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五章(二)

這一年當中,清泠子沒有出現,但宋臣風卻一在帶人來騷擾。

半妖對這兩個令主師尊非常敬重,真是卯起來拼命,往往可以把宋臣風和他的同門殺退,但總是要大費手腳,互有傷亡。

鄭劾看了兩次,越看越生氣。他雖然教了這些半妖一些入門的武功和符法,半妖又有天生的妖力可用,但真是一盤散沙,毫無組織,完全靠蠻力解決,氣得他大跳大叫。

【Google★廣告贊助】

「猴子打架也比這個好看!」他氣壞了,「衝下去一陣亂打?好歹也結個劍陣什麼的,幾時我教出這麼窩囊的一群徒弟!?」

「他們懂什麼是劍陣?」瀲灩漫應著,她正在思索,而且一籌莫展。

她在人間打滾多年才修道,起步異常艱辛。對於人,她算是看透了,也養成了孤僻的性情。是莫言要她修道,她才認真修煉的,不然她一直是無可無不可。

甚至和生靈溝通這個專長,也是莫言得了個玉簡沒參透給了她,她悟了初步,覺得跟生靈溝通比和人類來往有趣多了,這才認真學全,又自行研究了許多靈訣。

那時她已經創了鵟門,學會了什麼,也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就隨手教給門人。她這師尊脾氣怪誕,孝敬什麼都淡淡的,不見歡喜,就跟生靈溝通有關的文獻玉簡還可以得她一笑。門徒連死都可以死給她了,何況只是這個?於是資料越收集越多,越發專精,居然成了鵟門絕學,她也不好意思說是誤打誤撞。

就因為她不喜與人來往,劍術是行,劍陣就很一般了。她們鵟門的劍陣真的只是做做樣子,真的有大問題,招請妖靈就行了,妖族靈界的前輩都喜歡這個淡然的修道者,也真的很罩著她。

只是幾個前輩會嘆息,「小灩,你家劍陣只能唬唬沒毛的猴子,是能做什麼?」

她也沒打算做什麼。只是現在急切要她整理一套半妖能用的劍陣,實在難倒她了。

鄭劾暴跳半天,自言自語起來,「劍陣?哼,說到劍陣,憲章宮的劍陣可是獨步天下!這些孩子都是我的弟子,難不成我的弟子不能學憲章宮劍陣?!」

他生性最是護短,要不然也不會欺到鵟門去。自己門人被人欺負哪受得了,他立刻拿了個最初步的劍陣修修改改,只花了三天就把這群半妖教會,又逼著他們操練。

半妖們都苦不堪言,還偷偷跟瀲灩訴苦。但等宋臣風再度來襲,這個七零八落的劍陣卻殺得他們望風而逃,宋臣風還差點沒命,不禁驚喜交加。

鄭劾倒不是吹牛,憲章宮的劍陣結起來,渡過劫的高手都要鬧頭疼。雖然是入門劍陣,卻厲害非常。只是再怎麼簡單的憲章宮劍陣,也講究一體同心,宛如一劍,沒個百來年的操練是急不可待的。雖然同持劍陣也是種修煉法門,而且進步神速,但現在這邊七零八落,只能揍揍宋臣風那些不入流的笨蛋,遇到高手,還是兵敗如山倒。

他也知道這道理,但也只能逼著半妖乖乖操練。雖然非常努力,他知道急切也沒用。

瀲灩見他們得這個劍陣,也頗感安慰。她早擔心很久了,怕給這些半妖招禍。她雖不像鄭劾那般護短,但師尊當久了,特別愛護門人。清泠子挨的那槍雖然沈重,但照那魔頭的功力,一兩年就完好如初。

她想來想去,該教的也都教了,再來想教的,他們也境界不夠。但現下他們學的,夠他們安居樂業了。清泠子也不是笨蛋,沒有利益幹嘛捅這麼大群的馬蜂窩?

現在只要將追兵引到北都城去就成了。不趁清泠子傷勢未癒,難道還等他傷好了自己來?

主意打定,她找了鄭劾來,「咱們該走了。」

他嚇了一大跳,「咱們走做啥?還有好多東西沒教他們呢!」

「你要等清泠子自己來抓咱們,順便把咱們收的第一批弟子殺個乾乾淨淨?」

鄭劾語塞,但他沒人氣的修煉了幾千年,頭回真心喜愛自己收的弟子。去了修為,少年暴躁熱烈的性情浮上來,他倔強的一轉頭,「我教這劍陣,就算清泠子和他那幫狗徒弟一起上,也不見得就不成了!」

瀲灩輕嘆,「我知道你捨不得…好傢伙,你也懂得捨不得了…但若清泠子去邀幾個和他差不多的高手來助拳呢?」

鄭劾說不出話來。他習於師門生活,其實不愛四處漂流。這些魯直天真的半妖很合他的性子,他對這些半妖徒弟簡直是溺愛,肯學的什麼都教,也決不容任何人傷害他們。

幾次爭鬥有死傷,在前面他罵,後頭不知道偷偷流了幾次眼淚。

他知道瀲灩說得有理,但他的難過就再也掩不住了,當著瀲灩的面,就哭了起來。

瀲灩嚇了一大跳,仔細想想,反而心酸。這個都快度劫的監院,把他的少年倒過來過了。到了這種境界,才知道溫情,格外熱烈燃燒。怕他尷尬,原本想走開,看他哭得這樣無助,反而走了過去,輕輕摸他的頭。「就是不捨,才要捨呀…」

鄭劾抱著她的腰大哭,連話都說不出來。瀲灩索性坐在他身邊,由著他伏膝哭泣。

好一會兒,他才不好意思的起來,「我、我這不知道是怎麼了…大概是境界倒退太多…」

瀲灩淡淡的,「說什麼話?咱們是一條船上的,你要跟我解釋啥子?你放心,我一個字也不會提的。」

鄭劾心底感激,卻說不出什麼。他心底的難過真是前所未有,窒得他連呼吸都難受。

「咱們幾時走?」他低聲。

「等宋臣風他們再來,我們就順勢走了。」瀲灩靜靜的說。

「那還有點時間,我得把功法寫下來,讓他們好好練。」他又哽咽,「我也得變強才行,護不住這些孩兒…是我這師尊的錯。我、我…」

歷經許多人事,瀲灩倒是比他想得開。但她也幽幽的嘆息一聲,望著天上忽隱忽現的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