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四章(三)

哭了一會兒,瀲灩偎在鄭劾的懷裡睡著了。

她和鄭劾不同,即使武藝在身,還是跟凡人相同,容易睏倦思睡。奔波半日,和聖先生交手雖容他相讓,還是使脫了力,又為鄭劾感傷,真真力倦神疲。

鄭劾見她睡著,怕她從車頂栽下去,也不敢放手。他也有些倦了,盤腿坐好,讓瀲灩睡在他懷裡,悄然入定,只分出一絲神識警覺著。

【Google★廣告贊助】

原以為這樣會妨礙他的修煉,沒想到在這種靈氣幾乎斷絕的地方,他反而沈穩靜心,進入一種安詳靜適的境界。

以前修煉,雖然守戒自律,斷絕七情六慾,但依舊存了一分焦躁,再說憲章宮的修煉法和他的性子極不相投,若不是強守一千八百戒,他是斷然修不成的。但他不知道,他的父母也不知道,就憑著一股倔強和戒律,他才有所成就,修煉對他來說是唯一的生存之道,也不知道修煉有什麼好和不好。

但他失去修為,鬆弛了戒律,和瀲灩親近起來,知道凡俗的眷戀和溫暖,剛好合了他少年時的心性,第一回感到服氣入定是這樣舒服快樂的事情。

睜開眼睛,他內觀自己,有些摸不著頭緒。說起來,到這世界他大約能犯的戒律都犯了個周全,只剩下三大戒已成本能。原本害怕這會妨礙他的修行,沒想到反而修煉神速,更重要的是,心情非常愉快,不像過去鬱鬱寡歡。

想破腦袋也想不通,要喚醒瀲灩,又不忍心,只能將風衣敞開,省得她被風吹著了。

這種感覺其實滿不賴的。他偷偷想著。不知道「情」的滋味會不會更好。

很快的,他臉紅著驅散了這些不該有的想法。一定是修為消個精光的緣故,他在想什麼?情關是修道最大劫數,瞧瞧狐王就明白了。他還想這事兒,不是自己找毒藥吃麼?

想要轉移注意力,他轉頭看著風景。在飛馳的列車頂上看著景物不斷倒退,倒有幾分過往御劍飛行的快感。

他看到一絲白光閃過,然後又是一道,臉孔有些煞白。

方纔在中都車站驚天動地那一炸,的確引起不少修煉者的注意。歿世後的修煉者遠比歿世前多,實在是因為表裡世界的破裂,眾生和裔的能力引發人類的危機感。許多不具備裔天賦的凡人開始從師修煉,而這些躲過災變的老師通常都不是那麼正派的,也讓修煉者的名聲蒙上一層陰影。

但鄭劾遇到的剛好是當中最差勁的一群,所以也把修煉者都想差了。其實追蹤而來的修煉者通常都是好奇,畢竟他們的手法特異,讓人印象深刻,甚至還打敗了法學院的師傅。

雖說是僥倖得手,這些修煉者還是很想知道他們的門派,親近親近而已。

鄭劾不知道他們沒有惡意,趕緊把瀲灩搖醒,小聲的跟她說被追蹤了。

她眼力不如鄭劾,但看白光閃動的速度,推想是御劍飛行。雖然沒有列車快,但列車要靠站上下客,他們也漸漸追得上來。

尤其是新竹站,停得特別久,已經隱約可以看到修煉者的形體了。

「留兩個虛影。」瀲灩細聲,「我們走。」

鄭劾點頭,心底卻沒有很大的把握。他現在法力很弱,擬幻符沒辦法發揮到極真,只能模模糊糊留下兩道身影,有個幾分道行的修煉者都能看破。

但他把這裡的修煉者估得太高。如聖和清泠子這流的高手極少,大部分都讓紅十字會吸納了。若不是倒足了大楣,他們也不會一出門就遇到清泠子那種魔頭,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鄭劾和瀲灩悄悄的溜下車,等列車啟動,大部分的修煉者都追著虛影而去。但月台上卻有兩個不去,只顧聊天。

