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二章(四)

鄭劾沒舉起手,卻往瀲灩靠去護住她,雖然驚駭得幾乎動彈不得。

他現在修為低微,卻已經有了法眼。這鬼地方第一回遇到的人類,卻讓這見多識廣的高手瞠目。

眼前的人形貌與他們相似,但氣息構成的影子卻非常可怕。像是把妖魔神靈的切了一小塊,亂七八糟的縫在人身上。就他而言是非常詭異的事情。

【Google★廣告贊助】

他所來的地方紀律非常嚴明,妖魔神靈各有所棲,構成龐大的世界。人類修煉蛻變為神,動植物修煉蛻變後為妖、礦物等無機物修煉蛻變為靈,魂魄修煉蛻變多為魔。

妖與靈雖然境界不如神靈,但比修道者高一點,雖有各種溝通或召喚的方式,卻多為請求與商量,對於眾生,修道者都懷著極度的敬重,就修道而言,這些妖或靈是他們的前輩,不可以褻瀆的。

然而眼前出現這些人類,卻像是某種奇怪的實驗怪物,將什麼有的沒有的湊在一起縫著。

這樣對他來說是很大的衝擊,比看見什麼異形都可怕多了。

「…你看到什麼?」瀲灩低低的問。

「妳沒看到?噢,我忘了,妳沒法眼。」他對著瀲灩的眼睛吹了口氣。這下子,瀲灩也看到了,她臉孔發白的抓住鄭劾的衣角,鄭劾也靠她近一點。

「…太褻瀆了。」她勉強說了一句。

這些人是山下小鎮的防疫警察。這個山村好幾個月沒人出來,鎮長派他們上來看看。一看裊無人煙,就知道不祥。看到這對漂亮的少年少女,直覺就是吸血鬼搞的鬼。

他們小聲交談,卻沒動作。帶頭的隊長也不敢輕舉妄動,只是用槍指著。其他警察到處察看,沒多久就回報,「找到一個大坑…」回報的警察不忍說下去。

「…死光了?」隊長心頭一冷。

那警察無奈的點頭。

這位隊長是個特裔,脾氣如烈火,嫉惡如仇。他仗著藝高人膽大,不把兩個小小的吸血鬼放在眼裡,一言不發就開槍,鑲滿符文的子彈呼嘯而去。

早在他起殺意的時候鄭劾就察覺,拉著瀲灩逃過這槍。雖然他從來沒見過這種法寶,但從那股殺氣就知道不是好吃的果子。聽見巨響硝煙,他委實好奇,就欺身上前奪槍,想弄明白這法寶是怎麼回事。

隊長看他倆形如鬼魅般欺上來,也大吃一驚,要再開槍,鄭劾不畏滾燙,笨手笨腳的將手指插在槍管裡,讓他又好笑又好氣。這槍能轟斷了這吸血鬼的手指倒好,萬一沒轟斷炸膛那就得看老天爺保佑了。

他敏捷的左手化掌為指,疾戳鄭劾的眼睛,瀲灩卻先他一步格擋,反而反手卸向他的關節。他不得不棄槍防守,別人只覺得眼花撩亂,隊長的槍已經被奪,各自後退一步。

鄭劾想把手指拔出來,無奈卡住了,只好讓法寶吊在他手指上,眾人又想笑,又不敢。

一經交手,雙方都是心底一寒。隊長憑著特裔的本能,幾乎可以肯定眼前的不是吸血鬼,而且還是武術高手。但究竟是什麼血緣,居然看不出來。

鄭劾和瀲灩更是吃驚。眼前這大漢不但氣息雜七雜八,連勁力也是古怪的很。只是沒有修煉過,完全是靠天生蠻力。但勁力隱含著眾生的氣味倒是真的,雖然弱化許多。

「什麼鬼地方?」鄭劾的手指還卡在槍管,另一手摸著符袋,卻犯難了。對手有模糊的魔影,退魔符肯定是有效的。但對手又不只魔影,還有妖和靈,他實在不願意隨意處置眾生。

「我們走。」瀲灩當機立斷。

鄭劾雖然不甘願,但他也急著研究法寶,沈著臉擲出迷惑符,掐著手訣,借助電能,「叱!」

這群防疫警察驚覺身邊的人都消失了,只見滾滾滔滔的白霧。驚慌失措的轉了半天,白霧才消散,那對少年少女當然跑得不見人影了。

「…媽的什麼鬼東西?」隊長大罵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