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一章(三)

瀲灩在修道之前,曾經是名動公卿的花魁,但在她患病殆死的時候,已經面臨車馬稀的窘境很久了。

她是青樓女子,繁華到滄桑體會很深,人世間千百滋味都已嚐盡。罹患了絕症,她也靜靜等死,並沒有想要延命。雖然知道修道可去病延年,但修道的法門都掌握在貴族豪門手中,她一個卑賤的倡伎,連做夢都不會夢到,更遑論修煉。

【Google★廣告贊助】

在某個清晨,她略覺得精神好些,心知是迴光返照,她也不覺得如何,只覺得可以從病痛中解脫,倒也心平氣和,遂開窗望著暮春庭園。

楊柳初萌,微風徐徐,她微微的笑了起來,那是一種了悟的美麗。

她的笑吸引了莫言的注意,他恰好經過,半空中望著她,湧起一種讚嘆的感悟。絕美生命臨終前最後的芬芳和嬌豔,怒放著。

就是那一回頭,他們的命運就這麼改變了。

她從此欠下一個恩情,雖然莫言從來不要她還。雖然修道蛻變不是她要的,但她是個有骨氣的女人,在莫言抵抗天劫面臨蛻變的時候,只有她全力以赴,幾乎把自己的命也賠進去。

一百個度劫的人,也沒有十個可以蛻變。她明白這種兇險,所以才這樣奮不顧身。雖然不覺得成為神靈比較好,無止境的活下去對她也沒有吸引力,但既然欠了這樣深恩,莫言要她做什麼,她都不會拒絕的。

她更不會讓這個護花人就這麼魂消魄散,除了恩情,她對莫言也有種類似親人的感情。

當然,她也不會讓莫言知道她元氣大傷,境界倒退。她的個性本來就嬌懶、無所謂。若不是莫言指名還要見她,她才懶得去管能夠活多久。

反正慢慢修就是了。她無聲的嘆息。真是麻煩的很。

但她這樣怕麻煩的人,在黑魔王強行開啟通道時,卻還是應詔前往。幾大門派看到她都深感訝異。

她若不來,大約會驚動莫言。她有些發悶。莫言不日就要飛升了,若在爭鬥中有絲毫損傷,她可受不了。

八大高手來了五個,鄭劾看到她,眼神一冷,將臉別開,她也無所謂。其他三個卻偷偷看她,滿眼都是震驚和垂涎。

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修到這種地步的。瀲灩更悶了。

這算是很尋常的戰鬥。黑魔界一直很想來世界開疆闢土,偏偏他們這些修道者礙事。黑魔界不管在多偏僻的星系開通道,都有修道者發覺和阻止。魔道相爭已久,這也不算什麼大事。

修道者很快的依門派組織起來,祭起封魔大陣。

很快的,實力堅強的修道者將通道封閉,強行將黑魔界的軍馬壓制回去。有五大高手壓陣,可以說是輕鬆自在,但瀲灩的神情不太好看,她使力過度,有些牽動內傷。

現在她只想趕緊回去潛修,留下雅楠和眾道友交陪,身形一動,她就在星系間挪移,對誰也不睬。

原本大家都看慣了瀲灩的孤傲,誰也不當回事。鄭劾原本也不想理,卻瞥見天佬偷偷摸摸的跟上去。

自從知道天門弟子挑起紛爭,鄭劾對這個包庇子弟胡作非為的天門掌門感覺很差。雖然也討厭瀲灩那不守誡律的娘們,但遇到大事,這娘們也是率領眾弟子前來。

天佬心胸狹窄,可別弄出什麼事情來,傷了道門間的和氣。

他有些不悅的跟了上去,等追上了,他倒抽一口冷氣,臉色都變了。難怪天門的人來得這麼少,原來他們都聚集在這兒布陣,閃閃爍爍,一片飛劍光芒,起碼是好幾百人。

他心底覺得不好,這是星雲天火陣,專門對付大魔用的。這麼大張旗鼓的對付一個修道者,怎樣也說不過去。更糟糕的是,瀲灩已經陷入陣內,眼見要煉化了。

「天佬!你在做什麼?」他運足了法力,長嘯一聲。

「這種妖女,留在世間必有大患!」天佬也回了他一聲長嘯。

「就算是妖女,她也是我們同道中人!」鄭劾非常難以忍受這種不公不義,「快放她出來!」

天佬不服氣的沈默下來。他原本想悄悄的煉化了瀲灩,大家都知道這妖女個性怪誕,鬧個失蹤也不算什麼。這妖女和他處處作對,顏不屈的事情更大大的削了他的面子,還不陰不陽的翻了幾個天門欺負凡人的舊案,名聲大壞。

不煉化了這妖精,他這口氣嚥不下來。

但沒想到鄭劾沒事找碴,居然被他撞見。憲章宮勢力不同凡響,惹上了可是倒大楣。

讓他放人,他不甘願。但不放人,又讓鄭劾撞見。

眉頭一皺,他有了計較。「鄭老兄何必焦急?我也只是想讓這小妖女吃點苦頭而已。」天佬聲音放緩,「就當真煉化了她?氣宗我還惹不起呢。」他吩咐撤陣。

鄭劾鬆了口氣,見瀲灩軟癱,不假思索就飛過去。

瀲灩抬頭,氣如遊絲的喊,「別過來!小心!」

等他驚覺的時候,天佬偷襲已然成功,雖然鄭劾沒有受到很大的傷害,卻被撞入陣裡。

星雲天火陣又開始運轉,將他們倆困住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