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五章(一)

第五章

一拿出狐王令,所有人(妖?)看他們的眼光立刻轉變,從猜疑敵視轉變成極度尊敬,反而讓瀲灩茫然了。

她不知道狐王在人間走動時,四處幫半妖的忙。黑狗伯民宿的妖禁可以撐著抵擋清泠子的猛攻,就是狐王留下來的禁制。若不是默爺爺先受了重傷,清泠子就算攻上半個月也攻不破。

【Google★廣告贊助】

在這歿世,最可憐的是半妖和裔。這兩種混血兒基本上有重疊的地方,只是裔通常茫然不知自己的血緣,對人的認同高,受紅十字會列冊保護,但眾生特徵外顯的裔往往飽受人類的歧視。但半妖通常都知道自己的血緣,卻不受妖族認同。許多妖族領地不接納半妖,他們只能流落在外,往往成了不肖修煉者的獵物。

當然當中某些裔和半妖為惡起來也比凡人兇殘許多,只是害群之馬,讓安分守己的混血兒處境更艱難。

這些半妖憤世嫉俗,厭惡人類和純血妖族,唯有慈悲的狐王願意幫忙他們。狐玉郎自從和明琦相戀,雖然沒有留下子嗣,卻垂憐這些半妖,關懷愛護。他甚至在幾個半妖家族立下龐大的妖禁,讓他們能夠抵禦外侮。

他還殷殷告誡這些家族,要善待跟他們相同窘境的半妖。這些半妖這才群聚在一起,共同抵抗採補道的侵蝕。

對他們來說,狐王是至高無上的,雖然狐王從來沒要求他們任何事物。但持有狐王令的人,哪怕是條豬玀,他們也會執上最恭禮,何況不過是兩個人類。

但也不是所有半妖都厭惡人類,默家是妖犬族,長子一脈雖然都是純妖,但次子卻娶了人類的女孩,對人類很有好感。他們開這家民宿一來是舊新竹半妖的消息站,二來是提供人類在這荒涼的小鎮有個安全的居所。

再說,他們也沒辦法拋撇次子留下來的半妖孩子。默家次子早已病逝,媳婦也因傷心過度隨之死亡,留下七個孩子,當時最小的孩子還在吃奶。

默家不肯遷回領地也是因為這樣。但這次長子的幾個孩子要行成年禮,不得不回去領地,沒想到清泠子消息這麼靈通,馬上就攻過來了。

原本已向妖鎮求救,卻沒想到宋臣風帶著同門來支援清泠子。兩路人馬在半途打得難分難捨,好不容易將他們打敗,趕來原本以為得收屍了,沒想到居然蒙狐王的貴客搭救。

等鄭劾睜開眼睛,發現世界都變樣了。這群喊打喊殺的半妖客氣的讓人難受極了,他全身起雞皮疙瘩,問明了瀲灩在哪,趕緊逃了過去。

「他們是怎麼了?」他難過得幾乎要起疹子。

「我們有狐王令。」瀲灩心不在焉的回答,轉頭跟妖鎮醫生討論,「萬應丹沒了,不過給每人喝一點還可以減緩傷勢。可惜我對這裡的草藥一點都不了解,不然留下藥方就好了…」

妖鎮醫生認真分析丹水,輕輕嘆息,「真難為有專為妖族研製的藥丹。前輩,這簡直是仙人手段了。需要什麼草藥,我去尋。我們妖鎮的藥草是很齊的。」

「齊也沒有用,我不懂你們藥草的名字,也怕功效不知道同不同…」瀲灩沈吟,瞧見鄭劾在旁邊又無聊到想入定,想想藉機給他一點機會教育也好。「別玩了,我要弄明白這兒的草藥名字,你也來學點丹藥常識。」

她對妖鎮醫生說,「能不能行,我也不知道。但若你們有的藥草,都捎一些來。我來認,你告訴我名字,好不好?」

狐王令的令主一言,哪有第二句話說?瞬間黑狗伯民宿成了藥舖子,趕回來的黑狗伯都瞪大了眼睛。他感激涕零到一半,只見大堆大堆的藥草送來,差點要淹沒了他的家。

令主要煉丹,轟動了遠近的半妖。要知道古煉丹法幾乎失傳了,還是幾個半妖修煉者去偷學了一點點回來,妖族自己知道的也很淺薄。

瀲灩大方的任人觀看,她知道救不了那麼多人,但這煉丹法門流傳出去,不知道可以活多少半妖,也算是回報狐王救命之恩了。

她花了一個禮拜認藥草,做了一張龐大的對照表。讓她吃驚的是,她所需的藥草一樣也不缺,只是藥力減弱許多。她湧起一股非常古怪的違和感。

不論是動植物還是眾生人類,都和她的家鄉太相似,卻又有太多不同。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誤破時間之世圍,來到毀滅前的歐姆。若不是她對家鄉太熟悉,她真以為是這樣。

