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一章(一)

第一章

顏不屈頭昏腦脹的摔倒在地板上,覺得眼前的金星快串成銀河了。

雅楠無奈的嘆口氣,「瀲灩,我把人帶來了。」

一聲懶洋洋的「嗯」,卻讓顏不屈的骨頭都快酥光光。嬌媚蝕骨,他修為還淺,幾乎把持不住。

【Google★廣告贊助】

顫顫的抬頭,只見貴妃榻上斜躺著個病弱女子。論容貌,實在只算清秀,但那股子魅惑妖柔,增添她十分豔光,像是不起眼的花朵卻有著奪人的香氣,讓人離不開捨不下。

「你就是氣宗的顏不屈吧?」她和藹的問。

她語氣一轉,那種妖媚就消散了,他惶恐的低頭,「…弟子已經讓師尊逐出門牆。」

瀲灩點點頭,「勞累妳啦,雅楠。」

「勞累個屁。」雅楠沒好氣,「幾百年的老本都光了,妳說怎麼辦?」

「開爐再煉就是了,修道人哪那麼多捨不下。」瀲灩不以為意。

「坐著說話不腰疼!」雅楠豎起秀眉,「誰來開這個爐?」

「這種重勞動,當然是讓男人來幹囉。」瀲灩笑笑,「我打賭他很耐操。」

雅楠瞪了她一眼,「我看他被抓去禁制也沒這麼倒楣。人給了妳,管妳怎麼用。我還大堆事情要煩呢。」白光一閃,她又消失了。

瀲灩笑了幾聲,靜了會兒。「為了個不認識的凡人,弄到逐出師門…你可後悔?」她淡淡的問。

「那不是一個凡人而已。」顏不屈低頭,「那是一家子,一整個城的生靈!我們修道難道是為了欺負無還手能力的凡人?他們安安靜靜的過日子,又沒惹了誰!我怎麼可能…」

「你可以稟告師門,讓師門去交涉。自己動手總是不對的。」瀲灩淡淡的。

「瀲灩師傅!」他激動的抬頭,「等稟告師門就來不及了!打輸了我,他就要祭法寶…那是一整城沒有防備的凡人啊!我沒辦法看他像是踩死一窩螞蟻那樣對待人…就算是螞蟻窩,沒事也不會去弄死吧?我不後悔!再來一次我也會把他揍個半死…就算、就算會被趕出師門…」

這個大男孩哭了起來。他是師尊度劫前收的最後一個弟子,師尊和他感情特別深。現在被趕出師門,心底特別難受。修道之後,他的故交親人都在歲月中流逝,師尊成了他唯一的親人。

如父般的師尊卻將他趕出師門。

瀲灩動容,她慢慢的坐起,望著這個不斷哭泣的孩子。她收徒標準匪夷所思,專收苦大仇深的無依女子,不問資質。這些門徒往往報仇雪恨之後就死心塌地的維護師門,就算不回來的,瀲灩也隨她們自便,只是嚴格禁止他們用修道手段干擾人世。

就是這淡淡的一點不忍心,結果聚集了這麼龐大的門派,實在始料非及。

現在這孩子也觸動了她的心腸。

「鵟門其實不適合你。」她慢慢的說,「別急,我不是推託。鵟門修煉是我自己悟出來的,男子絕對修不成。」

顏不屈止住淚,好奇的抬頭。鵟門的修煉一直很神秘,連他見多識廣的師尊都三緘其口。他修為尚淺就可以打得許多高手大敗,甚至挑動五大門派內鬥,不但是因為他機警聰明,還因為他對法術修煉特有天份,有很強的好奇心和求知慾。

「你瞧我這麼一個病鬼,若不是悟出這個門道,誰來指點都無用。」她淡淡的回答,「女子身體就自成丹爐,無須外求。我們是靠月事自煉,你哪來的月事?」

顏不屈呆了呆,臉孔立刻紅了起來。難怪師尊不言語,這倒是…奇特而隱諱的法門。

「你師傅也是不得已…罷了。我代大哥傳你氣宗功法。當年我得他真傳,幸好也沒忘記。」她笑了笑,「大哥大約推算到這點,要我立誓,不可傳氣宗以外的人,也不可傳氣宗以內的人。不屈,你剛好符合,大哥也怪不得我。」

顏不屈楞了一下,突然熱淚盈眶。師尊親自將他逐出門牆,要他去鵟門領罪。原來…原來師尊不是拋棄他。

瀲灩給了他幾個道簡,教他用神識體會。「每十日,你來我這裡學道。我們鵟門沒有形式上的誡律,你照著自己良心行事便了。我不能收你為徒,將你分在雅楠門下。雅楠的境界雖然不比你高太多,但我不是要你跟她學道。你夠聰明,但欠圓滑。你要跟雅楠學會如何處世,明白嗎?」

顏不屈一下子糊塗了。修道者還需要什麼處世?排除誡律更是匪夷所思。但這很合他的心性,他原本就不愛拘束,是對師尊極為孺慕才勉強自己的。

他謹慎的叩首,卻被瀲灩虛托,跪不下去。

「我很不愛人跪。」瀲灩懶懶的,「大哥怎麼教出一堆磕頭蟲啊?作個揖就是了,去吧。」她揮手,將顏不屈傳到雅楠那兒。

「禮不可廢,什麼磕頭蟲?」她身後傳出悶悶的聲音。

「我福份太低,生受太多磕頭,會折壽的。」她嬌媚的笑,「大哥,我會善待你得意門生的。」

「往死裡整!」一個面容嚴峻的青年不太高興的現形,「挑起這樣大的禍事!」

瀲灩不贊同的搖搖頭,「大哥,我這師弟可是夠有膽識的。青出於藍勝於藍哪。想當初你維護我的時候,離這規模也…」

「陳年往事,說來做什麼?」他聲音低了下來,有些感傷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