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六章(二)

原本瀲灩打算能逃多遠逃多遠,留下一些氣息讓宋臣風去追蹤就好,沒想到鄭劾幾乎成精的腳踏車這麼行,她也就這麼帶著大批高手逛大街。

這麼多御劍飛行的高手不可能不引人注意,她在這一年學了頗多,知道修煉者沒鬧出大亂子是因為紅十字會。她對紅十字會的人印象很深刻,聖先生之前就是紅十字會的人,那個黑鐵法寶也是紅十字會的東西。

若紅十字會真的在維持秩序,絕對不會放任不管。

【Google★廣告贊助】

果然,第三天就出現了幾個高手,攔住渾沌門人盤查。宋臣風咆哮的搬出宋家的身分,他們也不為所動。

瞧渾沌派被難住了。他們倆輕輕鬆鬆的轉了條岔路,繼續往北走。他們現在離北都城已經很近了。

但他們沒直接進北都城,反而故意一路留下氣息,先到了北都城的衛星都市。

這是個舊稱板橋的地方,現在叫做大橋市。在災變中,連結到北都城的大橋奇蹟似的沒有倒塌,因此得名。

「…好像有橋靈。」鄭劾遠眺那座大橋,「但我分不太出來。」

「應該吧。」瀲驗看著地圖對照,「過橋就是北都城了。」

他們在橋的附近耐心等候,等宋臣風等尋來。半妖們說,北都城雖然沒了管理者,魔性天女又已獻身,但餘威猶存,紅十字會的總部就在這裡。裡面很多高人隱士,採補道基本上是不敢擅入的。

瀲灩就是賭這個城市可以給他們庇護,所以要在宋臣風面前進入都城。這樣才能夠徹底引開渾沌派去找他們的徒弟麻煩。

等了幾天,鄭劾臉色發白,抓著瀲灩,吹了聲響亮的口哨。那輛破腳踏車響了幾聲喇叭,氣勢萬鈞的衝過來。

「…你真把你的腳踏車弄成精了…」

鄭劾二話不說,扛著瀲灩就跑,將她扔到乘客板上站著,他居然掐著手訣,緊張兮兮的往橋上衝。

「你是怎麼了…」瀲灩回頭,臉孔比鄭劾還白。追來的不但有宋臣風,還有他那魔頭師父清泠子。

「他這麼快就出關了?」她喃喃著。

見他們要進都城,清泠子顧不得會不會弄死這對童男童女,舉手就是光雨。只見劈哩啪啦像是冰雹的玩意兒飛了過來,卻每下都在地上砸出一個深深的小洞。這橋車水馬龍,有些車子挨了光雨,就轟然一聲爆炸了。

清泠子當然知道會引起紅十字會的干涉和通緝,但他實在太想要這對童男童女,是死是活都要弄到手。他打定主意,一得手就逃得遠遠的,找個僻靜處閉關,紅十字會神通再廣大也找不到他。

鄭劾雖然靈巧的閃過光雨,但腳踏車卻被衝擊的開始撇輪。他又急又痛,這輛腳踏車雖然是他好玩弄出來的產物,但給了它靈識以後,他就非常喜歡。傷了他心愛的法寶,又亂殺凡人,讓他氣得拿出靈玉符。

「不!別動!」瀲灩對他大叫。她雖然缺乏法眼,但和妖靈的感應很深。她感到整座橋都無聲的咆哮起來,深深感覺戰慄。

清泠子的攻擊,引發橋靈的憤怒了。

橋靈屬於都城的一部份,是魔性天女的彩帶,讓魔性天女薰陶已久,有了靈性。不干涉平衡,橋靈也就默然的矗立。但清泠子居然用逆天法術在她之上濫殺生靈。

她是在災變中保住一方橋樑的物靈,瞧清泠子像是一隻蒼蠅。光光氣流的禁就讓清泠子倒栽蔥的跌到橋面,別談要使什麼法力。

清泠子不甘心,徒步去追,每走一步就虛軟一分,整個都城殘存的意志都壓迫過來,他幾乎要跪倒,精神整個發出響亮的聲音,就快要破碎了。

他連魔性天女殘存的氣息都抵抗不住。

這也是採補道不敢擅入都城的主因。魔性天女還存活時,還能壓抑這種強烈排斥的氣息,交給管理者處理。但魔性天女獻身消逝,殘存的氣息排斥強大的逆天法術,修為越低,殺氣越輕,越不受影響。但清泠子整個是戾氣擰出來的人物,又狂妄的在都城的橋上使用極大的逆天法術,受到的傷害反餽更強烈。

他非常懼水,但快被都城氣息逼瘋,他也管顧不得了。立刻從橋上跳了下去,一口氣游到大橋市,抱著腦袋簌簌發抖。

有了這兩個童男童女,他要度劫就有絕對的把握,他知道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所以說什麼都捨不下。但都城的意志太可怕,他也不敢再次進入。

無法可想,他只能令門人在都城出入口看守,準備跟他們耗下去。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