這是一個非常相似的列姑射島,像是個仿製品,所以幾乎沒有靈力。

撇開那種異樣的感覺,她開始撿出適合的藥草,準備精練然後煉丹。她的手法對半妖來說,既熟悉又陌生。因為瀲灩沒有法力可用,所以是用凡人的手法煉丹,只是安了一個符陣,求一點天地靈氣的幫助。

她指揮半妖們做了一個丹爐,跟鄭劾要了火雲石生靈火。

鄭劾也讓她勾起興趣。他起點太高,知道的都是一些修道者的高明法門,反而不識這種凡人手段。他不知道凡人無法動用法力,只能求靈氣幫助,所以這個丹爐本身就是個法陣,借用靈火為陣眼,算是大開眼界了。

她慎重的安藥投爐,控制火候,在異界煉出第一爐萬應丹。之後她將丹爐留下,照著對應表寫下許多丹藥藥方,等於給了半妖一個活動醫院。

瀲灩又花了好幾個月給妖鎮醫生們講解藥理。雖然她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因為多半是修煉中的靈獸藥理,並非真的妖族處方。一來妖族處方人界所知不多,二來這些妖族和她的世界不同,孱弱許多,妖族處方也禁受不起。

但與靈獸溝通救助,原本就是鵟門的特色,更是她的專長。妖鎮醫生受教於她的門下,所得的助益真是太大了。雖然在這兒煉製的萬應丹不如瀲灩原本給的,頂多只有丹水的功效,但瀲灩講解的君輔相濟的原理,讓丹藥搭配許多輔佐的藥草,功效也差不多好,並且可以對症下藥,讓半妖的醫療得到了最初也是最堅實的保障。

原本只敬她是狐王的貴客,但她這樣無私的傾囊相授,半妖們也真正尊重她是令主,不再嫌棄她的人類身分。

這幾個月,鄭劾也沒閒著。除了跟著聽藥理,他閒得無聊,和半妖們「打」成一片,一面磨練自己,一面也指點半妖武術符法。

他們原本是感激狐玉郎救命的恩情,又出於不忍,無意間教了這些半妖一些初步的法門,卻沒想到這初步法門居然發揚光大,原本弱小的半妖得了這些指點和丹藥,居然自成一門,聚集的勢力越來越龐大,後來成了一個半妖獨特的門派。

他們在黑狗伯這兒住滿一年,半妖們都執師禮。這讓瀲灩和鄭劾都自在多了,只是瀲灩嚴肅的在妖鎮聚集了半妖。

她在這段穩定的期間,拼命閱讀,默忠還幫她弄了台電腦,教她怎麼連去中央圖書館。總算弄明白了災變的前因後果,也對眾生和人類糾纏不清的愛恨糾葛有了初步認識。

妖族在人世格格不入,原來是借居。這些半妖喊她一聲師尊,她不能就這麼不管。

「諸君,」她小小的嬌容嚴肅,「既然各位喊我一聲師尊,雖然沒什麼本領可以教你們,也請答應我一件事情。」

「師尊吩咐就是。」袁族的族長正是那個嬌俏少女,喚做袁青。她功力最高,大家都服氣她,喊她大師姐。

「什麼族群都有壞人。人類有、妖族有,咱們半妖也有。」她看了全場一眼,「為了這一點點壞蛋,恨上一整個族群,是不對的。我教你們藥理,鄭劾教你們修煉,可我們都是人類。

「我在異界有個門派,門派弟子我都要求要照著良心守戒。我的要求很簡單,讓你修煉教你煉丹,不是要你們去擾亂沒有修煉的凡人。既然入我道門,就要守個道心。我知道半妖和人類仇恨很深,我也不能讓你們不恨。但冤有頭債有主,我請你們不要傷害無辜凡人,你們在人世,就要守人世的規矩。」

底下的半妖默然不語。他們吃採補道的虧太大,仇恨結得太深,要他們別去傷害凡人洩恨,還真有點不甘願。

鄭劾卻聽得不耐煩,他師尊脾氣上湧,用了法力大喝,「汝等求道,所為何來!?」

他法力不高,但讓他悟出個偷機取巧的方法。靈玉符裡頭有冰心符,原本是靜心用的,他按在符上運用法力,增幅許多,像是朝著這群半妖頭上淋下一盆冰水。

半妖生來都帶著妖力,這個當頭棒喝瞬間讓許多人頓悟了。後來除了法學院實用性的修煉法術,這些半妖反而是最早系統求道的一群,許多人類反而要跟他們請益。

後來妖鎮改名鵟鎮,舊新竹改稱憲章。門徒都自稱「鵟門憲章宮」門人。

很久很久以後瀲灩和鄭劾才知道,有些哭笑不得。

「這下可好,被逼著合籍了。」鄭劾嘀咕著,「還讓鵟門壓在前面,我這面子是要不要呢真是…」

「麻煩你閉嘴好不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