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五章(四)

宋臣風也是被逼急了,不然他也不會自尋死路。

這些妖怪不知道去哪學了那個邪門的陣,而且還越來越厲害。幾次來襲,都被殺個灰頭土臉,他師門損傷極大。

但師尊閉關前淡淡的說,「一年為期。等我出關,我要看那對童男童女安然無恙的在我面前。」

【Google★廣告贊助】

清泠子沒邀人助拳,就是想通吃。他痛定思痛,說起來是自己大意,並不是童男童女有什麼厲害手段。那群半妖不過是一盤散沙,讓宋臣風去威逼一番,說不定就把人交出來。若不肯交出來,憑了他這麼大一個渾沌派,難道還滅不了那群不成氣候的半妖?

若是一起頭,宋臣風就傾巢而出,說不定正如清泠子所料。但宋臣風在派裡名聲不好,人緣極差,幾個師兄弟都有心看他笑話,只派了幾個不成材的弟子隨他去要人。

卻沒想到這群半妖越戰越勇,甚至有了個古怪的劍陣,讓他們吃了大虧。這下子不齊心也不行。清泠子的脾氣大家都知道,宋臣風鐵定逃不掉,他們這些師兄弟也一定會被遷怒,搞不好還會沒命。

眼見期限已過,這次宋臣風調動了全體門人,幾百個修煉者氣勢洶洶的衝到妖鎮地界。

他們才到地頭,發現湧出無數半妖,嚴陣以待。

宋臣風吃過這個古怪劍陣不少虧,不禁臉色大變。尤其這回不同過往,每個半妖殺氣騰騰,威煞兇猛的像是可以摸得到。

從這龐大劍陣晃悠悠的騎出一部腳踏車,說不出有多唐突滑稽,卻沒人敢笑。

清泠子指定要的童男童女,終於現身了。

「欸,宋臣風,」鄭劾停住腳踏車,用下巴看著人,「你屁股那刀還疼不疼啊?」

半妖轟笑起來,沈重的氣氛一掃而空。

宋臣風的臉孔一陣青一陣白。上回他陷入陣中,被黑狗伯在屁股上捅了一刀,將養了一個多月,還隱隱作痛。

「哪有人像你這樣談判的。」瀲灩埋怨,「激得他們衝上來,萬一掛在我們劍陣裡,我們造孽可造大了。」

半妖笑聲更響,渾沌派的人怒容滿面,卻不敢發作。這個古怪大陣實在厲害得緊,明明看起來漏洞百出,但是被困住只見刀光劍影,除非蹲下求饒,不然非死即傷。大半門人都吃過這個陣的虧,一想到要撲進這陣裡,不禁膽寒起來。

「宋先生,」瀲灩等笑聲漸歇,客氣的說,「你要跟我們硬拼硬,怕是要損傷門人,這非你我所願。也不就是要我們二人?這樣好了,我們來個賭鬥。你們若贏了,我們由你們處置。我們若贏了,就放我們走,從此不來干擾妖鎮,如何?」

「…若是你們耍賴呢?」宋臣風心底狂喜,口頭還是要作作威風。

「我跟鄭劾都是一門之長,修道中人,敬天知命,從來不懂『耍賴』這個詞兒。」她傲氣的揚首,顯現出宗師的氣度,「可和你們這些採補道不同。」

「他們懂個屁。敬天知命怎麼寫搞不好還不知道。」鄭劾不屑的噴氣,「瀲灩,這些膽小鬼不敢賭鬥啦。」

宋臣風氣得鬍子都要飛掉,「好,賭鬥就賭鬥!」他曾經抓住過鄭劾和瀲灩,不把他們看在眼底,只是忌憚劍陣厲害。「劃下道子來!」

中計了。瀲灩和鄭劾得意的對視一眼。

「我讓妖鎮的人倒退一里。」瀲灩泰然自若,「就在我們站的這個地方賭鬥。」

「你們兩個一起上?」宋臣風傲慢的問。

「我們都是一起的…」瀲灩妙眼一轉,「別說我們這些前輩欺負你們,我們既然一起,你們也都一起上好了。」

半妖嘩然,宋臣風也跟著變色,原本以為有詐,但看半妖那樣驚恐,他不禁狂喜,「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徒兒們後退。」瀲灩俏皮的笑,「自然一言九鼎。」

半妖不知道這兩個師尊在玩什麼,都驚恐莫名。但師尊的話不敢不聽,他們緩緩退了一里,卻個個按著自己兵器法寶,決定情形不對就衝上去,管他什麼鼎不鼎。

發一聲喊,宋臣風帶頭衝上前。

「鄭大監院,勞您啟動陣眼。」瀲灩小聲的說,依舊立在乘客板上,「還得勞您當當我的座騎。」

「誰要當什麼笨座騎啦?」鄭劾邪邪的笑起來,「你知道嗎?腳踏車舊稱鐵馬。妳在講那個啥妖器的時候,我偷學了一點點。」

瀲灩低頭,發現這台腳踏車居然隱隱有了一絲鄭劾的法力。這個宗師級的高手別出心裁,居然在踏板繪了兩個靈符,雖然微弱,卻不用踩也能自行驅動。

「滑頭!」瀲灩笑罵一聲,鄭劾大笑,看宋臣風等人都踏入範圍內,啟動了陣眼。

只見四個方位突然冒出四道顏色不同的光,立刻融入大氣中隱約不見。幾百個修煉者突然跌倒,驚恐的站起來,發現沒受任何傷害,卻什麼法術都發不出來。

宋臣風知道這是法陣的一種,但能夠將這麼多人的法力一起封印起來,還真是前所未見。

他膽氣一寒。其實他已經算是高手了,卻一點都沒有察覺法陣該有的法寶。他卻不知道,根本就沒有什麼法寶。當初狐王幫他們刻靈玉符時,除了攻擊性的符以外,還做了幾張純屬性的符,本來的用途是拿來集聚各屬性靈氣,方便修煉用的。

哪知道,瀲灩靈機一動,把這玩意兒拿來替代令旗。她畫了幾個符當輔佐,用一個靈玉符當個小陣眼,總共五個小陣,埋在地底下,不發動根本看不出來。

等鄭劾激發了主陣,幾個副陣也跟著運轉起來。這不是殺陣,而是禁陣。威力雖然不大,清泠子大約用小指就可以破掉,但他教的徒弟實在差勁,恐怕還沒他的小指指甲厲害,對付這幫二愣子,實在太過頭了。

他們被困在這個倉促而就的禁陣,法力被封,還走不出範圍內。

想要離開,恐怕得先擒住這兩個小鬼。他們不約而同的想到這點,目光狠毒起來。

但這對少年少女卻笑笑的,騎在腳踏車上,悍然不懼的面對數百個人。

「沒了法力…你們只是數百隻人形螞蟻。」瀲灩揚起長槍,鄭劾拔出腰刀。

這兩個一代宗師發出了稚嫩的怒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