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七章(四)

渾沌派看守都城足足五年,鄭劾和瀲灩沒踏出都城一步過。

清泠子氣得暴跳如雷,打死他也不相信,兩個人類小孩這麼耐得住,能夠困居在一個城市連大橋都沒跨過。

只是他千想萬想也沒想到,這對偽少年少女,早在幾千年前就不再限於形式上的旅行。對他們來說,每個日出就是新的旅程開始,再怎麼熟悉的風景也有著細微的不同。

【Google★廣告贊助】

他們都習於師門生活,漂不漂泊其實都無所謂。瀲灩在家看書還不過癮,甚至去大學旁聽了幾門課程,聽得很雜,包括了歷史、哲學和物理學。一頭栽在知識的大海,她連頭都沒有空抬,怎麼有時間走到外縣市去。

鄭劾在咖啡廳打工得如魚得水,非常享受晚來(也晚得太多了…)的凡人少年生活。他非常熱心的開發各式各樣的新飲品,雖然偶爾會引起某妖怪熟客的中毒或腹瀉(真的,蔓陀蘿不要隨便下,那真的有毒…),大抵上還是幻影咖啡廳新的金字招牌,讓熟客們感激涕零,不再有胃穿孔之虞。

正因為清泠子對他們太缺乏了解,所以才會時時疑他們偷溜出都城,一再逼迫弟子入城搜人。要不就是被都城的意志趕出去,要不就是被紅十字會盯梢。有那稍微有兩三下的高明弟子,才摸到幻影咖啡廳就被上邪一頓暴打轟出去。

只能知道他們沒有離開都城,清泠子只能毫無辦法的繼續派人緊盯。

這段安逸的歲月中,除了渾沌派稀少的騷擾,和梵諦岡教士不時上門傳福音(剛開口就被上邪扔出大門),對鄭劾和瀲灩來說,都是個良好的緩衝期。

瀲灩一面狂啃書,一面鍛鍊身體,將身心調整到最佳狀態。她大約已經弄明白了這個異界和他們世界的關連性,只差證明了。既然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僅存的一點焦慮也沈澱下來。這世界雖然靈氣稀少,但也因為如此,他們修煉的基礎會特別紮實。瀲灩自診,說不定月事會比預期來得早,也能更快的展開修煉,保有一些自衛能力。

她安穩的胸有成竹也間接影響到鄭劾。別說他研究那些怪飲料沒用,當初狐影留下一堆筆記,他依樣畫葫蘆,還真讓他搗鼓出一些有用的丹藥。他不禁佩服這個堪稱天才的狐仙,這樣巧妙的應用毒藥和良藥,激發精練出最厲害的藥性。

他和瀲灩靠這些偶爾會引發嘔吐暈眩或全身發黑的「仙丹」,真的把身體狀態調整得極好,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瀲灩雖然常被他的實驗搞得欲哭無淚,卻也默默的跟著吞下那堆怪異「仙丹」,頗富「有難同當」的義氣。

「瀲灩,妳若是男的,我就跟妳磕頭拜把子!」鄭劾非常感動。

「…武俠小說少看一點,我也不想跟你拜啥把子。」吐得軟綿綿的瀲灩,兩腿發抖的扶著牆,一步步的爬上二樓,回頭看看精神健旺的鄭劾,她不太放心的囑咐,「我說啊,鄭劾。屋頂才補過,別又打穿了…你也控制點。當心上邪君又揍你一頓。」

鄭劾一僵,乾笑兩聲,將頭轉開。

瀲灩正想開口,開門進來的野雀疑惑的說,「小鄭,你家風火輪在外面亂跑。」

「讓他去。」鄭劾不以為意的搖搖手,「他需要一點新鮮空氣。」

「養」了幾年,那台破腳踏車靈氣越來越濃,差物靈只有一步,個性也越來越野,若沒下雨,就愛在外面橫衝直撞的亂跑,一面按著喇叭。他的喇叭也好笑,就是一個渾似氣球接著的喇叭筒,大老遠的都可以聽到「叭哺叭哺」,有的客人會笑說,「賣冰淇淋的腳踏車又來了。」

只是別當面喊他「腳踏車」,不然他會用手把撞人,喇叭氣勢奪人的狂響。

「但他看起來有點撇輪欸。」野雀抱怨,「沒事還頂了我一下。」

「喔唷,該不會是輪胎沒氣吧?」鄭劾緊張起來,「還是扎了釘子?風火輪你這小壞蛋!不舒服怎麼不講?」他衝了出去。

野雀搖搖頭,坐在吧台前面。桃夭看看跑出去的鄭劾,和在廚房忙著的上邪。「…野雀先生,我請老闆煮咖啡好嗎?」

他立刻變色,「不!千萬不要!」野雀咽了咽口水,「我等小鄭回來再點…先給我杯開水就好。」

瀲灩同情的看了看野雀,非常明白他的驚恐。所謂兩害取其輕…鄭劾的飲料起碼不會殺人。她慢慢的爬上樓梯,很慶幸幻影二樓不和本體在一起。

幻影咖啡廳的結構很奇怪,咖啡廳離幾步遠蓋起來一棟鐘塔似的樓房當住家,爬上樓梯有個天橋將樓房二樓和咖啡廳頂樓相連接。據說這是狐仙狐影花了三十年貸款才得到的寶貴教訓。

本來她不懂,為什麼住家需要如此堅固的防禦法陣…等鄭劾炸掉咖啡廳屋頂以後,她才算是明白了。

鄭劾平常煮煮咖啡、研究果汁,熟客喜歡他的手藝,往往會教他一些雜七雜八無害的小妖術。

但鄭劾生平最愛的就是拼法術鬥法寶,這是他乏味的人生唯一可以擁有的興趣。雖然法力尚弱,但見解和手段猶在。他對任何法術都有興趣,而這些應該無害的小妖術到了他的手上,往往改造得更厲害、更富殺傷力。

這種災害隨著他法力的恢復而漸漸提高,終於在初抵都城一年後,頭回炸穿了咖啡廳的屋頂。

個個成了泥人兒的熟客吐出嘴裡的塵土,無言的抬頭看著天花板破洞的碧藍天空。咖啡廳沙土飛揚,上邪苦心做的點心都沾滿砂礫。

額暴青筋的上邪,靜默幾秒後,衝出廚房將鄭劾狠狠電了一頓。

客人們默默的掃地,抹桌椅,找出太陽傘撐著,大家還自動自發的發毛巾擦臉。

看著打得雷光電閃的上邪,鄭劾還不時發出慘叫。熟客們滿足的嘆息一聲。

「這樣說雖然不太對,但我有『回家了』的感覺。」菟絲輕輕的說。

眾妖怪客人默默的一起點頭。而且,這種爆炸事件之後層出不窮,更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在都城的幻影咖啡廳。

總還有一些什麼,是不會變的。

【Google★廣告贊助】