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六章(五)

上邪帶著他們穿越最近的十字路口,進入幻影咖啡廳的領域。

這其實是個龐大的迷陣,和城市的氣息相呼應。當初狐影來這兒當守門人,魔性天女喜歡這位狐仙,特許他在這兒佈下迷陣,開了眾生流連的幻影咖啡廳。但因為人類混雜了眾生血統,偶爾也會有人類迷途進來。

瀲灩第一次看到物靈和妖力結合的迷陣,頗感驚嘆。但更讓她驚嘆的是,這位狐王口中可以托付的「大妖」上邪。

【Google★廣告贊助】

在他們世界裡,上邪並不能分在「妖族」的分類。他氣息奇特,雖然混雜了多種血統,卻應該是屬於魔族中的「白魔」。

在他們那兒,魂魄修煉後蛻變為魔。但不是只有人類有魂魄,只要是能呼吸的生物,死後皆有魂魄可修煉。但死魂亡魄帶著的意念不同,就影響到他們蛻變後成為「黑魔」或「白魔」。

黑魔主殺、毀滅,白魔主生、創癒。黑白魔族都在魔界,互相征戰不已,而白魔略佔上風。這也是屢遭劣勢的黑魔想來人界開闢疆土的主要原因。

魔道相爭已久,道門中人對魔界敬而遠之,對待白魔亦然。但瀲灩既然擅長與生靈溝通,當然不會放棄白魔一族。只是不能光明正大的來往而已,她說不定是人界最了解白魔的人。

白魔種族眾多,互相婚配不禁。她眼中的上邪就是混血白魔,雖然同樣有些許弱化,卻不是什麼大妖。

而且這個混血白魔還有致命傷在身,影響了他的神通。

上邪將他們放下,推開幻影咖啡廳的大門,「在我的地頭上,就算那些笨蛋使徒也不敢動你們。狐家小兒郎硬氣,從來不求人。你們得他求一句,說不得我也得罩你們。別到處惹事,真惹事了也不用怕,老子給你們靠!」

瀲灩笑起來,鄭劾也覺得頗新鮮。他倒是很喜歡這個囂張的大妖,真性情,夠氣魄。「上邪前輩,我們不會隨便惹麻煩的。」

「你們的血緣就夠麻煩了,還需要惹?」他哼笑一聲,引他們走到吧台,開始煮咖啡。「說說看是怎麼了,需要走上一年多?」

鄭劾跟他解釋,瀲灩還在思考。

上邪卻越聽越怒,將煮好的咖啡重重一頓。「清泠子是什麼玩意兒,連玉郎的人都敢碰?!改天換打起我來了?當我們這些老骨頭都是死人不是?」

「上邪君,」瀲灩開口了,「您舊傷未癒,還是不要輕易動怒的好。」

她這話一出,整個咖啡廳靜悄悄的,所有的眾生客人都驚愕的看過來。上邪在末日使盡神通後,得了一個奇特的內傷,這些劫後餘生的熟客出盡百寶,就是沒辦法把他的傷醫好。

幻影咖啡廳對諸眾生來說,是個非常特別的存在。災變突起,大半的親友故交,都填了地維。他們這些還活著的眾生,不是因為功力太弱,就是家有老小,或者在災變中受了傷,或是抽籤輸了。

從瓦礫堆爬出來,家破人亡,真真欲哭無淚。等發現幻影咖啡廳還在,像是看到親人一樣,只能伏案痛哭。這裡成了他們最後記憶的故鄉,店主說什麼也不能死的。

上邪這個傷,都是他們心頭一個隱患。他每隔幾十年就會突然倒地昏睡,跟死了沒兩樣。災後二十七年,上邪頭回發作,把翡翠嚇個半死,差點就效法了羅密歐與茱麗葉。幻影咖啡廳關了十年,上邪也整整睡了十年才甦醒。

熟悉藥理的熟客在所多有,他們雖然看不出詳細,也知道上邪這傷是消耗症,每發作一次就會越弱。但不管是怎樣上好的丹藥,就是無法治療。

這個擁有狐王令的小姑娘開口就語出驚人,難怪他們會如此震驚。

「這傷,妳知道是怎麼樣?」菟絲收起輕視人類的心,可謂之病急亂投醫,客氣異常。

「若能治,還請小姑娘幫幫忙。」野雀也作了個揖。

其他熟客七嘴八舌,都請瀲灩幫忙,漫天的亂給好處。

「你們夠了沒?」上邪不耐煩的趕人,「又不是什麼大病,睡睡就好了,吵小孩子幹什麼?」

「誰是小孩子還不知道呢…」鄭劾嘀咕著,被瀲灩一拐子悶住,只好將臉轉開,端起眼前的咖啡,大大的喝了一口。

菟絲驚慌的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

鄭劾立刻將嘴裡的咖啡吐出來,像是喝了一口岩漿。吞下去的小半口,攪得他的胃翻滾起來。

「洗手間在那邊。」野雀同情的指了指方向。

鄭劾來不及說謝,衝到洗手間,驚天動地的吐起來。

「…上邪,你能不能給杯水就好?」菟絲頹下雙肩,「你的咖啡連妖怪都會胃穿孔,何況一個嬌嫩的人類小孩?」

上邪不耐煩的頓上一大罐胃腸藥。

瀲灩聰明的將咖啡推遠點。她現在跟凡人差不多,喝不起這樣厲害的飲料。「…上邪君的傷,我不敢說能治。但類似的傷我見過,說不定能夠有些幫助。」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