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四章(四)

黑狗伯民宿在舊新竹的盡頭,已經算是郊區了。

大老遠的就看到招牌,上面還畫了一隻很神氣的黑狗。他們一路說笑,等到了招牌,兩個人都安靜下來。招牌上的黑狗被轟去了腦袋,痕跡看起來還很新。

更不妙的是,他們還聽到不遠處的民宿傳來法術爆炸和打鬥呼喝的聲音,他們倆面面相覷,實在很想轉身逃走。

【Google★廣告贊助】

瀲灩乍著膽子掂高一點看,不看還好,一看就發寒。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首,居然是清泠子那魔頭。她原想抓著鄭劾逃跑,但看他攻擊的人居然是妖族,不禁遲疑了。

鄭劾也看明白了,他忍了忍,還是忍不住說,「狐王救了咱們。」

「沒錯。陛下都救了咱們了。」她立刻飛馳而去,掏出袖箭。

這也是狐玉郎的得意之作,小巧玲瓏,可以連發十二箭。裡頭還有他設下的一個攻擊法陣,若有妖力或法力激發,威力可比手榴彈。但即使瀲灩沒有法力,這把袖箭造成的暗器效果也頗為可觀。

她飛快的朝著清泠子射了一箭,驚覺被暗算,清泠子避開了這箭,但卻避不開鄭劾炸過來的青雷。

他翻了幾個跟斗才穩住,正要破口大罵,一看到是這對逃脫的童男童女,不禁大喜過望。

清泠子讓狐玉郎毀了犬神,又找不到童男童女,心知若沒有犬神,要跟狐玉郎對壘勝算很低。一想到要再去尋一千條狗就心煩,突然想到舊新竹有家隱居的妖犬家族。

平時他是絕對不會去惹他們的,但妖犬家的大人回族參加例會,家裡老得老,小得小,想來可以輕鬆得手。雖然妖犬煉犬神初期進展極快,後面就不怎麼好使,遠不如虐殺千犬的怨氣大,嚐過血腥威力能夠增強數倍,但他急著要從狐玉郎手裡搶下那對童男童女,也就顧不得了。

沒想到妖犬家的小鬼老頭卻這樣頑強,費了他許多手腳。他不耐煩起來,原本想抓隻小的煉化就算了,乾脆一不作二不休,準備殺光這口子,剛破壞了妖禁,沒想到被暗算,更沒想到被遍尋不獲的童男童女暗算。

一開始的高興過去,他戒備起來。狐玉郎是否跟著來了?他凝神用神識搜尋,瀲灩卻連發袖箭,鬧得他有些狼狽。

鄭劾也不跟他客氣,沒頭沒腦的青雷白冰通通上了,中間還插了幾個火符,讓他左支右絀。

清泠子原本擔心狐玉郎隱在一旁伺機而動,但看這兩個小鬼打半天,來來去去就那幾招,他試探性的抓向瀲灩,瀲灩反手一劍,在他手上畫出一道血痕,他舔了舔傷,反而寧定下來。

這點本事也敢拿出來獻寶。他冷笑。老狐狸不在,就是這些小鬼老頭都加起來,也打不過他。

他拿出拂塵一掃,就捲起一陣狂風,瀲灩站立不住,向後跌了幾步。鄭劾立刻補上前,手訣掐到一半,清泠子暴雨似的攻擊已至,他只能拔刀扛住,瀲灩又發袖箭滯住清泠子,也拔劍上前邀鬥。

清泠子只用拂塵一揚,就將瀲灩捲了過來,她機警的棄劍滾地而逃,鄭劾擲出青雷,將瀲灩拖到身邊。

清泠子微笑著,拂塵在手上不緊不慢的拍著。鄭劾額上的冷汗緩緩流下。功力高下太懸殊,若不是狐王的靈玉符精妙,連打都不用打了。現在也只是拖時間,這魔頭像是戲耍老鼠的貓,好整以暇的看他們出糗。

更糟糕的是,這樣一輪猛攻,他的法力應付不上來,已經開始覺得虛軟。想要激發靈玉符,居然使不上力,他只能橫起刀,護在瀲灩面前。

「還有什麼把戲,我等著看呢。」清泠子笑吟吟的走過來。

只聽到一聲稚嫩的怒吼,一條黑影飛撲而來,咬了清泠子的小腿。他大怒的將那條小黑狗踢了個老遠,小黑狗慘叫一聲,不知道是死是活。

鄭劾大叫一聲,他對眾生尊重已是根深蒂固,被狐王搭救猶深。那條小黑狗應是犬妖,奮不顧身的來幫他們,卻讓這魔頭殺了,讓他一下子被怒氣淹沒。

他想也沒想,拔出懷裡的黑鐵。這名為槍的黑鐵法寶,自從差點射殺瀲灩之後,他一直不敢研究。所以他不知道這槍的子彈銘刻著滅魔符文,正好是清泠子的剋星。再加上他因怒氣激發法力,更讓子彈的威力加幅。

清泠子修煉到這種地步,已經不將尋常槍械放在眼底。也是他輕忽了,看鄭劾拔槍,還獰笑著抓向鄭劾。

一聲霹靂大響,清泠子一臉不敢相信,低頭看著自己胸口的小洞,裊裊冒著青煙。雖然有法力護身,但這槍命中要害,雖然傷口不深,滅魔符文卻快速的發作起來,對他來說不啻是毒藥。

瀲灩見他不動,立刻追加了一只袖箭,清泠子居然沒有閃過。他怒號一聲,拗掉扎在肩膀上的袖箭,狼狽的敗退而逃。瀲灩扣袖箭想解決他,無奈已經發個精光。

他們倆都軟了腿,緩緩的坐倒。簌簌發抖的互相擁抱,知道自己在鬼門關前晃了一圈。

屋裡發出悲傷的聲音,「外面的客人…麻煩將我的小孫子抱進來。」

面面相覷,他們互相扶持的去看小黑狗。那小妖犬氣息奄奄,恐怕內臟都破裂了。瀲灩謹慎的將他抱起來,鄭劾扶著她,小心翼翼的走進屋裡。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