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四章(一)

第四章

眼見追不上列車,瀲灩感到絕望了。只見遠近淡薄的法術白光微閃,知道他們已經引起修煉者的注意。

不等她說,鄭劾已經放手大幹起來。他不欲傷人,但雷符的衝擊也讓這群窮追不捨的聯合警察吃不消。

等他們被禁制擋住去路時,瀲灩心中大急,那還不如讓聯合警察抓去算了,起碼安全一點。

【Google★廣告贊助】

攔住他們的是一個高大的男子,髮色灰白,面容滄桑,帶種奇妙的強烈白光。他一手持著長劍,身後帶著兩個少年,笑笑的看著他們。聯合警察上前行禮,喊,「聖師傅好。帶學生出來實習麼?」

那個叫做聖的男子點點頭,「這兩個小傢伙犯了什麼事情?」

「襲警奪槍。」

女警氣喘吁吁的追上來,非常生氣,「剛剛還差點被他們唬了!」

聖點點頭,對著瀲灩和鄭劾說,「小朋友,我知道你們很行,但修煉不是讓你們幹壞事玩兒的。乖乖束手就擒吧,別讓大人為難了。」

鄭劾現在看到修煉者就冒火,哪管他是什麼路數?他二話不說就炸上一發雷符,聖長劍一挑,輕輕鬆鬆的破解過去。他身後的兩個學生站了出來,直奔鄭劾。

三個少年打得熱鬧滾滾,煙塵四起。

「當心,當心!」聖喊著,「這是實習的機會沒錯,但注意自己安全,也別傷人了!」他按著劍,專注的看著戰況,時時準備幫學生一把。

瀲灩也冷靜下來,思忖著。鄭劾雖然法力稀薄,和那兩個少年半斤八兩,不過鄭劾有威力強大的靈玉符,真要收拾那兩個小鬼措措有餘。但眼前這位聖先生卻不是普通人物,不會看著自己學生被收拾的。

讓鄭劾去解決那兩個小鬼,然後才空得出手來共同對抗聖先生。她心底既然有了計較,就拿出了一把奇怪的武器。

這是狐王親手煉製的武器。他自從和明琦相戀,就不欲再傷人命。這把武器的靈感是從伸縮警棍得來的,共有五節,可以縮入把手中。只要施以巧勁就渾如一體,像把細長的西洋劍。

瀲灩修為雖然皆以化去,但不喜損傷人命。這個武器無刃無鋒,卻堅硬無比。用來過招再好也不過了。

「聖前輩,」她頗有禮貌的拱手,「小女子身無絲毫法力,僅以劍招請前輩指教。」

聖看她說得文縐縐的,原本想笑,見她拿把西洋劍似的無鋒劍,以劍指地,卻身無絲毫破綻,頗有大家風采,不禁心底暗賀一聲,起了愛才之心,點頭說,「指教不敢當,切磋切磋吧。」他放開劍柄,不想讓小女孩太難堪。

瀲灩回劍一刺,居然從聖的頸上虛晃一招,急指人中。聖凜然讓過,以掌相邀,瀲灩又靈巧的避開他的掌風,刺向膝蓋。

這些年聖在法學院教書,所謂教學相長,學習了不少古武學。他發現這小姑娘功力不高,但根基意外的紮實,招式巧妙不說,甚至認穴極準。點穴這種接近失傳的功夫讓她這樣信手拈來,宛如呼吸般自然輕鬆,讓他非常驚訝。

這是誰家的孩子?

殊不知,瀲灩比他還驚訝。她雖然沒有法力,但由於體質緣故,只能由武修煉,進度雖緩,但在她悟透獨門心法之前,就已經是凡間數一數二的劍俠了。她憑恃聖先生是個師傅,自持身分,不會拿法力跟她拼鬥,原有把握在幾招內制住他,沒想到幾次幾乎被奪劍,驚出她一身冷汗。

一咬牙,她使出莫言傳給她的「十八楊柳劍」,滔滔滾滾,宛如行雲流水般,分攻數個大穴,終於刺中他的壇中穴,心底正喜,卻覺得一股奇怪的力道反震回來,反而讓她手一軟,差點拿不住劍,還被聖拿住後頸。

聖正要說話,看到她雪白頸項中掛著狐王令,微微一怔,反而跪了一隻腳下來,摀著小腹。

這讓瀲灩摸不著頭緒,鄭劾已經將兩少年打得倒地不起,剛看到瀲灩被拿住,他的心涼了半截。一見聖似乎負傷,他趕緊扛起瀲灩,奔向一輛疾馳的火車,靈機一動,朝著月台發雷符,借衝擊力躍上火車頂。

眾警察大喊大叫的要追,聖站了起來,止住他們。「沒事兒,我知道哪兒要人去。追緝令分發給紅十字會就行了,辛苦大家。」

他扶起兩個躺在地上哼哼的學生,笑笑說,「殺殺你們威風也好,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兩個少年是法學院的高材生,尤其專長戰鬥。他們讓個比他們小的孩子鬧個灰頭土臉,心底都很窩囊。

聖沒說什麼,只是拿起手機。「欸,駟貝。若傳了兩個小朋友的追緝令,幫我壓下來。唔?沒事,沒事。那是狐王的晚輩,發個e-mail跟狐王抱怨一下,要他管教管教就好。現在妖族跟我們關係這麼緊張,何必把事兒鬧大?那兩個小朋友是皮了點,但一個人也沒傷,跟狐王說一聲就是了,別添亂了。」

收了手機,他心底有些羨慕狐王。這樣優秀的晚輩不知道從哪來的良材美質…有機會要跟狐王要人,來他們法學院當個交換學生也不錯。

這時候他還不知道,這兩個貌似少年少女的宗師級高手,還是他的十三夜從遙遠異界帶過來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