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六章(三)

他們倆看著清泠子被迫著跳橋逃生,臉孔都發青。

既沒有陣法,也不是什麼禁制。不過是物靈的意志,就可以讓個魔頭幾乎精神崩潰。要知道那魔頭修為實在不壞,他們倆全盛期當然可以輕鬆掠倒,但清泠子想逃,他們也未必真的拿得下。

在他們那邊,也算中上水準。而物靈尚未蛻變,不到靈族的地步,卻威厲兇猛到這步田地。

【Google★廣告贊助】

瀲灩驚駭更甚於鄭劾。她感覺得到,橋靈連凝形都還辦不到,而城靈更是毀滅到只有殘留的氣息。橋靈城靈這類物靈,經過長久歲月修煉蛻變的雖然不能說沒有,但數量很少。

而且靈族一般個性冷淡安靜,從來不曾見過這樣暴躁熱烈的未蛻變物靈。

她有些明白為什麼半妖們提起都城的城靈,都會敬畏的說是「魔性天女」。從她殘留的氣息就可以感到那股奇異的魅力和暴戾。

一個非常奇妙的都市。應該冷淡萬事不關心的城靈,居然自斷與大地間的臍帶,奉獻自己,保下一方島嶼。應該連情緒都沒有的橋靈,卻憤怒的驅趕逆天的冒犯者。

這實在太奇怪了。

他們懷著一種強烈的敬畏,老老實實的騎著腳踏車,步入都城的的範圍。

大橋進入都城後,在寬闊的大馬路上,設了關卡。事實上是個收費站似的檢疫站。

災變後三十年,都城爆發了一次大規模的暴動,被稱為「災後水晶之夜」,甚至驚動了禁咒師入城禳災。病毒零的肆虐和人類暴徒的瘋狂,讓位於都城的紅十字會總部受到巨創,損失許多優秀的員工和眷屬。

從那次起,紅十字會痛定思痛,花下巨資徹底整頓都城,災變後四十年,意外得到「13疫苗」,病毒零的毒性漸漸減弱,不再是感染後就絕望的疫病。

這個檢疫站就是「水晶之夜」後的產物。一開始是為了檢疫,等病毒零的威脅較輕後,成了監控進出成人類和眾生的前哨站。不管是妖族還是半妖,裔和特裔,甚至只是尋常人類,也在監控範圍內。

這樣厲行之後,都城所有疫區都已經清理完畢,災後五十一年宣佈脫離疫區警報。為了保持這個成果,檢疫站即使有「妨害人民自由」的諷議,也一直沒有撤掉。

所有車輛行人要進入都城,都得停一停,經過掃描分類儀。掃描分類儀會將進出行人歸檔,顯示身分證ID,除非是通緝犯或感染者,通常都不會阻攔。

至今,災變已經過了六十餘年。看守檢疫站的通常是紅十字會的實習生。此時正是早餐時間,大橋發生爆炸事件,跟他們這些實習生沒有關係,學長自會去處理,他們一面吃著燒餅油條和豆漿,一面好奇的傳著八卦。

當中一個實習生瞥見螢幕,在數個分類中,原本應該空白的「純血人類」,卻孤零零的掛了兩個名字。他咬在燒餅上,驚愕的維持同樣的動作幾秒鐘。

「那個…小伍,分類儀是不是又故障了?還是當機?」

「阿楠,你神經喔?」那個叫做小伍的實習生嗤之以鼻,「昨天才調校過,哪有可能?你看到啥…」他好奇的探頭看螢幕,差點把豆漿潑在阿楠身上。

這世界上,有純血人類沒錯。將紅十字會從瓦礫堆中重建的,就是那位純血的禁咒師。現在他卸任了,是為榮譽會長。

大家都知道,這是唯一的純血人類。

但現在,螢幕上卻出現兩個,還有身分證ID。

他們還在發愣,檢疫站站長卻大喊大叫的衝出來,他在機房看到了這個奇蹟,全身發抖,「人呢?人呢?!」

「…站長,什麼人?」小伍怯怯的問。

「笨蛋!當然是那兩個純血人類!彌賽亞、繼世者!」站長整張臉都漲紅了,「快把他們帶過來!」

「可、可是…」小伍摸不著頭緒。純血人類很希罕沒錯,但他們既不是通緝犯,也不是帶原者,這樣蠻橫的將人帶來,實在沒道理。「為什麼呢?他們沒有…」

「叫你去就去!」站長大叫,驚覺自己失態,他深深吸了口氣,「這是上面的命令,只是要跟他們談談而已…快去!」

小伍和同僚對視一眼,硬著頭皮去追那兩個純血人類。

當小伍駕著滑板從空而降時,把瀲灩和鄭劾嚇了一大跳。小伍也吃了一驚,沒想到是這麼漂亮的兄妹。

「呃,小朋友,嚇到你們了?」他看起來也沒比這對兄妹大多少,剛剛從法學院畢業不久,「不好意思,我是紅十字會的人,我姓傅,傅伍。」他手忙腳亂的給他們看證明章,「我們站長想跟你們講幾句話。」

瀲灩和鄭劾對視一眼,瀲灩開口說,「我們有身分證的,也沒幹什麼壞事。」他們孝心十足的半妖徒兒都幫他們想得好好的,弄張身分證是小事情。半妖在人間沒有戶籍,圖行動方便,早就是偽造各式各樣證件的高手。

小伍連連揮手,「不不,不是你們有什麼問題。」他搔搔頭,「我真的是紅十字會的。我們站長說上面有令,要請你們過去講幾句話而已。你們不要怕,我真的不是壞人…」

瀲灩沈吟起來,鄭劾瞧見他那個飛行滑板就直了眼睛。她無奈起來,「別像狗兒看了骨頭…擦擦你的口水!」

「沒有嘛,只是好奇…很有趣的東西欸…」

她嘆了口氣,細細想著該怎麼辦。

對紅十字會,瀲灩是很有好感的,連她那批討厭人類的半妖徒兒,都不太情願的承認紅十字會的人是「公務員」、「認真辦事」的。甚至含蓄的暗示,若遇到什麼難關,不妨跟紅十字會求救。

這北都城,是紅十字會的大本營。雖然她急著去找上邪,但也不想一進城就得罪了此城最大的勢力。

小伍這樣青澀誠懇,讓她的戒心去了大半。而且鄭劾還跟小伍稱兄道弟起來,就想看看他的飛行滑板,也讓她不知道怎麼拒絕。

「…就說幾句話。」她點點頭,「我們監護人還在等我們呢。」

小伍鬆了口氣,隨行的車靠了過來,很客氣的將他們載回檢疫站附近的檢疫大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