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三章(四)

鄭劾看看默然的狐王,和神情悽楚的瀲灩,搔了搔頭。

他自幼修道守戒,「情」這個字識得,到底是啥玩意兒可是連邊都沒碰過。但看氣氛這麼沈重,他也不敢說話。

不過他一出生輩分就極高,從小就習慣當長輩,瞧大家難住了,他總覺得要幫著解決。

【Google★廣告贊助】

看瀲灩說的,狐王的身體不成了,只能潛修養傷,不能在人間走動,當然也不能再去找轉世的情人。雖然一隻狐妖和人類相戀頗怪…但他不能找,又不是別人不能找。

「那個,狐王前輩。」他打破沈寂,「您有沒有什麼信物還是法寶啥的,可以喚醒或追尋您轉世的夫人哪?」

玉郎轉眼看他,「有的。」他取出一綹黑白交織的辮子。那是明琦和他的髮結成的。

結髮為夫妻。瀲灩看了難受,鄭劾倒是沒啥感覺。「那好。我們在人間大約還要耽擱很長的時間,說不定就碰到了。如果這兒跟我們那兒相異不大,等我個幾年,功力恢復些就能推算了,找起來就沒那麼費力…」

「你們要幫我找?」玉郎訝異起來。

「為什麼不呢?狐王前輩,是您救了我們這兩個落難人,害您還受了這麼大的傷,無以為報,就找找人罷了,哪有什麼呢?」

「你要知道,世道敗壞,採補邪風橫行。」玉郎肅然起來,「你們兩個正是邪道眼中的大補丹…」

「難不成我們不找人,他們就不找我們了?」鄭劾傲然一笑,「雖然境界倒退到這種地步,我們倆還不是好吃的果子…想找碴非鬧得他們崩牙不可。」

瀲灩也明白了,「陛下,您若捨得,請給我一點信物。您好好潛修養傷,且信我們將盡力而為。」

狐玉郎靜默片刻,從辮子裡飛出兩綹銀黑髮交纏,瞬間成了個鏈子,懸著一只玉牌。「我在妖族還有點地位,這玉牌妳拿著。見牌如見我,妖族都會賣我點面子。我們是朋友,我不言謝,你們也別推辭。」

他舉手指向岸邊,「我不能再耽擱了,得立刻回到青山之國。等等我一陣風送你們回中都…可惜我已經無力直接將你們送去都城。中都你們是待不得了,但我在中都有個臨時居所,裡頭有些我用的尋常武器和衣物,還有些人間用的錢幣。

「你們取了自己要用的東西,就想辦法去北都城。」他仔細說明了九字往返咒,「北都城的管理者雖歿,餘威猶存,怎麼說都比別的地方安全。你們去投靠大妖上邪,他還是我比較放心的人。」

不等瀲灩和鄭劾道謝,他一陣風就將他們刮到中都的住所。悶哼一聲,他頹然坐倒調息。雖說希望微弱,但總比一點希望也沒有來得好。萍水相逢,卻將明琦的下落託付旁人,他也覺得不可思議。

但這對孩子給他的感覺很好,他向來相信自己的直覺。要不然,也不會將狐王令給他們了。

待內息平靜,玉郎起身開啟通道。眷戀的回眼看看有著明琦的人間。

若還有一口氣,後會終將有期吧?他縱狂風,飛回青山之國。

***

瀲灩和鄭劾眼一花,已經站在一棟小巧的花園別墅之前。

「看起來狐王前輩是不妄動妖力。」鄭劾感慨,「他其實也厲害得很…當然趕不上我當年啦。」

瀲灩瞪了他一眼,「只有老頭子才會口口聲聲『想當年』。」

走近別墅,感應到狐王令,原本禁制著的大門霍然開啟。這種妖術手段反而讓他們覺得很親切,遂往裡頭走去。

果然是臨時住所,什麼傢具也沒有。一直走到二樓主臥室才有床和桌椅,整面牆的衣櫃。

狐玉郎在人間行走時,往往會喬裝打扮,各種衣服都有。狐族原本愛美,這些衣物不但低調而優美,特別便於行動和爭鬥。雖然覺得膀子和大腿露出來有點不妥,瀲灩還是挑了背心和短褲,外罩一件風衣,甚至找到她合穿的靴子。

風衣裡頭諸多暗袋,她大為驚喜。藏匿暗器和拿取都極為方便,對現在的她來說實在太合適了。

鄭劾找了一套黑衣勁裝,除了露出膀子讓他不太滿意外,不管是材質還是剪裁都讓他非常喜歡。抬頭看這個衣櫥,他領悟到這是一種封陣的變體。裡面非常非常的大,甚至還有個武器室。

「瀲灩,瀲灩!」他驚喜的叫起來,「終於有武器防身啦!哇哈哈~」

「哎呀,太好了。」瀲灩走過來,扔給他一件風衣,「給你。」

鄭劾回頭,臉孔嘩的漲紅,「…妳這個、妳…妳好歹多穿點衣服!」

「便於行動就好。」瀲灩瞪他,「修道者哪來這種俗世的想法?你的戒守到哪去了?」

「我不要跟光溜溜的女人走在一起!」

「誰光溜溜了?」

「妳這副德行和光溜溜有什麼兩樣?!」

他們嘴裡一面吵著,一面往風衣裡頭塞暗器和武器。狐玉郎行走人間時非常低調,防身武器通常是輕便的刀劍和靈巧暗器。這對他們來說,正好適用。

等他們走出別墅的時候,不但衣裝整齊,全副武裝,還帶足了錢幣。

狐王給他們的玉牌,倒沒怎麼在意,只認定是尋人用的法寶。因為這玉牌玲瓏可愛,靈氣充沛,瀲灩很喜歡,就掛在脖子上當條項鍊而已。

但他們卻不知道,在歿世之後,九尾狐玉郎在妖界舉足輕重、隱然妖界首領的地位,這個狐王令有著非同小可的份量。

來到這個異界沒多久,他們就渾然不知的有了個龐大的靠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