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七章(一)

第七章

瀲灩之前曾經救過一個白魔,將他隱匿在後山,費了百餘年的光陰才讓他痊癒。她關於白魔的知識大半由那位名為「燄熾」的白魔所授。

燄熾是與黑魔爭鬥時,重傷之餘,順著一條偶開的通道逃到人界。被一群不分青紅皂白的修道者追殺,是瀲灩出手相救才得以活命。

白魔向來心高氣傲,真正的白魔高手,並不次於神靈,難怪他們會自稱聖魔。燄熾原本拒絕瀲灩的救助,瀲灩提議交換知識,他才勉強接受。但相處了百餘年,燄熾也和瀲灩成了好友。

【Google★廣告贊助】

魔族的氣海獨特,和眾生皆不相同。他們的氣海宛如一個精緻的琉璃盞,蘊藏極為洶湧的力量,源源不絕。但精緻的氣海在殆死的重傷中若受創,就極難痊癒。

燄熾就是氣海受創,產生一個裂縫,即使運轉氣海,產生的魔力遠不足逸失的魔力,漸漸就會失去力氣,陷入假死的休眠狀態,讓氣海停止運轉,魔力自然緩緩上升,直到魔力充滿才會醒來。但醒來又會自然的運轉氣海,於是陷入惡性循環。

這種嚴重的傷勢,往往必須閉關好幾千年甚至上萬年才能一點一滴自然痊癒。但休眠中的魔族完全沒有自保能力,隨便有個幾斤力氣的人類都能打死。

花了很久的時間,瀲灩才算是搞明白了病理,又花了更長的時間,才知道怎麼醫治。

上邪很幸運,因為他跟燄熾都同屬火性的白魔,更幸運的是,瀲灩最懂的就是這種內傷。

即使材料短缺,她又缺乏法力。但身為一代宗師,修為即使不存,見解依舊非凡。她跟鄭劾要了火雲石和雷奔石,指點上邪作成一樣魔器,收攝在氣海之外,像是條精緻的項鍊捆住氣海,在氣海運轉時逸漏的魔力,由魔器吸收轉為彌補氣海的材料。

雖然魔力逸漏還是很嚴重,但已經減緩許多,上邪運轉出來的魔力已經勉強能夠趕上消耗,幾十年的休眠期,可能延展成幾百年或上千年。魔器一直持續療傷,若是能夠不動魔力,可能兩三百年就可以完全痊癒。

瀲灩對這樣的結果很不滿意。火雲石和雷奔石在他們那兒算是很一般的煉劍材料,她用的是精練過的玄煬石,真正的極品靈石。鄭劾對煉器實在馬虎,都靠高深的修為強煉,對材料也不怎麼用心,所以他的存貨實在很不入瀲灩的眼。

若她修為還在,能開封陣,上邪的傷不出十年就可癒可,哪需要這樣拖拖拉拉幾百年。

但對上邪來說,這已經是意外之喜了。他知道自己氣海破裂,不能夠輕動魔力和發怒。但不用魔力和忍怒,還不如叫他去死算了。這個隱患擺著像定時炸彈,他不可能閉關隱居,只能看著氣海的裂縫越來越大。哪知道這個玉郎扔過來的麻煩,居然開了如此良方。

「丫頭,難怪玉郎說妳不是簡單人物。」上邪不禁大贊,「果然是無數異界來的,遠來的和尚會念經!承了妳這恩情,我也不說謝,但你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誰敢動動你們,先得問過我的拳頭!」

「誰是丫頭啦?」鄭劾悶悶的在一旁吃甜點,嘀咕著,「才活了三千七百歲…」瀲灩毫無例外的猛踩他的腳,他苦著臉,低頭繼續吃他的甜點。

原本瀲灩只是無心,她連陌生的白魔都肯救助,何況是狐王托付的監護人?就跟她出手救半妖一樣,就是出於一點不忍。

她雖然無心修道,但很敬重莫言的教誨。修道中人戒殺生、敬萬物。對別的修道者來說,可能是因為這樣最容易修煉蛻變,但瀲灩卻多了一分不忍和溫柔。

但無心之舉,卻往往得到最深的敬重。她的弟子們如此,半妖如此,連上邪也如此。

他們初抵都城不久,以幻影咖啡廳為首的大小眾生都知道了她,也讓他們在都城獲得了必要的庇護。上邪更把他們安排在幻影咖啡廳的樓上,自從災變後,他和翡翠就以此為家。

「翡翠呢,是我老婆。」他帶著瀲灩和鄭劾到主臥室,指著一塊水晶,裡頭模模糊糊有個人影,蜷著身子,像是胎兒般的沈睡。「上回明峰那小子給了我一點兒定魂香,翡翠雖然笨,終於可以修煉凝形啦。她在這兒孵上一陣子,若運氣好,說不定能夠凝出形體,雖然不能完全像人那樣有五感,但最少地心引力對她有作用了。」

「…這要修煉很久呢。」瀲灩遲疑了一下說。這個地方靈氣太稀薄了,雖然有定魂香和上好水晶幫助,也要花數十或數百年的時間才能有小成。

「那也沒什麼。」上邪不在乎,「她還在我身邊,那就夠了。這麼點時間,我耗得起。」

瀲灩看看他,又看看在水晶中的幽魂,她有很深的感觸。狐王如此,上邪君也如此。這界的眾生,有著這樣深刻的溫柔。

對鄭劾來說,更是極大的衝擊。他原本以為狐王已經是海外孤品,空前絕後的。沒想到這個應該是強大聖魔的上邪君,又是一個情蠱者。

他不覺有些茫然,這樣漫長將近萬年的壽命,他似乎錯過了非常重要的事情。活得如此空白。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