直到賢良屯開屯,才從租賃變成賢良屯的屯產。

他屯是不管那些衛星村落死活的,但慕容燦主掌的時候,就自掏腰包讓這六村立起木寨,頗有自保能力。

李瑞一直對她母親的高瞻遠矚感到驚訝,現在更是佩服不已。當初只是個織造坊時,坊內就有嚴明的階層和相當程度的自治。換個名字就可以成軍隊或村鎮。連外圍村落都有結寨自保的能力…而她的母親甚至不是把所有精力都擺在這兒!

「妳不了解,」親自帶著百名家丁來幫李瑞守屯的慕容燦很無奈,「北蠻子這招,實在太陰毒。馬賊給他們帶路打劫,這些村落被燒殺擄掠一番,怎麼過冬?官府一年救急兩年救急,難道能救一輩子?一時顧不過來,老幼饑寒而死,少壯就鋌而走險成了馬賊,北蠻子能夠勾結的對象更多,官府治安和財政雙層窘迫,邊關日衰,漸漸空虛了。

「將士再怎麼能打,後背空虛,甚至有跟北蠻子勾勾搭搭的馬賊不懷好意…這是個狠毒的蠶食之計,還不用花北蠻子一毛錢,甚至還搶得腦滿腸肥。

「真的要破解這樣的惡性循環,只能讓衛星村有自保能力,最少要撐到官兵來援…」

但慕容燦真的有心無力,她的構想很受容錚和楚王重視,但軍屯屬軍政,這攤事情不屬於楚王直轄,雖有諭令,但諸屯陽奉陰違,成效不彰,她只能顧好自己身邊的一畝三分地。

李瑞想了很久,最後是領著剩下的十三騎,擔起偵查的重任。

她巡邏過六個村莊,父老痛哭失聲的道哀。雖然有木寨可自保,可是北蠻子來去如風,在田間農作的村民來不及逃跑。以前北蠻子還會驅趕這些村民往村寨跑,藉此破寨。後來這招失效了,還曾經抓住這些村民,在寨外一一斬首,威嚇村民開寨。

如果,如果先一步發現北蠻子的蹤跡,那田間勞作的鄉親就可以早點逃回寨子,明顯弱勢的賢良屯也可以早一步準備守屯。死的人…應該會比較少吧?

就這是樣樸素直接的想法,大燕最精良的斥候小隊,就這樣踏出了第一步。

一開始,真的是非常困難。因為從她以下,不曾有人受過斥候訓練。一切都是慢慢摸索出來的…也可以說,被逼出來的。

等秋天結束,初冬的第一場雪後,北蠻子斂跡,可她手下的十三騎,只剩下五騎。

可以說,這支斥候小隊的首章,是用鮮血和性命寫出來的。

在漫長的一個秋天,從生死中打滾過去,原本慌亂無助的斥候小隊,漸漸歸納出些許優勢和弱勢。

就弱勢而言,要比騎射,李瑞和她的斥候們是拍馬也趕不上,所以她迅速的拋棄了馬上騎射的訓練。但要比正面技擊,女子天生的體力弱勢,加上不足的訓練,這也是不須提的。

但她們還是有優勢的。

比起力大身沈的北蠻子,斥候們都體小身輕,長途奔馳追逐時,馬力能經久一些。但不要小看這一點點耐力,這往往就是生與死的區別。更因為身輕靈活,更容易在馬上做規避動作--這是有回李瑞被砍斷一邊腳蹬,差點跌下馬又拉住邊疆,反而逃過一刀的領悟。

為了擴大優勢,李瑞在選甄和訓練上,更側重於外人看來是華而不實的騎術,甚至人人都需要能避入馬腹下又靈活上鞍。為了這個,沒人不跌個半死,還得躲著不被馬踩死。

也為了這些馬上規避動作,整個馬鞍都做過特別的改動。

既然把生命幾乎都寄託在座騎上,又不能讓馬披甲減緩速度,被逼急的賢良屯居民集思廣益,從她們擅長的織造工夫裡頭,硬編造出能有效抵擋弓箭的馬氈甲。

一確認馬氈甲的確能有效抵擋弓箭,李瑞立刻重賞發想者和造甲者頭等戰功和金銀。

那個已經白髮蒼蒼無力殺敵的造甲婦人不要金銀,卻感激得痛哭失聲。頭等戰功啊…這表示她就算無力殺敵,也能夠入祀烈女祠了。

而這個頭等戰功激勵了整屯的屯民。年富力壯足以殺敵的少婦畢竟不是絕大多數,駐屯官這樣的獎勵,等於承認了後勤也有機會累積戰功,直到能夠入祀烈女祠。

於是,缺乏經驗和訓練的斥候小隊擴編成四十人後,靠著屯民的巧思妙想和從未打過仗的前教官慕容夫人半生不熟的訓練,以及李瑞的堅忍不拔、臨機應變中,漸漸走偏了道路,和大燕朝傳統的斥候和軍隊越行越遠,成了一支奇特的偏師。

第二年的秋天,蹂躪全幽州的北蠻子,卻在州城六小屯處,惡狠狠的撞上了鐵板。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