「我們先離開好了。」鄭劾謹慎起來,「反正車站又不會跑。」他估量自己應該一敵二沒問題,但怕波及瀲灩。

瀲灩也不想引起注目,點了點頭。他們兩個小心翼翼的逃離車站,沒驚動任何人。

大大的喘口氣,沒想到一出車站,只見一片殘破荒涼,不似中都那樣繁榮。他們兩個傻眼了。

幾個計程車司機上前兜攬生意,他們倆充滿戒心,也不敢搭乘。最後他們躲到附近的便利商店,瀲灩買了地圖和飲料食物,兩個人站著吃起來。

「…風火輪欸。」鄭劾瞪著櫥窗外面,「瀲灩快看,是風火輪!」

瀲灩微驚,探頭出去,有些無奈。「叫你看電視不看,那是腳踏車啦。」她不想理鄭劾,但瞧他一副躍躍欲試、心癢難搔的模樣,想想他蒼白的生命,又有些不忍。

騎著腳踏車的是來交班的的店員,瀲灩客氣的問他,「小哥,請問你的腳踏車哪兒可以買?」

店員看到一個好漂亮的小少女頗有禮貌的問,也一臉笑容,「你們要買腳踏車啊?要去鄰鎮買了。咱們這兒是舊新竹,要新新竹鎮才買得到。」

瀲灩想放棄,回頭看到鄭劾一臉哀求,她又心軟了。「小哥,我們來玩兒,沒交通工具。好不好您把車賣我?」

店員搔了搔頭,一臉為難。他這破腳踏車賣廢鐵搞不好還沒人要,但是他唯一的交通工具,雖然早想買部新的,但他又沒錢。

瀲灩見他不語,怕他不肯。她心算了一下,對比糧食和交通工具的價格。她掏出幾張大鈔塞到他手裡,「小哥,這樣夠不夠?」

店員眼睛都直了,這幾張大鈔,可以買十台全新的腳踏車了!他只抽起兩張,其他的推回去,「不用那麼多,不用那麼多!」

瀲灩不收,她誠懇的說,「小哥別這樣,還要勞您去鄰鎮買車呢。是我們無禮了,謝您了。」

店員呆呆的看著手底的鈔票,和這對年紀很小的「兄妹」,見他們要走,連忙叫住,「小妹妹,小弟弟!」他追了出去,小聲的說,「你們身上帶這麼多錢,又沒長輩陪著,太危險了。咱們這兒不是好地方,小偷強盜多著呢,錢財要收好啊。」

瀲灩沒想到他追來就為了叮嚀,心頭很感動。她輕輕的搭在店員手上,「謝謝啦,小哥哥。我們會注意的。」

她在異界或許姿色不夠出眾,在這兒可是小美女一個。又帶著股蝕骨的柔媚,這句「小哥哥」差點讓店員軟了腿。他湧起一股憐惜,「小妹妹,真的這兒不是善地,你們玩玩就走吧,其實也沒什麼好玩的…夜裡別出來走動知道嗎?你們找到住處沒有?」

「還沒有。」

店員跑回店裡,取了張民宿的廣告單。「雖然遠了點,但黑狗伯那兒安全。他們一家功夫好的勒,待人又親切,不會漫天要價。別讓其他民宿坑了,那些壞蛋是吃人不吐骨頭的。」

瀲灩接過手,發現還有個簡單地圖,笑靨如花的跟店員道謝,讓他樂得有點發暈。

鄭劾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已經弄明白風火輪怎麼騎了,高興得不得了。這世界的法寶真是有意思。

「高興了吧?」瀲灩踏在乘客板上,拍了拍鄭劾的頭,「走吧,有住處了。天也要黑了,咱們休息一夜再走。是說到時候搭火車,這玩意兒怎麼帶?」

「又不一定要搭火車。」他得到新法寶總是非常興奮,只遺憾不能縮小攝入體內,「咱們踩著風火輪,一樣也是去得。」

「還有幾百里啊,我的哥哥,你也不怕累…我可不要跟你輪著騎。」

「交給我就是了啦。」他瞄了一眼地圖,非常興頭的騎了就走。

若他知道前面有什麼等著他,恐怕就不會這麼歡。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