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一章(二)

瀲灩也靜了下來。半晌才開口,「大哥,你都是度劫等待蛻變的人了。這些俗事都該放下了。」

「你們肯乖乖的,我就放得下。」他沒好氣,「妳度劫就在眼前了,到底有沒有準備?」

「沒有。」她倒是回答的乾脆。

【Google★廣告贊助】

莫言為之氣結,「…妳這丫頭,修煉幾千年,都成了一代宗師了,這性子倒是一點都沒變!這麼大的鵟門,宗師度不過劫,傳出去能聽麼?讓妳結交幾個朋友,倒是交出一堆仇人!若不是你家雅楠能言善道…」

瀲灩將臉一偏,偷偷打了個呵欠。

「妳到底有沒有在聽啊!」莫言吼了起來。

「你開始念經,我就只聽到嗡嗡嗡。」瀲灩很坦白。

莫言又氣又好笑。「妳到底想不想蛻變成神靈?」

「不想。」幾千年來,她的回答都一樣。

「…就算為了和大哥再相見,也不想?」他的聲音低了下來。

瀲灩不言語,只是望著旁邊。「…大哥都說了,我敢不聽嗎?」

換莫言沉默了下來。

當初救瀲灩的時候,他年紀還輕,心腸還是熱的。就因為驚豔了花樣的瀲灩,不忍她就此病死,強行耗費百年功力為她築基,不管別人怎麼看。

為此他挨了無數責難和誤解,卻沒有後悔過。

他成了一個護花人,保衛愛護一朵幾乎死去的奇花,那樣小心的呵護。直到她自己悟出適合的修煉法門,他才不太安心的放手,卻時時回顧。

合籍雙修是不可能的,他是氣宗的掌門,身份和門派成見不允許他如此。事實上,他也不願意這樣拘束這朵自由的花兒。可以時時看顧就已經很滿足了。

這株花兒也知道他的苦心,體貼的離他遠些,怕妨了他的修煉,度劫的時候,她傾力相助,奮不顧身,險些把自己的命搭進去,種下一個病根。

即將飛昇蛻變,他不放心,非常非常不放心。

「我幫妳找了些藥草。」他淡淡的,「能的話自己開爐煉丹,別那麼懶。」

「好的。」瀲灩溫順的回答。

「病好些沒有?」

「大哥,你知道我的修煉法門的。」她輕笑,「我每月行功,可以慢慢代謝掉,不用擔心。」

嘆了口氣,他輕輕撫著瀲灩的長髮。這點眷戀妨了他的修行,起碼拖累了上千年。但他卻覺得沒有什麼。

真正有什麼的,是他養護這麼久,卻得離開這朵奇花。

「若有喜歡的人…合籍雙修也行。」他殷殷囑咐,「別不當一回事…我還等著再見面的。」

「我知道了,大哥。」她輕輕的抱了抱莫言的胳臂。

白光一閃,莫言走了。瀲灩輕輕嘆息一聲,慢慢的歪在貴妃榻上,心頭鬧得很。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